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隐瞒黑石
    葛雷和文咏衫两人对坐在茶厅的包间里,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两个人茶水喝了一股又一股。

    都说茶能提神,可是对于像文咏衫这样已经困的不行的人来说,喝再多的茶也没用了。

    文咏衫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问道:“我们这样坐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难道她不来我们就不走?”

    葛雷头也不抬,专心看着手机。

    “我们只有等,万一她突然来了怎么办?”

    文咏衫已经困到了极点,脾气又开始变差,抢过葛雷的手机,重重的放在桌面上。

    “你就不能好好的听我说话?”

    文咏衫的困劲葛雷看在眼里,耐着性子,解释道:“我在查攻略,在敌人打来之前做好准备。”

    文咏衫瞪了葛雷一眼,一生气,手臂扫过桌子上的手机,手机随之掉到了地上。

    “攻略?你是有病吧,以前谁和少年之前有法力的人打过架吗?哪里来的攻略。”文咏衫不满意的又说道:“我见过她,她虽然脾气大但是也没有那么可怕,再说了,本来就是白画不对,你偏要护着她。”

    文咏衫的举动让葛雷心中像是有一团火随时要喷出来一样,要是以前肯定就任由这团火烧了出来。

    可是现在,他需要理智。

    葛雷弯弯捡起了手机,假装轻松的说道:“还是木地板好,看,手机一点损坏也没有!”

    文咏衫一脸的疲惫不堪,眼皮搭撑着个脑袋,疲惫不堪的样子。

    葛雷好言说道:“千年以前谁对谁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既然我们让白画活在了我们这个时代,我们就该像家人一样的对待她!”

    “像家人?”文咏衫冷哼一声说道:“像祖奶奶一样对她吗?”

    “你累了,我让司机接你回去!”

    文咏衫一听火冒三丈,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说道:“为什么你就不能送我回去?你就是想守着那个狐狸精,你根本就不在意我!”

    一句狐狸精激怒了葛雷,葛雷也腾的站了起来,举着的手眼看就要打下去,瞥到文咏衫倔强,忽然脑子里闪动了一下,这倔强到底也是为了自己。

    葛雷握紧拳头的手放下了,文咏衫却委屈的趴在桌子上痛哭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

    葛雷在旁边重复的说着,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只要自己失控,那就是自己的不对。

    葛雷把手机往文咏衫旁边一推,讨好的说道:“要不你再摔一次我的手机。”

    文咏衫小声的哭泣着,正在气头上,手臂随意那么一推,手机居然又掉了下去。

    文咏衫这次可不是故意要摔手机,见手机掉了下去,惊的也不哭了,望向手机,只见手机里突然跳出了一个视频,视频正式何玉佩在商场里被路人围拍的画面。

    “你看!”文咏衫说着,捡起手机,递给面如死灰的葛雷,说道:“你看,这是我师傅。”

    文咏衫随口叫了声师傅,意识到那是要防备的‘敌人’后又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顺手抽了张纸巾擦了擦眼角的眼泪。

    葛雷盯着视频看,也顾不上文咏衫对待‘敌人’的态度,又翻看视频的评论,感叹道:“我们暂时不用担心了,这个千年美人大概是要当明星了!”

    文咏衫又高兴又有些失落,这师傅去当明星了,自己岂不是白叫了师傅。

    “难道她想通了?不想找白画了?”

    葛雷又看了一遍视频,确定了何玉佩出现的地点。

    “按你的说法,她听到白姐姐的名字的时候能这么激动,那她肯定就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寻找白姐姐。”葛雷沉思了一会说道:“我猜她是没找到地方。”

    “哦,这样啊!”文咏衫显得很平静。

    当初白画是被黑石之光给唤醒的,那么何玉佩是不是也是让黑石给唤醒的?

    葛雷猜测随心茶庄暂时不会出事,这才松了口气,问道:“你是不是也拿到了一块黑石?”

    文咏衫把到达地下沙漠的经过都告诉了葛雷,唯独省去了找到木箱,得到黑石的这一段。就连何玉佩苏醒过来,被文咏衫一说也变成了,冰雕忽然融化,化出了一个美人。

    文咏衫感受不到安全感,她不能确定眼前的葛雷就是自己的依靠,也不敢直视梦里把自己勒死放血的爷爷。

    也算想明白了,既然不能把安全依托到别人身上,那到不如让自己强大。

    文咏衫不光要隐瞒自己得到的一块黑石,而且还要将才画和葛雷的两块黑石弄到手。

    “没有,什么也没有!”文咏衫撩了撩头发,或者觉得这样直白的谎话没有什么说服力,又说道:“我当时吓坏了,也没有仔细看,也有可能被我遗漏了。”

    葛雷只觉得文咏衫的神情不对劲,只当她是太累,也没有多想。

    “你这两天也累了,我们回去休息!”

    两人走出包间,茶厅里给人一种错觉,一种夜生活里的歌舞升平。

    “一个千年之前的女人,也不知哪里来的夜总会的概念,好好的茶庄,看到的都是一张张色眯眯的脸,大白天的,这可算是比我们现代还超现代了!”

    文咏衫刚抱怨完,白画就走了过来。

    茶厅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原本想要营造一种高雅的氛围,结果就变得低俗。

    葛雷理解白画的心思,但是也明白文咏衫所抱怨的点。

    “白姐姐,我刚从网络上得到消息,何玉佩现在正在临市,暂时可能不会出现在这里!”

    白画倒也不是怕何玉佩,只是不忍心打破这些关心自己,照顾自己的人的生活。

    “让你们担心了,我感到很抱歉!”

    白画小心翼翼的措辞,只怕一不小心又打翻了文咏衫的醋坛子。

    “没事就好,你也不用再说客气话了,我们该回去了!”

    文咏衫说完挽着葛雷就朝外面走去,葛雷想要回头告个别,被文咏衫硬生生的挡住了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