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逝去
    葛雷想知道这个天陨教到底是个什么邪教,也想知道另外的黑石是不是在戴冠龙手上。

    而戴冠龙自然是想得到葛雷手上的黑石,只是又不确定黑石是不是被葛雷随身携带,强行,恐怕也是得不到。

    戴冠龙原本以为戴思林能帮到自己,结果却被反了水,被迫又封了她的记忆。

    戴冠龙越想越气,抬手往戴思林脑后一点。

    “你干什么?”葛雷话刚落音,戴思林已经晕倒了过去。

    “我干什么?我一个老爷子 陪你这毛头小子唱戏,这也太可笑了,快把黑石交出来!”

    戴冠龙脸色黑沉,五官狰狞,一点也看不出之前的慈祥。

    葛雷也顾不得尊老,脱口而出骂道:“你这变色的老狐狸!”

    戴冠龙反而哈哈大笑,说道:“其实我还挺喜欢你这毛头小子的,可惜了,谁让你拥有黑石!”

    “黑石可不是我的,是我师傅的!”葛雷故意说道:“要不您还是继续喜欢我?”

    戴冠龙却认真的看着葛雷自言自语的说道:“像,真像!”

    葛雷被戴冠龙这么一看,给看糊涂了,也打量了自己上下,戒备的站了起来,说道:“你又想耍什么花样,要打我们出去打!”

    “流氓后辈,我就是打你一顿也不过份!”戴冠龙说着蜻蜓点水一般从椅子上飞到了院子里。

    “你才是流氓后辈,我师傅可是医者仁心!”师傅对自己恩重于山,葛雷气愤不过,一脚踢开了椅子,也走出了屋子。

    “你师傅难道没告诉你,你是捡来的野种?”

    葛雷最恨别人骂自己是捡来的野种了,阿的大叫一声,银针齐齐发出。

    戴冠龙长袍闪电般一掀,兜去了所有的银针,往旁边一甩,银针全部插到了墙眼上。

    “黑石在哪里?”戴冠龙大吼一声!

    “你休想拿到!”葛雷又反问道:“你怎么知道黑石?是不是也有?”

    作为一个爷爷辈的教主,怎么能随意回答一个毛头小子的问题。

    戴冠龙运了法力,打向葛雷,葛雷闪躲不及,腰部被击中,连连后退几步,只感觉一阵灼痛。

    “把你的黑石给拿出来!”

    葛雷也学着戴冠龙说道:“你也把黑石给我拿出来!”

    戴冠龙脱口而出:“有本事你就来拿!”

    这样听来,确实还有一块黑石在戴冠龙的手上。

    葛雷虽然疼痛,不过心中却一阵窃喜,就算挨了一击,也没有白挨,起码知道了另一块黑石的下落。

    葛雷扭动了腰部,说道:“还得谢谢你了,这力道刚刚像是拔了一个火罐。”

    “不知死活!”

    戴冠龙被这一羞辱,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双手一推又击了出去。

    葛雷已经做了防备,身子往旁边扑去,正好躲了过头。

    戴思林听到外面的打动声,拍打着脑袋走了出去,见自己尊敬的爷爷面露凶相看着倒在地上的葛雷。

    戴思林也不管自己的头还昏昏沉沉,小跑到葛雷身边,惊慌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葛雷顺势站了起来,又看了看对面的戴冠龙,也不知怎么解释,并一言不发。

    戴思林很不能接受爷爷变成一个陌生人一样,凶狠的站在对面,她想知道这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回想刚才晕倒的时候,忽然明白了,激动的走到戴冠龙身边,拉扯着戴冠龙的手臂说道:“爷爷,刚才是你把我打晕的吗?爷爷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戴冠龙一心想要得到黑石,也对戴思林失去了耐心,手一挥把戴思林推倒在地。

    “你这个废物!”

    戴思林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爷爷,她不能想象平日里对自己疼爱的爷爷能够这样对待自己,更没想自己在爷爷心目中不过是一个废物。

    戴思林也许太过难过,居然哭不出声,只是眼泪默默的往下流。

    葛雷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对戴思林心疼不已,想要过去安慰,戴冠龙却又对自己发起了功击。

    “我让你今天出不了这个院子!”戴冠龙说着手腕灵活转动,一步冲向前,抓住葛雷的手臂,一拉掐住脖子。

    “爷爷不要!”

    戴思林歇斯底里的叫着,不过戴冠龙并没有当一回事,依旧掐着葛雷的脖子。

    “快把黑石交出来,不然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葛雷感觉到脖子快要断了一样,呼吸开始急促,快要窒息一般,嘴上想要说话喉咙里却冒不出声。

    “黑石在哪?”

    葛雷近距离的可以看到,戴冠龙眼暴怒的眼球几乎要鼓出来,眼里的血丝布满眼球。

    葛雷知道再不反击,可能真要死在这里了,手缩进袖子,从里面暗藏的口袋里摸出了一颗银针,手使劲往上窜直直的插入了戴冠龙的天门。

    戴冠龙双眼一晃神,双手不自觉的垂了下去,葛雷赶快转身一把扶住戴冠龙。

    戴思林刚才正要爬起身阻止这一切,所以并没有看到个雷在爷爷头上上插入了银针。

    见爷爷瘫倒下去,也过来扶住,嘴里不停地问道:“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先把爷爷抱到床上!”葛雷心里明白,银针插入脑门,必死无疑。

    戴思林探了下爷爷的鼻息,忽然大哭起来,说道:“爷爷已经不在了!”

    戴思林只觉得这个世界天旋地转起来,原本熟悉的一切都变了,就连熟悉又陌生的爷爷也莫名其妙的离开了。

    这是法制社会,杀人是要偿命的,葛雷有些害怕,但是又镇定的替戴冠龙检查了一遍说道:“爷爷这是气血上升,引起的心脏骤停!”

    葛雷医术高明,这一说法,戴思林并没有怀疑,只是趴在戴冠龙身上哭的昏天暗地。

    葛雷轻轻拍着戴思林的肩膀,心里满是愧疚。不论戴冠龙到底多坏,自己确实夺走了别人最亲近的人。

    “有我在!”葛雷轻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