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脱离文府
    文咏衫的改变是潜移默化的,每天待在她身边的人或者感觉不出,然而文咏妃仔细一看吓了一跳。

    “你确定你是血液病,不是中了邪?”文咏妃当真的问道。

    文咏衫的状态确实像中了邪,只是她自己并不这样认为。

    葛雷担心两人又起了什么冲突,并说道:“文咏衫刚才病情又发了作,才缓过劲来!”

    文咏妃自行在沙发上坐下,左脚很自然的搭在了右脚上,双手护在胸前,一副我才是这家老大的架势。

    “少拿血液病博同情,你不要忘了,这是家族遗传病,我有,爷爷也有!”

    这话说的倒是不假,这确实是家族病。文老爷的病情得到了控制十多年都没有再发作,而文咏妃潜在的血液病根本就没有被诱发出来。唯有文咏衫病情反复发作,好像这个血液的病魔就是揪着文咏衫不放,随时要把她给吞没了一样。

    文咏衫听了文咏妃的指责,一副委屈的样子,想要反驳又不敢反驳的样子。

    “装模作样!”

    文咏妃对文咏衫的指责让一旁的文老爷已经忍无可忍,用力的敲打着拐杖,说道:“妃儿,够了,她是你妹妹,她的病情刚稳定难道你又想让她发作?你是姐姐你就不能让着她吗?”

    文咏妃刚才还以为,这个文府对自己还有所留恋,可是刚才的话让文咏妃又激动了起来,腾的站起来说道:“爷爷,从小到大你就知道让我让着她,我是姐姐我就该得到不公平待遇吗,她现在不是好好的?难道我就不能质疑,我也是文家的人,我也有血液病。”

    云姨从厨房走了出来,见文咏妃声泪俱下,拿了纸巾想替她擦干眼泪。

    “你也少给我装好人了,说是对我一样,其实在你们心里,我就是不能招惹你们的宝贝衫儿!”

    “你给我闭嘴!”云姨是文府的几十年的保姆,与其说是保姆倒不如早已经是亲人。文老爷听文咏妃对云姨出言不逊气得咆哮道:“你给我马上给云姨道歉!”

    文咏妃知道自己的话说的有些过分,然而自己的倔强让她一时间不能低头。

    “文府没有你这么目无尊长不孝的子孙!”

    文老爷的话像是一张判决书,文咏妃就是那个被判定成不孝的子孙。

    “爷爷,这可是你说的,以后我和这文家没有了任何关系!”

    文咏妃说着掩面跑了出去。

    “你去劝劝我姐姐!”

    葛雷听文咏衫这么说,也真是跌大了眼睛,一愣跟了出去。

    云姨站在沙发旁边,手里揉搓着纸巾不知所措。

    “云姨对不住了,孩子不懂事!”

    文老爷这么一说,云姨眼圈一红,摆摆手一副是我多事了的样子,沉默的回到了厨房。

    葛雷对文家这两姐妹也是没了办法,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追了出去,恰好看到文咏妃鞋子一歪,摔倒在地,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文姐你没事吧?”

    “有事!”文咏妃刚才感觉到了葛雷追了出来,所以故意一歪摔倒在了地上。

    葛雷想要扶起文咏妃,文咏妃吓的大叫道:“别,通!”

    葛雷看了看文咏妃的脚裸,并没有青肿,也不管文咏妃阻止,伸手摸了下脚裸处,并没有脱臼。

    葛雷眉头一皱说道:“并没有扭到脚,你现在没事了吧?”

    文咏妃眼看装不下去了,耍起了赖皮依然说道:“当然有事,你要是觉得没事你摔一个看看。”

    以葛雷学医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一摔没有擦伤,也没有骨折,应该也不至于痛的起不了身。

    “要不然,我们还是会文府内休息一会再走?”葛雷想起云姨原本高高兴兴的在给大家煮一顿团年的晚饭,又说道:“你看天色都已经黑了,我们回去吃了晚饭再走吧!”

    文咏妃此时眼里的目标只有葛雷一个,故意又像受气包一样说道:“刚才你也听到了,爷爷要和我脱离关系,我可不想再厚着脸皮回去!”

    也是文老爷刚才气急败坏的样子,这会要是再回去,万一又引起文老爷发脾气,那岂不是更尴尬!

    文咏妃见葛雷不再说话,又说道:“要不这样,你背我起来吧?”

    葛雷可不想这昏暗的马路上,一直对着一个坐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女生,要是被正义感爆棚的人看到,误以为自己在做伤害良家妇女的事,那还不得把自己当成是坏人。

    葛雷背对着文咏妃顿下身子,文咏妃一跃趴到了葛雷的背上。

    葛雷浑身都不自在起来,这贴身的诱惑让葛雷吞了吞口水,说道:“我替你叫车!”

    “不用!”文咏妃不假思索的拒绝,双手锁住了葛雷的脖子,在葛雷的耳边呼着气说道:“我才不要打车,那些车子上都是汗味臭味,我要是背我回去!”

    文咏妃自己名下的住房离文府虽然车程只要几分钟,可是走起路来却要半个多小时。

    葛雷原本想要拒绝,可是话单嘴边,又没有说出口。

    “你最近怎么都不去找我了?”文咏妃趴在葛雷的肩膀上问道。

    这些时日,葛雷把对文咏妃所有美好的回忆都藏在了心底,外加上又遇到了完美女神白画,对于文咏妃也就没有了更多的想法。

    可是,被文咏妃这么一问,藏在心底的回忆又都冒了出来。思索回到两个人几年以前,无所顾忌,大肆的打闹。

    “文姐,爷爷其实还是挺疼你,刚才的话也大概都是气话,你以后躲回文府,我们也就能常常见面了!”

    葛雷有意的绕开了话题,克制了自己迸发的情感。

    “你觉得我还回的去吗!”文咏妃看向黑暮的天空,远处可以看到启明灯,一闪一闪格外冷清。“启明灯的寂寞,大概也不是常人所能明白的!”

    文咏妃伤感起来,又紧紧的趴在葛雷的背上,寻求一点温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