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隐藏的少林功
    葛雷想着白画遇到的困境,狂跑出克校门,只见远处一辆出租车快速的开过来,却一个急刹车的停了下来!

    葛雷拉开车门上了车,道了谢又报了随心茶庄的地址。

    司机回了头,两人都懵了。

    “是你?”

    原来这个起来就是那个快车手,自称曾经被黑帮老大开车的司机。

    “小兄弟我可跟你呀,你不要跟我打听社会上的事了,你问我也不会说。”快车手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道:“至从上次被你问了丐帮之后,我就老是担心那个无恶不做的秦帮主突然出现,又担心那黑了心的局长老大杀我灭口,你说说你耽误了我多少事情!”

    葛雷从上次和快车手司机交谈后,就了解了他说话的方式,果然漏出了一些端倪。

    这个黑帮老大是在官场的人,而且是一个局长级别的人。

    “他是不是又矮又胖,而且好色?”

    “对你怎么知道?”快手司机话刚出口,又责备的说道:“你这小 青年不老实,居然想要套我的话,我告诉你,我不可能会说那个黑帮老大又矮又胖。”

    葛雷还真是遇到了小品里的人物,说话又逗又好笑,也不知道是故意透露出秘密,还真是有演小品的天赋。

    “抓紧了!”

    快手司机话一出口就来了一个急转弯,葛雷抓紧了座椅,感觉到右边的两个轮子几乎都已经离了地面,不禁汗毛都要竖了起来。

    得到车子又开始快速平稳前进的时候,葛雷又说道:“丐帮居无定所,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你还担心他来找你,你胆子也太小了吧!”

    快手司机被葛雷这么一激,很不服气的说道:“他们丐帮势力大的很,哪里都有可能有丐帮的人!”快手司机左右瞄一眼,夸张的说道:“说不定你就是丐帮的!”

    “大哥您还挺幽默的!”

    快手司机又接着说道:“这如今可不光是有势力,而且还很有财力,听说本市的阳光帮酒店就是他们丐帮的企业!”

    这还还真是闻所未闻,丐帮居然有财有势的做起了酒店生意。

    “那他们老大就是他们帮主?”

    “你问的太多了!”

    只感觉像过山车一样沉下去,又翻上来,心脏快要跳出胸腔一样,突然一个急刹车,车子停在了随心茶庄!

    葛雷还想问上两句,快手司机一个劲的催促着:“快下车,快点!”

    葛雷刚下车关车门,准备从前面车窗把车钱递进去,结果车子像风一样,带起一阵灰尘,从身边呼啸而过。

    葛雷一边觉得这是个怪人,一边把钱往口袋里塞。

    转过身,见何士东站在茶厅门口,正与白画拉拉扯扯。

    “放开白姐姐!”

    葛雷冲上台阶,冲到何士东面前,把白画一把拉过来藏到自己身后。

    葛雷这才看到何士东手上居然拿着一个十字架,一惊。想必他已经发现了什么,而且把白画当做了妖魔鬼怪,想要十字架把白画给镇住。

    何士东见十字架对白画没有用处,正疑惑,葛雷冲了上来敢和自己叫板,恼怒道:“你这毛头小子走一边去,不要多管闲事!”

    何士东原本想着,哪怕白画是妖是怪,只要她心甘情愿的跟着自己,并不会动她毫分,结果自己使尽了各种办法,也没能让白画动心半分。于是,恼羞成怒,求来了十字架,准备用古传收妖的方法将白画收在自己身边。

    “白姐姐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反正撕破了脸,索性骂道:“你这个矮胖子,有点权利就作怪!”

    可从来还没有人敢这样骂自己,何士东暴跳的突然伸手拉住葛雷,一把甩了出去。

    葛雷措手不及,在半空中打了个转,脚勾住了阁楼上的栏杆,一翻身,站在了上面。身子晃了晃往下面一看,吓了一跳,看着何士东的魔爪就要伸像白画,屏住呼吸,跨过栏杆,双手悬在栏杆上跳了下来。

    葛雷脚被震的生痛,抖了抖脚,说道:“想不到你居然深藏不露!”

    “我在少林寺长大的经历可从来没对外说过哦!”何士东得意的说道:“二十岁离开少林的时候,我已经学到了少林很多绝学,就凭你这毛头小子恐怕不是我的对手!”

    这一点葛雷确实没有想到,更没想到一个武功高强的人,居然曾经会用下毒这样的方式对付自己。

    “是吗?”葛雷戏弄的说道:“不知道一个武功高强的人,醉倒在花坛的时候会不会耍上一套醉拳!”

    何士东脸红一阵白一阵,抬脚就要踢去。

    “小心!”白画在旁边提醒道。

    葛雷这回已经有了心里准备,手上握了一根银针,趁何士东的脚一踢过来的时候后退一步,手上的银针扎向了脚底。

    何士东脸色难看,脚一回收,忍着痛疼把银针给拔了出来。

    “给你免费扎一针,感觉怎么样?”

    葛雷还想调戏上几句,何士东不想再做纠缠。

    “今日我还有事,下次你给我小心一点。”何士东眼里能冒火的看着葛雷说道:“还有,我一定会夺回我儿子一直想要的黑石!”

    葛雷哈哈大笑,说道:“何局好厉害,居然已经知道了送给你的黑是假的!不过,那假黑石可价值不菲,你要是嫌弃可以还给我!”

    何士东闷着气,一歪一歪的回到了车里,蹭的一下开了出去。

    “白姐姐你还好吧?”葛雷对旁边的白画问道。

    白画微笑的看着葛雷,又无奈的说道:“没事的,况且他们也伤不到我!”

    葛雷捡起何士东落下的十字架,问道:“你对他用过法力?”

    白画点点头。

    “我猜白姐姐也是迫不得已才用了法力,现在何士东已经开始怀疑了你的身份,之后你不要再用法力,而且一口咬定自己就是现代人!”

    白画认同葛雷的建议,又真诚的说道:“谢谢你,小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