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谎言
    葛雷将茶庄的个个角度都拍出了很漂亮的照片,又让所有服务员一起录了泡茶的视频,再配上介绍。

    这一些推广图片和视频一做好,心里美滋滋的发到了网络上,想象着很快这个高大上的茶庄有重新生意兴隆。

    白画对现代化的营销不懂,不过看着葛雷开心的样子,并知道一定有谱。

    葛雷在随心茶庄忙完之后,往学校赶去,心里咯噔咯噔的,担心文咏衫又要大动肝火。

    葛雷探头一看了眼,教室里老师正在黑板上写着方程式,于是趁老师不注意,偷偷溜进了座位上。

    心里却一阵紧张,以为文咏衫会情绪又失控的大吼一声,招引来老师同学的围观。结果,文咏衫认真的盯着黑板看,似乎在跟着老师的节奏计算着题目。

    “我来了!”葛雷小声的打招呼。

    文咏衫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葛雷不想出现,那么一定会有各种借口,既然是借口又何必问。

    只是在心里长了一根一根的刺,拦住了自己的对葛雷的期望。

    “你来了!”文咏衫回头微微一笑,淡淡的一声,又回了头盯着黑板上。

    葛雷几乎不敢相信文咏衫能变得这么善解人意。

    “你不会是有什么事情吧?”

    事实是文咏衫越淡定,葛雷就越感到害怕,总觉得这后面积赞了更大的爆发。

    见文咏衫并未搭理自己,并反思了自己的行为,似乎在争取得到最宽大的处理。

    “是我错了,我不该不告诉你一声就出了学校,不该在没有得到你同意的情况下又去了随心茶庄!”葛雷见文咏衫还是不为所动,一把抢过文咏衫的书,说道:“你到底是怎么了?”

    文咏衫看着葛雷抓狂的样子,忽然很解气,不过又假装很无辜的看着葛雷。

    “那个同学,我刚才可是看到你没在教室里的,我已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你居然还敢在课堂上捣乱。”

    老师板着张脸,推了推眼睛,盯着葛雷。

    “认真听课。”文咏衫小声的提醒!

    葛雷正了正身,假装一本正经的望着黑板。

    老师见捣蛋的学生变乖巧了,这才又低头继续讲课。

    葛雷内心莫名的焦躁,终于等到下课了,见文咏衫还在不慌不忙的收拾课本,忍不住再次发问。

    “你有话就说,可别又憋出什么毛病,到时候治你的还是我!”

    文咏衫面对着葛雷,依然淡淡的说道:“我看不是我有话要说,是你今天变成话痨了吧!”

    葛雷好奇的问道:“我今天可是一上午都不在学校,你就不问我去哪里了?”

    “你还能去哪里?总不会飞出这地球吧!”文咏衫满不在乎的说道:“你要去哪里都是你的自由,不过上课期间不在学校,确实不对!”

    文咏衫说着转身就要往外面走。

    葛雷脱口而出问道:“你去哪?”

    “关你什么事!”葛雷听到熟悉的声音,一回头,见艾名克起身走到文咏衫身边。

    “你跟他去哪里?你疯了吗!”

    葛雷见艾名克和文咏衫像没有发生过冲突一样站在一起,气的脸都要变形了,抓住艾名克的衣领问道:“你居然还敢纠缠咏衫,看我不打你!”

    一拳打去,艾名克握住葛雷的拳头,一副得意忘形的样子说道:“我和咏衫约好了,放学了陪她出去逛街,你放手!”

    葛雷重重一推艾名克往后面退去,砰的一声撞到了墙上。

    “你干什么啊你,你怎么那么不知羞耻!”葛雷彻底怒了,用力的抓住文咏衫的双臂,摇晃着说道:“难道你忘记了他是怎么对你的,他羞辱你的时候你忘记了吗?”

    文咏衫挣扎着,却挣脱不掉,只见全班的同学都回过头来看着自己。

    “艾名克对我是做出过不好的举动,可是,那是因为他真心喜欢我,所以我现在原谅他了。”

    欲要修炼法术,就要六根清净!

    文咏衫把六根清净当做是对一切事情的无感,包括对葛雷的好感,对艾名克的厌恶感。

    既然要做到无感,那么就应该只有厉害关系!

    “你就是一个三观有问题的女人!”

    葛雷说出这话并有些后悔,毕竟这话太过伤人。

    文咏衫听后低着头,咬着下嘴唇。

    葛雷一看这样有不忍心,放开了文咏衫,又冲到艾名克身边,左右一拳打到了艾名克脸颊上。

    “你快说,你是不是威胁了她?”葛雷一手掐着他的脖子,一手反扣住他的双手。

    文咏衫忽然像很害怕的躲到葛雷的身后,结结巴巴的说道:“就是他威胁我,他说我不跟他走他就要找人…找人…”

    文咏衫说不下去一样哇的一声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葛雷一看文咏衫都被吓成这样了,松开掐住脖子的手,一个耳光接着一个耳光的扇过去。

    艾名克的嘴巴流出了血,脸也肿的像猪头,整个人也变怂了。

    “不是这样的!”艾名克哀怨的看着文咏衫说道:“你血口喷人,明明是你犯贱主动约的我!”

    文咏衫也不解释,只是一个劲的埋着脑袋哭。

    “你闭嘴!”葛雷说着又一拳打了过去,这一拳打的艾名克喷出了一口血,从溅出的血中飞出了一颗牙齿。

    艾名克眼睛一直盯着文咏衫,怎么看也看不穿这个曾经以为单纯的女生,竟然会用这样的一种方式同时报复了两个男人。

    “我告诉你,要是还有下一次,我就让你再在医院里躺一个月。”

    葛雷警告完被打晕过去的艾名克,并松了手,哪知,艾名克像是失去了重心一样,顺着墙根滑落在地。

    葛雷转身将还蹲在地上哭着的文咏衫扶回了桌位上。

    “没事了,以后也不会再有事了!”葛雷安慰着,却不没有注意到文咏衫嘴角不经意间闪过的一丝笑意。

    而这就正是文咏衫想看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