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狡辩
    刘警官小心翼翼的扶起葛雷,出了认尸室又放了一盒纸巾放到桌子上。

    “你现在可以说说被害人跟你是什么关系了!”

    “他是我师傅!”

    葛雷用手揉揉了揉五官,用力呼了一口气,又说道:“我师傅为人和善,医术高明,从来也没有得罪过别人。”

    “他的名字!”

    “葛步平!”

    葛雷刚报出师傅的名号,刘警官惊呼道:“是他,是医术高明的葛大夫!”刘警官憎恨道。“这么好的大夫居然遭了狠手,我一定要抓到凶手!”

    “我师傅出去旅游几个月了,昨天才到学校看我!”葛雷说到这里,大声道:“你们不是可以查看监控,快带我去看!”

    刘警官也没有什么可反驳的,带着葛雷进了监控室!

    “我们就从龙都大学那一带的监控查起,那个时候大概是上午十时左右,我师傅从那里离开以后就下落不明!”

    刘警官果然调看了录像,葛雷一看,见梁校长将师傅推上了车,起身大叫道:“赵叔,快开车!”

    刘警官反应过来的时候,葛雷已经坐车扬长而去。

    “你还我师傅!”葛雷冲进办公室,掀翻了梁校长办公桌上的东西。

    “你是不是想要造反!”梁校长拍案而起,眼神飘移的左右看看。“你师傅去哪了找我干什么?你脑子有病吧你?”

    梁校长这话说的可一点也不像是校长说出口的话。

    葛雷冷哼的一声,抓过梁校长的脖子说道:“我都看到了,是你把我师傅送上了车,你对他坐了什么!”

    “你是说葛大夫…我哪里知道葛大夫去哪里了…我能对他做什么,我又没上车,你不是说你都看到了,关我什么事?”

    梁校长心虚,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的,额头上的冷汗直冒!

    看这样子,很明显师傅的失踪跟他有一定的关系。葛雷握紧拳头,一拳头重重的打在办公桌上。

    “你说不说,不说我下一拳头就打在你的脑袋上了!”

    梁校长吓的直哆嗦,又想着自己现在的身份是一校之长,于是硬着胆子说道:“你要是再敢胡来,我就让你从这学校混蛋!”

    葛雷见梁校长不见棺材不落泪,一拳头打算招呼下去。

    梁校长早上也看到了新闻,没想到何士东会把葛步平这么残忍的杀害,心中本来也惧怕,被葛雷再这么一闹,眼看拳头要落了下来,心想完了,正想如实招了。

    “你给我住手!”

    葛雷停下手,只见刘警官带着警员跟了进来,手上掏出了抢对着葛雷。

    葛雷一把推开梁校长,用手指着自己的脑袋走向刘警官。

    “你打啊,往我头上打啊!”葛雷见刘警官不出声,又指着梁校长说道:“你看到没有,他才是帮凶,你又本事现在就枪毙他啊!”

    葛雷咆哮的样子镇住了所有人,刘警官收起了抢,说道:“你要是觉得他是帮凶就应该拿出证据来让我们去抓他,你私自动手就是你的不对。”

    这一句话梁校长听进去了,一想也对,真凶都没抓道怎么可能证明自己是帮凶,况且自己也没留下什么马脚能让他们抓到把柄。

    梁校长这样一说,气势也就上来了,整理整理衣领,双手背到身后,说道:“这位警察,也这学生一大早上情绪失控来我这里闹,我也想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葛雷气的牙痒痒,大口的呼气。

    “你认识葛步平大夫?”刘警官问道。

    “认识但是也算不认识!”梁校长一副仔细斟酌的样子继续说道:“我很久以前就有听说过葛大夫的名号,听说他医术高明,宅心仁厚,所以这算认识,说不认识是因为葛大夫并不知道我,也只是昨天一面之缘,严格来说也算不上认识。”

    梁校长的这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

    “你把昨天的情况说说!”

    “昨天看到葛大夫,心情比较激动!”梁校长故意看着葛雷说道:“这心情就好比你们年轻人看到了偶像,就想过去聊上几句,结果就一路聊到了校外,我也就顺手给葛大夫拦了一辆车!”

    葛雷很激动,指着梁校长大声道:“你说谎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你不要说话,我会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葛雷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参与警察查出真凶,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查自己的。

    葛雷推开警察冲出了学校。

    站在校门口,葛雷闭上眼睛,脑子里都是师傅上车的那一幕。

    车子快速从远处忽然停下,再到开门师傅上车,这一连串的动作根本就不像是临时招车。

    虽然没有证据,不过葛雷几乎能肯定,师傅被害和梁校长一定有关系。如果这一场凶杀案跟梁校长有关系,那么真正的凶手会是谁?

    梁校长之所以能来当校长,很明显和何士东有关系!

    想到何士东,葛大夫忽然眼前明朗起来。记得之前,何士东曾让李柏芝将监听器装到了自己的手机里。按照李柏芝的说法,何士东就是想知道师傅的行踪。

    葛雷这样一想,连忙给白画去了电话,想了解何士东此时是不是正在随心茶庄,得到了否定的答案,葛雷只觉得浑身有劲无处使,仰头大叫一声。

    赶来上学的同学被葛雷忽然的大叫,吓得都绕道而行。

    “葛雷!”

    文咏衫赶来了学校,也从司机那里得知了所发生的事情,想要劝慰,又发现根本没有合适的话可以劝慰。

    “我要冷静,我一定要冷静才能找到何士东!”

    葛雷双手抱头十分痛苦的样子。

    “你想找何士东?”文咏衫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之前想要色诱他的时候,在和他聊天的过程中知道了他的住所。”

    “哪里?”

    “在海边!”

    文咏衫话刚说完,葛雷并招了出租车。作为未婚妻,文咏衫让司机把车开过来?也跟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