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平复
    文咏衫的车子和警车擦窗而过,又开出去了很远也不见警车回头追过来,这才放心了心。

    葛雷坐在后排位置上,双手用力的拉扯着自己的头发,是乎试图用在外的疼痛来掩饰内心的痛苦。

    “你为什么不让我留下,为什么不让何士东偿命?”

    文咏衫以前一直觉得,葛雷是一个幽默又睿智的理想男友,可是现在,她只觉得葛雷就像是一个脑子停止了运转的人。

    “你觉得你能让何士东偿命吗?”文咏眼睛看着前方,说道:“他既然敢自己报警就说明他做了充足的准备,不可能会让警察找到把柄,难道你想和他同归于尽?你觉得这是葛师傅想看到的结果吗?”

    葛雷埋着脑袋一言不发,一心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替师傅报仇!

    文咏衫从来没见过葛雷这么沮丧过,想着这个大男生也并非那么可恶,又遭遇了最亲的人惨死,若自己也抽离了那一份给予他的感情,那他未免也太可怜,想着不禁有了一丝疼惜。

    文咏衫一分心,没有注意看路面,忽然一人行人闯入了眼前,吓了一跳,连忙踩了急刹车。

    葛雷被急刹车引起的惯性撞击到了椅背上,又弹回到了座位上。这一撞,似乎让葛雷一下子回到了现实的状态中来!

    现实就是,自己必须振作,只有振作才能替师傅报仇。

    葛雷抬头,见文咏衫差点撞到了行人,想着肯定是因为担心自己,才会这么不小心,于是愧疚的说道:“我没事了!”

    文咏衫被刚才的这一幕吓傻了,握着方向盘的手直冒汗,这要反应再慢一点那就完了!

    然而这个时候,身后的葛雷却在说他没事!他竟然看不到自己的害怕,看不到自己需要安抚!

    就这几个字,让文咏衫刚才滋生出来的那一点疼惜,嗖的一下又不见了。

    文咏衫用力的握着方向盘,眼睛坚定的看着前方,嘴里说着:“没事就好!”

    葛雷看不到文咏衫铁青而不带情感的脸,他不知道那个曾经为他吃醋,一心想要和他白头的文咏衫已经不是以前的文咏衫了。

    “你放心,何士东不会告你!”

    葛雷从后视镜里看到文咏衫斜露出半边的内衣,想起刚才文咏衫豁出去保护自己的样子,心里一阵感动。

    葛雷脱了自己的短衬衫,从后面替文咏衫披在了肩膀上,说道:“你把衣服穿上吧!”

    文咏衫松了左手穿套上袖子,又松了右手套上袖子,单手扣上了胸口上的纽扣,说道:“谢谢!”回头又打量了一下葛雷说道:“其实你穿个小背心也挺好看的!”

    葛雷无心玩笑,苦笑的靠在窗边,幽幽的说道:“在我被人追杀,不停遇到麻烦的事情的时候,我总想师傅可以快点出现,可是师傅出现了却…”葛雷满脸苦涩继续说道:“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就算我遇到再大的麻烦,我也宁愿师傅不要回来!”

    文咏衫自己也觉得奇怪,她竟然可以感觉到死亡那一刻的痛苦,所不同的是,自己感受到了痛苦却还活着,而葛步平却尸首分离,真正的死去!

    文咏衫对葛步平是同情的,同时也让自己更惧怕死亡,她不想等到有一天自己像梦里一样面对无助的死亡。

    文咏衫更渴望变强大,只有变的强大才有能力选择自己的生死。

    “人死不能复生,你”文咏衫从后视镜里瞄了眼葛雷,问道:“刚才我好像听到何士东问你要黑石,难道他也是为了黑石才对葛师傅下的手?”

    想要得到黑石的人很多,不过按照何士东这残忍的手法,他不光是要黑石,更重要的是要了师傅的命!

    “之前你被连累绑架的事情你还记得?”葛雷见文咏衫点了头,又说道:“我和何士东已经发生过几次冲突,从他说话的语气里得知,当初绑架的人家是他!”

    文咏衫大吃一惊,用力一敲方向盘,车子也跟着轻微一扭。

    “太可恶了,没想到他竟然能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文咏衫回想起当初被绑架时的样子,因为无助和极度的恐惧引起了自己病发,差点就成了一个怪物!何士东不会放过何士东, 她要让他也尝尝无助的感觉。

    葛雷感觉到文咏衫情绪的变化,说完之后便后悔了,觉得自己不该让文咏衫引起她内心的不安。

    “你放心,这个仇我会报的!”

    文咏衫咬着下嘴唇不再说话,车速忽然变快,一路超车前行。

    何士东和警察一顿胡说之后,刘警官也没有办法,只得按照何士东模糊的说法排查可疑的人物,然而一无所获。

    刘警官又查看了葛雷出行的记录,发现葛雷所乘的车在往何士东别墅的方向没有监控的地段消失。

    葛雷靠在沙发上不语,文老爷颤颤巍巍的过来拍拍他的肩膀,没有说话,在葛雷身边坐下。

    文府陷入一片沉默,许久葛雷开口说道:“爷爷你不用担心,我没事!”

    “没事就好,人死不可复生!”

    “我不会放过何士东的!”

    文老爷语重深长的说道:“孩子,别做傻事,杀人犯会有警察抓的,你做了傻事,你师傅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心的!”

    文老爷的话让坐在旁边的文咏衫心里很不舒服,竟有种莫名的反感。

    “我先上去了!”文咏衫起身,并上了阁楼。

    云姨听到门铃声,开了门,见警察进来,说道:“你们是抓到坏人了吗!”

    刘警官面无表情说道:“我们是来找葛雷!”说完朝葛雷走去。

    葛雷以为殴打何士东的事情被拆穿,起身准备和刘警官争论。

    文咏衫忽的从阁楼上探出脑袋说道:“葛雷精神受到打击还没恢复过来,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先问我,我刚才和他在一起!”

    刘警官看向文咏衫说道:“他殴打梁校长的事情,好像你病不在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