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疑心消失
    文咏衫有心要护着葛雷的心思大家都看在眼里,殴打梁校长这事文咏衫确实不知,一愣,又说道:“葛雷情绪失控才会做出过激行为,梁校长要多少赔偿我愿意出!”

    “这件事情还真不是钱能说了算,这是暴力功击他人!”刘警官声音又变缓慢道:“你的情绪我们能理解,不过对他人造成伤害的事情,就必须要做出检讨!”刘警官说着话锋一转,说道:“好在梁校长为人师表,不但不追究你的责任,还替你说了不少好话!”

    梁校长这就是做贼心虚假慈悲,不过老狐狸还没有受到制裁,这个狐狸尾也就暂且让他假慈悲。

    “小雷,打人是不对,你明天跟梁校长做个检查!”

    文老爷这么一说,葛雷也顺着答应着,刘警官这才带着警员离开了文府。

    文老爷想帮葛雷另找一间学校,但是葛雷没有答应,他留了下来,他要盯着这个狐狸尾巴,直到把这根狐狸尾巴扯掉。

    葛雷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强忍着难受宣读了检讨书。

    师生一片哗然,几乎都把葛雷当做是有暴力倾向的精神患者。

    葛雷仰头,让自己的难过不会化作眼泪流下来,忽然感觉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回头一看,戴思林抱着教科书看着自己。

    “你遇到麻烦了?”

    戴思林这样一问,葛雷心头一暖,说道:“谢谢你没有把我当做神经病!”

    戴思林又想大姐姐一样拍拍葛雷的肩膀说道:“我们现在是同一战线的战友,我想好了,我也要加入天陨教,和你一起帮助那些教徒脱离心魔。”

    说起天陨教,葛雷问道:“今天星期几?”说完又自己看了看手机说道:“我答应了教徒们今天集合,晚点我们在校门口集合!”

    戴思林答应着,并去了教室给同学讲课。

    葛雷冷静下来,总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李柏芝莫名消失,戴冠龙明明去世却也消失不见,似乎身边有一双神秘的手,他在监视着自己,同时也在秘密安排着一些事情。

    葛雷起身往梁校长办公室走去,他不知道这双神秘的手在哪里,不过,他对何士东产生了很大怀疑,认为他有更大的阴谋。

    梁校长见葛雷进来,身边往后靠了靠,又推了推金框边的眼镜,指着葛雷说道:“你不要忘记,你刚才做好的检讨,我告诉你,我对你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葛雷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眼睛对着梁校长的眼镜,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实话告诉你,我已经知道了,杀害我师傅的就是何士东,而你就是帮手!你不要以为我现在没证据不能拿你怎么样,我告诉你,我告诉你,我有的是办法!”

    “你…你想怎么样!”梁校长被葛雷的样子吓到了,眼珠子不停地转动,想要躲避葛雷的犀利的眼神。

    “我问你,李柏芝到底去哪里了?”葛雷又凑近了梁校长,握紧的拳头似乎随时会落到梁校长身上。

    “谁,你说谁?”梁校长想要打马虎眼过去,可是发现搪塞不过去,又假装明白过来说道:“你说的是李校长?我怎么知道她去了哪里?她不是正常辞职离开的学校?”

    葛雷一开始并没有怀疑李柏芝消失有什么异样,以为只是躲起来治疗自己的伤口。然而,按照李柏芝的性格,她能对何士东用情,被伤了,也一定会暗地里打听何士东的消息,然而什么都没有!

    “何士东把李柏芝藏在了哪里?”葛雷紧逼梁校长。

    “他们,我怎么知道!”梁校长索性一下弹跳站起来,说道:“我怎么知道我姐夫的情人去了哪里?你要问就去问我姐夫!”梁校长说完又抱怨道:“我早就知道了他们的关系,我姐夫还以为我是傻子什么也不知呢,男人嘛,我又不是不能理解神秘兮兮的。”

    梁校长说了一大堆,试图让葛雷将目光从自己身上移开。

    说来也是,既然李柏芝的消失很有可能和何士东有关系,那么就应该直接找他弄个清楚。

    可是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拳脚功夫根本就打不过何士东,而且师傅的仇暂时都没办法报,如此想来, 只有让自己增强了法力才能和何士东对抗。

    葛雷第一次期望能快点找到剩下的黑石,只有剩下的黑石都出现,自己才能修炼,只有修炼了高深的法力才能为师傅报仇。

    “你不要以为我会放过你,你以后小心点!”葛雷警告了梁校长这才出了办公室。

    梁校长被吓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抬手给何士东拨了电话。

    “姐夫,我不当校长了,你让我走吧!”梁校长差点哭出声的祈求道。

    “你个废物…!”

    梁校长不等何士东骂完,又说道:“我什么都不要了,姐夫让李柏芝回来继续坐校长的位置吧!”

    “神经病!”何士东说完挂了电话!

    何士东不知道李柏芝的下落,也不明白小舅子为什么突然这样说,不过他根本就不怕小舅子反水。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亲口告诉过小舅子自己的计划,小舅子不光没有在场,也没有任何可以指证自己的证据。

    梁校长见何士东挂了自己的电话,心更慌了起来,这杀人帮凶可不是闹着玩的,即使不枪毙只怕也得牢底坐穿。

    梁校长踌躇不安,握着手机的手按一下停一下,返回又按一下又停住。

    梁校长犹豫着是否报警做污点证人,争取得到最宽大的处置,当然,到底也是没有报警。

    “你今天还去天陨教吗?”文咏衫一副担心的样子说道:“你精神状态并不好,不如让许天霸代替你去跟天陨教的教徒说明情况!”

    “这是我任天陨教教主,第一次给他们集合,我不想失信于他们,况且我也很想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生存的能力,我的方式可行不可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