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意料外
    天气似乎忽然就转了凉,葛雷出了教室,站在校门口,不禁感到一丝寒意透过外衣似乎钻到了心里面。

    “葛雷我陪你去!”文咏衫跟在葛雷身后,见葛雷现在校门口等待,一步走到葛雷面前说道:“让我在你身边!”

    文咏衫的这句话,再加上真挚的眼神,葛雷内心被触动了,一个想要陪在自己身边的女生,又有什么理由拒绝。

    不一会,戴思林也来了,见文咏衫站在旁边,想起两个人闹的误会,有些尴尬。

    文咏衫倒大方的伸出了手,说道:“戴老师不好意思,之前是我冲动了,希望这次能愉快的相处!”

    “你好,咏衫!”

    戴思林总觉得还是有些尴尬,简单的问了好。

    葛雷见文咏衫确实懂事了,不免欣慰,说道:“我们等许天霸一到,我们就出发!”

    话刚说完,只见许天霸从后窜了出来,看了看文咏衫又看了看戴思林,似笑非笑的说道:“老大,你不会还准备配两美女去吧,那这一路就不怕无聊了!”

    许天霸话刚说完,感觉裆部一阵酸痛,弯腰捂住裆部,受伤的说道:“戴老师你太狠了,哪个男人受得了!”

    戴思林的膝盖又抬了起来,许天霸一看赶忙道歉道:“戴老师是我的错,我下一次绝对不敢了!”

    文咏衫却在旁边竖起了大拇指。

    葛雷无心玩笑,带领大家上了车,许天霸自告奋勇当了司机,朝天陨教开去。

    许天霸不知道葛雷的师傅,正式被残忍杀害的只剩头颅的被害人,自然也就不知道葛雷的心情有多糟糕,更不懂要掩饰自己的好心情。

    许天霸开了劲霸的音乐,脑袋摇晃的像要失去控制一样。

    “你小心点开车!”文咏衫没好气的提醒道。

    “放心我会小心!”许天霸说着特意回头看了眼文咏衫又说道:“和两大美女同坐的心情就是不一样,爽!”

    戴思林抬手照着许天霸摇晃的脑袋上拍了一掌,一脸嫌弃的样子说道:“我们当老师的可不喜欢总是旷课迟到缺席的坏学生。”

    许天霸脸皮厚着说:“那是老师对学生的标准,女人对男人的标准那又不一样了!”

    “好好开你的车,少在这里贫嘴!”

    葛雷这一发话,许天霸嬉皮笑脸的说道:“老大发话,我遵命!”

    许天霸果然也闭了嘴,好好开了车。

    一路上,四个人沉默不语,各自有着小心思。

    葛雷内心是挣扎的,他一边觉得凡人一天想着修炼这件事情比较可笑,可是又一边希望自己也能尽快获得黑石玫瑰,以此修炼法力替师傅报仇。

    而文咏衫全部的心思都在想着怎么得到黑石玫瑰,怎么让自己变的强大去抗拒死亡。

    相对来说,戴思林倒完全相信了葛雷的说法。她对爷爷创立的天陨邪教,总想做点弥补,或者就像葛雷说的,让这些教徒自力更生,然后慢慢脱离天陨教。

    许天霸呢,他到底是社会哥,他所有的行为看起来都直爽而明朗,不过他却是最会隐藏自己身份的一个人。

    车子停在了山脚下,文咏衫一下车就被车里室温与车外的冷风,对流的打了个喷嚏。

    山脚铺满了树叶,有枯黄的,鲜红的,也有青绿,山间各种灌木,偶然也可以看到一小片一小片竹子!

    “这里真美!”戴思林不由感叹!

    “确实很美!”文咏衫说着又仔细打量了一番,发现这就是地下沙漠的靠背山。“平时放假来走走,也是不错!”

    文咏衫感叹着风景,却没有说出那个和葛雷共同知道的地下沙漠。

    许天霸照样走在前面,拉开了地板自己先下去了。戴思林和文咏衫互相看看,先后下到了地洞里。

    “不会有事吧?”文咏衫拉紧葛雷的手臂,全身紧张的僵硬,紧紧的跟在葛雷身边。

    “没事!”

    许天霸轻车熟路的带着大家到了厅里面,只见所有的教徒都朝这边看来,似乎要扑过来撕打一样!

    “葛教主到了,你们怎么不行礼?”许天霸壮着胆子冲教徒们吼道。

    这一吼,教徒们像是炸了锅,当真要扑过来,几个人合力抓住许天霸。

    葛雷见状不知所以然,后退着把文咏衫和戴思林护在自己身后。

    “大家冷静点,遇到什么事情了可以好好沟通,千万不要暴力行事!”

    许天霸还没说完,于法一拳头打在肚子上。“打人是犯法的!”

    许天霸的声音,被教徒们的哄叫声淹没了。

    葛雷摔来想要抓住自己的教徒们,一箭步冲上了石台上,手做着安静的手势说道:“大家安静!”

    教徒们像没听到一样,不光没有安静,反而抓住了文咏衫和戴思林。

    葛雷一着急掏出黑石,举过头顶,黑石的光芒让教徒们安静了下来。

    “大家安静!”葛雷见大家不再出声,又命令道:“把他们给我放下来!”

    教徒们犹豫着,葛雷又说道:“我是教主,你们岂敢违背教主的旨意!”

    教徒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放开了其他三人。

    “我知道,你们肯定不满意我的安排,而且在这一个星期里一定遇到了很多困难,但是,我跟大家保证,我无心要害大家!”

    许法情绪比较激动,高声叫道:“你这还不是想要害我们?以前我不光能吃饱穿暖,而且能从教会里偷拿一点食物给老婆孩子,现在倒好,出去根本没人要我做工,不过我饿死着肚子,老婆孩子也饿的哇哇叫!”

    葛雷一听,并知道了所有教徒大概都遇到了相同的问题,突然出洞,根本无法工作,也就无法生存,所以才会心生怨气。

    看来葛雷高估了大家的能力刚想说上几句鼓励的话,文咏衫在下面把包包递给许天霸说道:“你快下山去给大家买些吃的上来。”

    教徒们一听又吃的,脸上的神色马上活了过来一个个感激的看着文咏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