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坦白”
    “我们去随心茶庄好吗?”

    文咏衫成功让葛雷对戴思林产生了芥蒂,同时对他也懂事温顺,不过心里却想着白画身上的黑石。

    文咏衫搬离了随心茶庄之后,和白画没有了来往,忽然说要去,葛雷心里一咯噔,有些担心水火不相容,本想阻止两个女人接近。

    不过看在文咏衫很诚心的样子上,说道:“你是想去喝茶?”

    文咏衫摇摇头认真的说:“我想去看看白姐姐!”

    葛雷不是很理解,两个女人明明吵的不可开交,却还想去看看对方,这也是挺奇怪。

    文咏衫看出了葛雷的疑惑,右手举过头顶说道:“我保证去了茶庄,我不会再找茬!”

    文咏衫虽然温顺许多,不过总还有点阴晴不定,葛雷忐忑不安,倒也顺从了她的意思。

    随心茶庄经历了生意惨淡,又经过葛雷的一番网络宣传,葛雷倒也想知道生意如今怎么样。

    到了茶庄门口,葛雷左右看看,说道:“今天休假吗?怎么感觉没什么人?”

    葛雷听后反问倒:“我们还没进里面呢,你怎么知道?”

    文咏衫指指门口的停车场地,说道:“你说吧,以前我们哪次来这里不是停满了高大上的车,你看现在,除了几一辆大车,根本没有别的车,总不会大家都是走路来的吧!”

    这观察也是没毛病,这样一想,葛雷也担心起自己的点子根本没起到作用,戴着挫败感的走向茶厅。

    结果一开门,里面好几个记者举着麦正对着着白画。

    白画不知所措,用手挡着脸,见葛雷进来就像是看到救星一样两眼放光。

    “这是怎么了?”葛雷挡在摄像机面前,让白画站在自己身后。

    记者满脸喜感,连忙解释,原来这些人是看到了葛雷打在网上的宣传,觉得这里很特别,所以过来采访。

    白画不想上镜,就像是葛雷之前说的一样,不想因为自己上镜被自己的对头,何玉佩看到来寻仇,再把茶庄弄的乌烟瘴气。

    不过,文咏衫却灵机一动。

    虽然说黑石的法力无边,然而若是无人指点,只怕也是功半事倍,这个时候有媒体出现,这正好可以帮助自己。

    文咏衫也挡在记者面前,落落大方的说道:“我叫文咏衫!”

    文咏衫刚说完,有的记者认了出来,说道:“你是创立文氏集团,文老爷的孙女,文二小姐?”

    “是的!”

    记者显得很兴奋又说道:“听说这座茶庄也是文氏集团名下的产物,是这样的吗!”

    葛雷见文咏衫成功的吸引了记者的注意,并护着白画站到了一边。见文咏衫款款而谈,不免感叹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女生。

    “随心茶庄确实是文氏集团的产物…”

    文咏衫井井有条的介绍,特意强调了随心茶庄是 a市唯一最好的茶庄!

    当然,她的目的很简单,她就是想让何玉佩通过媒体,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从而师徒相认。

    文咏衫的采访看起来很识大体,又镇定自若,很有大将风范。

    白画对文咏衫替自己挡媒体一事再三感谢,也没觉得这其中有不妥的地方。当然葛雷一时间也没想起来,何玉佩是文咏衫从石屋里放出来的,对文咏衫的举动也十分欣慰。

    然而纸总怕是包不住火的,文咏衫很明白这个道理,于是在这段采访满世界播的时候,故意面带愁容。

    “怎么了?”

    葛雷见文咏衫一大早上坐在餐桌前,双手撑着下巴,皱着眉头,很不高兴的样子。

    文咏衫这一举动当然是故意做给葛雷看的,见葛雷上了当,叹了口气说道:“对不起,我…”

    葛雷见文咏衫这欲言又止的样子,心也被提了起来,赶忙追问。

    “发生什么事了?”

    文咏衫好像做错事的小孩,低着个头,说道:“我可能给白姐姐惹麻烦了!”文咏衫看了眼葛雷,见葛雷挠了挠还没来得及打理,像蜂窝一样的头发,说道:“何玉佩认识我,我还拜她为师了,我猜等她看到采访,应该就会来找麻烦了…”

    葛雷一听,又用力的挠了挠头发。这可真的麻烦了,何玉佩找不到白画,见了文咏衫那还不得找过来!

    “这回真是帮了倒忙!”文咏衫很沮丧的样子,又嘟着个嘴巴说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也没多想…”

    “我知道…”

    葛雷相信文咏衫并非有心,又抚了抚她的脑袋,算是安慰。

    “我们再一起想办法,不是早就说好了,水来土掩,火来将挡!”

    云姨端了早餐出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听葛雷这样一说,问道:“什么水来土淹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说着玩呢!”

    葛雷知道,告诉云姨的话,肯定转眼就让文老爷知道了。葛雷不想文老爷担心,也就随口忽悠过去了。

    葛雷抬眼看楼梯上还没出现文老爷,转而对文咏衫说道:“爷爷已经许久没有和我们呆在一起了!”

    葛雷的话很明显,就是提醒文咏衫,爷爷对她很关心,不能再对爷爷横眉冷对。

    文咏衫咬咬下嘴唇,她知道她必须和 和文老爷和睦,因为她需要文老爷的支持。

    “我去请爷爷下来!”

    文咏衫说着上了楼,一副知错就改的样子。

    旁边的云姨一见眉开眼笑,直朝葛雷竖大拇指。

    “爷爷!”

    文咏衫站在门口,推开了门,见文老爷坐在椅子上发呆。

    这一声爷爷,文老爷都不敢相信,小心的问道:“衫儿,你是在叫我吗?”

    文咏衫忍住内心的不适应感,努力回想自己之前对待爷爷的样子,撒娇的过来扶起文老爷,说道:“爷爷,您就别生我的气了,我们下楼去吃早餐吧!”

    算起来,孙女已经太久没和自己亲近了,这一举动文老爷眼眶都要红了,连着几声说道:“好,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