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解恩怨
    一个清纯的形象,甜美的声音,何玉佩很快帮何玉佩接了通告,断断几个月,何玉佩的名字成了少男少女眼中的女神。

    何玉佩在周年的调教下,也适应了现代的生活,只是心里一直装着一个疑问,那就是当真世界已经变成人妖同处?可是,面对很多的高科技,对于千年之前的知识来说,这些就是法力,而且是妖法。

    当然,在周年无心的故事里,何玉佩却认真听了进去,也不敢使用法力,只当自己是一个平凡的女子。

    周年在化妆间走开走去,终于等到了何玉佩化好了妆容。

    “真漂亮!”周年由衷的称赞,又说道:“我们的玉佩一定会大红大紫的。”

    何玉佩不习惯十厘米左右的高跟鞋,走路有些歪来歪去,像立刻就要倒下去一样。

    周年赶快扶起,面带笑意的说道:“哎哟喂我的玉佩,你得好好学学穿高跟鞋了,俗话说的好,高跟鞋是女生的灵魂。”

    何玉佩已经习惯了周年一直在耳边叨叨,只当蚊子嗡嗡吵一样。

    “我叫文咏衫…”

    何玉佩忽然猛的一抬头,看到熟悉的身影在电视里侃侃而谈。

    “她在哪里?”何玉佩走近了电视,也不管周年的催促,继续说道:“她刚才说了随心茶庄?她在哪里带我去!”

    何玉佩用力的摇晃着自己,周年想起当初她说起过要找的随心茶庄,顿时明白过来。

    “这就是你要找的地方,随心茶庄?”

    何玉佩把高跟鞋一脱,说道:“你现在马上带我去,不然以后我所有的通告都不出席了!”

    何玉佩知道周年一定会带自己去,可是一着急就威胁了起来。

    周年还没见过何玉佩如此气势汹汹,知道她肯定遇到了事情,不过要赶过去也不是急在一时。

    周年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的鞋子,蹲在何玉佩身边说道:“你别急,等我们上完这个通告再陪你去,好吗?”

    不得不承认,周年是一个让人能够在火急火燎的时候,忽然平静下来。既然都已经等了那么久,在等等又何妨!

    何玉佩让周年替自己穿上了高跟鞋,若是放在古代,岂有男子替女子穿鞋的道理。

    何玉佩不禁有些羞涩,心里也有了异样,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都已经过了一千年,而自己还在纠结一段错误的感情,或者说连情郎都不知道今世落了哪一界,而自己却还在和自己的情敌要死要活。

    “我们去上通告吧!”

    周年很自然的扶着了何玉佩,将她扶到了录制棚里。

    何玉佩回头看了眼周年,眼里尽显平静,或者只要一瞬间,所有的恩怨都可以化作往事,既然变成了往事那么久让他随风去吧。

    周年站在摄像头后面,眼里的何玉佩露着有个性的清纯气质,像一只蓝色精灵。

    葛雷和文咏衫赶到了随心茶庄,随心茶庄的生意明显已经好了很多,很多客人都是冲着这里优雅和别致的环境特意赶了过来。

    “白姐姐对不起!”文咏妃将白画拉到一旁,一副自首的样子说道:“我要给你带来麻烦了,我也不是故意的。”

    白画见识了文咏衫情绪无常的样子,小心应对的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恐怕何玉佩得找过来了!”

    文咏衫正想解释,忽然听到茶厅里一阵骚动。

    “何玉佩,何玉佩!”茶厅里传来大家的呼喊声。

    “糟糕!”

    文咏衫心里高兴着,脸上却表现出很糟糕的样子,跟着白画迎出来一看。

    何玉佩穿着米色大衣,身边跟着她的经纪人,看着也没有情绪太过激动,倒像是随心茶庄请来的明星。

    文咏衫走到何玉佩身边,说道:“师傅,你来了!”

    见何玉佩只是眼睛打量着白画,却没有付诸实践打斗的行动,并估计着是撕不起来了。

    何玉佩既然已经是明显,那她自然要注意一些形象,更不敢随意得罪大家。

    文咏衫拉着何玉佩的手,往舞台上面又去,又借过了歌手手上的话筒。

    “何玉佩小姐的到来大家似乎很高兴,我告诉大家一个秘密,何玉佩是我的好闺蜜,我曾经开玩笑说要拜她为师,所以她也是我的师傅!”

    “大家好…”何玉佩也配合的大着招呼。

    文咏衫又开玩笑的说道:“既然大家已经知道了这个天大的秘密,那么我就很抱歉的告诉大家,今天我师傅可是以私人的名义来看我的,谢谢厚爱,请大家慢慢品茶!”

    说完把话筒又交给了歌手,拉着何玉佩从后台绕到了二楼的包间。

    何玉佩只觉得文咏衫是个机灵鬼,而白画和葛雷见文咏衫用这样的方式阻止何玉佩在茶厅有所动作,不得不佩服。

    周年对这一幕看的云里雾里,跟着白画和葛雷也上了二楼的包间。

    “我们终于又见面了!”何玉佩盯着白画说道:“你确实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

    白画记忆里的何玉佩就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一点也不像现在,反而倒像少女一样。听她这样一说,白画倒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自己的无意伤害了她。

    “对不起!”白画诚心的说道。

    何玉佩浅浅一笑,说道:“曾经我想过千百次见到你的场景,我甚至想过是先毁了你的容貌再结束了你的性命,还是先结束你的性命再毁了你的容貌。”

    周年原本以为这是一段寻亲之旅,哪里想到竟然是敌人,在一旁听的心惊胆战,提醒道:“杀人可是犯法的,冷静冷静…”

    葛雷见何玉佩和白画的状态,忽然觉得自己想多了,顿时轻松下来,拍了拍周年的肩膀说道:“兄弟,来,我们喝茶!”

    何玉佩到来并不是为了寻仇,也没有打算拼个你死我活,只是时隔千年的恩怨总该做个了解。

    “以后我们就不再是仇人!”

    何玉佩主动伸出了手,白画没有犹豫的也伸手和何玉佩握了握,两人相视一笑。

    这一握笑,就这样轻易的化解了一段千年的恩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