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躲入天陨教
    车子停在了山脚下,秦浩缓缓睁开了眼睛,只是脑袋里还是一片混沌,在秦勿念的搀扶下下了车,只觉得天旋地转,全身疼痛。

    “这是哪里!”秦浩吃力的问道。

    葛雷从一大堆的药品里拿出了一片药让秦浩吞了下去,说道:“一会我再给你输消炎的药!”

    见秦勿念和秦浩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像是鼓足了勇气说道:“这里面是一个教会的基地,叫天陨教!”

    有关天陨教,秦浩不知,但是秦勿念却早有耳闻。

    听说天陨教的人整日神神秘秘,一心想着修炼法力,这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一个很不靠谱,教化人心的邪教。

    秦勿念不屑的说道:“愚蠢,居然有人加入这种教会!”

    葛雷听后表情很不自然,吞吞吐吐的说道:“三叔,我想告诉你的是,我现在是天陨教的教主,这其中的缘由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的清楚。”

    秦勿念一听这还了得,自己一心要找的丐帮帮主继承人,居然成了邪教的教主!

    “你怎么能这样做,你是丐帮的后代,你是要做丐帮的帮主的!”秦勿念说的气急败坏,甚至动手想拉葛雷离开。“我们走,以后你不许再和这个邪教有来往,就让他们自生自灭!”

    葛雷很尴尬,想起前前后后糊里糊涂坐上教主的位置,也觉得不可置信。只说道:“三叔,我现在不能丢下他们不管,这些教徒原本就都是些孤儿,就是因为缺少关怀才会容易精神寄托在这个邪教上,这其中很多人精神处于极端的状态,我不能一走了之。”

    秦浩吃了葛雷给的药疼痛缓解了很多,在旁边也劝慰道:“爸,我看堂哥说的没有错,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再说了,堂哥在坐上教主之位的时候,大概也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秦勿念听秦浩也这么说,叹口气说道:“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了,事情已经这样,我又有什么好说的!”

    葛雷向秦浩投去感激的目光,又对秦勿念说道:“我答应三叔,我一定会重新夺回帮主之位,替我爸妈报仇!”

    葛雷已经做出了保证,秦勿念也不好再做指责,只说道:“你想让我们也加入天陨教?”

    “三叔是明白人,肯定不会愿意加入天陨教!”葛雷又解释说道:“三叔和堂弟为了我得罪了丐帮,只怕丐帮现在已经下了密令,让四下散出去的弟子寻找你们。”

    秦浩被刚才跳窗的一幕吓的不浅,想到要被丐帮追杀不由直发哆嗦,说道:“他们一定会找我们的!”

    “我不能让他们找到你们!”葛雷说道:“你们看这里四处环山,又有谁能想到,在这山里面竟然会藏有一个教会。所以,你们只要呆在这里,任他们再大本事也找不到你们!”

    “我们要躲到什么时候!”秦勿念虽然沉着脸,不过从这话里也听的出来,已经默认了要躲在这里的事实。

    “这只是暂时的!”葛雷说着朝山上走去。

    秦勿念和秦浩跟着葛雷下了地宫,又绕过了几条地道,进入了地宫的大厅。

    教徒们盘腿坐在地上,双手自然的搭在膝盖上,听到有脚步声这才睁开了眼睛。

    教徒们一见是葛雷纷纷起身,又下跪道:“见过葛教主!”

    齐刷刷的百来人,都穿着黑袍朝葛雷下跪,这阵势把秦勿念父子惊到了。

    在这现代化的社会,就连丐帮都已经不行跪拜之礼,弟子和教主长老之间,也都是按照公司管理制度行事,没想到天陨教竟然还会如此。

    葛雷接受过几次跪拜,也淡定了许多,缓缓走向石台。

    秦勿念父子跟在身后不知所措,又见每个教徒都盯着自己,更是心里发慌。

    “大家起来吧!”葛雷示意教徒们起身,眼睛越过教徒们的一脸,一看,教徒们脸上都有了血色,也不像之前惨白。

    教徒们起身,默不作声,不过从表情可以看出对秦勿念父子怀有好奇。

    “我给大家介绍下,这两位是丐帮的弟子,和我有些源缘,现在他们被丐帮为非作歹的帮主追杀,所以想让他们在这里暂时躲避。”

    葛雷的话刚说完,教会里一片哗然。

    其中一个教徒说道:“葛教主,于法进入丐帮做卧底,他们两个会不是也是丐帮的卧底?他们这是苦肉计!”

    接着所有教徒都附和着说道:“苦肉计,都是苦肉计!”

    秦勿念倒不介意教徒们反对自己留下来,不过听说丐帮竟然被葛雷安排了卧底,顿时心里很不舒服。

    “你们有卧底在丐帮,是你安排的?”秦勿念面色难堪的问葛雷。

    站在一百多人面前,面对秦勿念的质疑,刚要解释,哪知被秦浩抬手就要打向自己。

    秦浩身子虚弱,一拳打出去毫无力气,秦勿念被葛雷轻易躲了过去。

    “你这个伪君子,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亏我爸爸一把年纪了,挨了毒打也没有供出你!”秦浩说着情绪激动。

    教徒们见教主居然在受欺负,也不管准备冲上去抓住这两个胆大妄为的人。

    秦勿念担心儿子吃亏,挡在了前面。

    葛雷眼看要乱成一团,厉声道:“都给我住手!”

    教徒们听葛雷这么一声,镇的也都站在原地不再动弹。

    “这中间有些误会!”葛雷又转身对秦勿念父子歉意道:“我在没有告诉你们的情况下,让人混进丐帮是我不对,是我对不起你们!”

    葛雷明白,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自己对这对父子曾经确实有过怀疑,既然有过怀疑也就不想强行解释。

    秦勿念把前后的事情一想,也就能理解葛雷的做法,毕竟二十多年不知道自己的出身,忽然被告知这么神秘的身份,放在任何人的身上都会有所怀疑。

    “算了,你既然这样做一定就有这样做的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