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酒桌
    刘警官看了葛雷画的画像,其中有一个女孩特别的眼熟悉,可是一时间又想不起。

    饭桌上,文咏衫又说了好些感激的话,刘警官猛然间发现她和画像上的人神韵很像,可是对比起来又不像,一时间也有些迷糊。

    又想着,或者画像上的根本不是文二小姐,而是文大小姐。

    刘警官喝了酒,情绪也变得低落起来,自己又自行喝了杯酒,说道:“我真没用,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办下一件大案,说起来惭愧!”刘警官说着紧接着又喝了一杯酒。

    葛雷不喝酒,可是听说酒能接千愁,而自己近日的愁确实太多了。于是倒了杯酒,和刘警官碰了杯,说道:“来,我陪你喝一杯!”

    白酒下肚,醇香留齿,是乎并没有传说中的难喝,葛雷不禁又倒了杯酒。

    刘警官已经微醉,拿着酒杯晃了晃说道:“惭愧啊,几个月了,那个惨案还没有破。”

    文咏衫警觉的问道:“什么惨案?”

    “就是在河边被杀的妇人,太惨了。”刘警官说着又看了看文咏衫,脑子里出现很多重影的画像。嘴里说着:“奇怪了,这真是奇怪了!”

    一说到湖边妇人被杀的惨案,文咏衫心里一阵难受,她记得妇人被杀之前曾经来文府找过自己,让自己还她的女儿。

    为什么会这样!文咏衫只觉得心口一阵绞痛,一桌子的菜再也吃不下去,放了筷子,发呆一般。

    刘警官忽然一拍大腿,含糊的道:“我刚才还以为葛雷房间里的画像是文大小姐,我现在想起来了,那个女生是被害妇人的女儿,我曾经在她的房间里查看的时候,看到过她的照片。”

    葛雷沉浸在酒香里,一不小心就喝多了,以至于是头脑发昏,胃里倒腾,可是听了刘警官的话,打了个激灵脑子瞬间清醒过来。

    关于被害妇人和侵入文咏衫梦里,渐渐改变文咏衫的女生让葛雷也很好奇。

    刘警官借着酒胆又上下打量了文咏衫,说道:“奇怪了,为什么文二小姐和被害人的女儿很像,真是奇怪。”

    文老爷听后,给刘警官倒了杯醒酒茶,转移话题的说道:“刘警官,你喝多了,葛被茶!”

    既然文老爷这样说了,刘警官也不好再多嘴,不过推开了文老爷的茶说道:“没事,醉了还得让它慢慢的醒,这样才没有白喝了这么好的酒!”

    葛雷迷离着眼睛,在旁边暗自观察着文老爷和文咏衫的表情。

    从刘警官提起被杀的妇人,文咏衫的情绪难以掩饰的难受,就连面上客气的笑容也消失不见。这又让葛雷想起刚案发时,文咏衫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

    而文老爷似乎并不想提起有关被害妇人的任何事,而是有意无意的回避参与。

    葛雷对换血液一事一直存有疑问,换句话说,对血液的来源存有疑问,而这只有文老爷才会知道。

    “爷爷…”葛雷刚想问,转而看到旁边一直在埋怨自己不会办案的刘警官,到嘴的话又话锋一转,说道:“爷爷把酒递给我!”

    文老爷看着葛雷一脸的红并没有把酒递过去,说道:“小雷,这酒可不能贪杯,喝了恰到好处才好!”

    旁边的刘警官像是从这句话你受了启发一样,忽的站起来,嘴里嘟嚷着说道:“我得回去了,我不能再贪杯了…我是警察!”刘警官说完,晃晃悠悠的朝门口走去。

    “衫儿,叫小赵赶来送他回去!”文老爷对文咏衫说着。

    文咏衫答应着起身,看着这满身酒味的男人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还好,云姨走了过来,扶起了刘警官,三人出了门。

    文咏衫的电话才拨出去没一会,只见司机火速的把车开了过来。

    刘警官已经迷迷糊糊,被云姨扶着刚要上车,回头看到文咏衫,突然声泪俱下的跪倒下来。

    “对不住了,我还没有找到凶手,还不能替你母亲找到凶手。”刘警官说着抓着文咏衫的角,竟然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原来刘警官醉的太过厉害,已经完全把文咏衫当做是被害人的女儿。

    文咏衫被刘警官的情绪感染到了,竟然也当真是受害人的女人,面色悲伤,脚用力一抽,把刘警官带倒在地,毫不客气的骂道:“废物,你到现在还破不了案,你说你有什么用,你就是酒囊饭袋。”

    文咏衫的话让摔倒趴在地上的刘警官,受了刺激,突的爬起来,也不坐司机的车了,往前面一顿猛跑。

    云姨对文咏衫这样也看呆了,在云姨的印象中,文咏衫一直乖巧懂事,也只有和文老爷置气的那段时间里没有分寸,哪里曾对外人这样没有礼数,更何况还有点无礼。

    “二小姐!”云姨唤了声,见文咏衫眼里似乎看不到自己一样,又唤了一声:“二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文咏衫感觉到耳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这才慢慢的清晰的看到云姨,看到自己站在文府的面前,知道自己的身份是文二小姐。

    云姨见文咏衫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又语重深长的说道:“二小姐,你可别怪我多嘴, 人家刘警官喝醉了,你怎么还拿人家来刷了,这醉醺醺的,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事!”

    文咏衫这才反应过来,朝看懵了的司机说道:“赵叔,麻烦你跟上去,把他安全送到家吧!”

    文咏衫刚说完,司机开着车窜的一下追了上去。

    两人再进到文府内,只见葛雷已经爬在桌子上睡了起来,二文老爷已经坐回到了沙发上。

    至从文咏衫道了歉,文老爷就当文咏衫和之前一样,又变回到了那个单纯粘着自己的孙女。

    “衫儿你过来!”文老爷朝文咏衫招了手。

    或者被感染了情绪,文咏衫看着爷爷,心里很不是滋味,甚至有种不能磨灭的仇恨。

    文咏衫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只冷冷说道:“爷爷,我不舒服,先上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