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法力
    刘警官对文老爷确实起了怀疑,不过也没能问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悻悻离开,司机小赵想要追出去想要送送也断然拒绝。

    刘警官这是发了恨,决心了一定要破一件大案子,而这件大案子就是妇人被杀的案子!

    不管是否有多少线索,总之,刘警官充满了斗志,大有不破案不足以立信的样子。

    一大清早,葛雷腰酸脖子酸的醒过来,头疼欲裂,连懒腰都懒得伸。

    云姨见葛雷下了楼梯说道:“你可算起来了,我去给你煮早餐!”

    葛雷抬头见天气挺好,阳光暖和的晒了进来,一看也并不早了,于是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发现已近午时,于是说道:“云姨,我一会吃早餐,您别煮了。”

    云姨听了,嘴里念叨着:“一个起的太早不吃早餐,一个起的太晚不吃早餐,你们两还真是登对。”

    葛雷一听这话就知道云姨说的是文咏衫,并走到云姨旁边,说道:“云姨,辛苦您白忙了!”

    云姨一听,摆摆手说道:“没事,我忙忙有什么关系!”又担心的说道:“这一放长假你们两个就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一大早上的,二小姐又去了哪里!”

    葛雷也觉得奇怪,文咏衫之前做什么事情都得拉着自己,而现在竟然不声不响的单独行动。

    不过为了安慰云姨只说道:“没事的,她可能就是出去散散步!”

    云姨没好气的说道:“散步哪用的着开车!二小姐一大早上就开了车出去。”云姨又担心道:“二小姐没告诉你吗?”

    葛雷可不想让云姨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摆设,随口说着:“知道!”可是心里也疑惑。

    葛雷给文咏衫拨了电话,然而,电话并没有接通,不免也担心起来。

    文咏衫潜在的恨意,经过刘警官这么一说,全部涌了出来,再加上身上黑石的力量,把这份恨意升华到不可磨合,整个人更加的冷漠和决绝。

    文咏衫一大早上出了门,开着车赶到到了临市,到了和何玉佩约好的地方。

    撩开窗帘,见何玉佩正熟练的喝着咖啡,已然是一个现代懂得享受的女子。

    “师傅,看来你过的确实挺好!”文咏衫说着在何玉佩的身边坐下。

    何玉佩很不喜欢被威胁的感觉,要不是以为动用法力会受到惩罚,那么早就用法力给这个不知好歹的文咏衫颜色看了。

    何玉佩怒目说道:“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很简单,把你的法力穿给我!”文咏衫毫不示弱的盯着何玉佩,又诡异一笑说道:“我是你的徒儿,你不应该吧你的法力都传给我吗?”

    “休想!”何玉佩低沉的说着,喝了口咖啡,问道:“难道你是妖精?你想学了法力去害人?”

    文咏衫听后一口咖啡差点喷了出来,不过看着她认真的样子也不像是开玩笑,试探的说道:“我是妖精?你听谁说的?”

    何玉佩义正言辞的说道:“现代社会,妖精化做人型和人生活在一起,彼此都不能再用法力,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看你执意要学法力,一定是没有被完全教化的妖精!”

    何玉佩的说法就像是童话故事一样,里面有千万妖精闯入人间,最后经过种种,结局就是大家和平相处!

    这亏得知道何玉佩是千年之前的人,否则一定会被当做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人。

    不过看样子,何玉佩对这个故事是认真的,既然这样,文咏衫故意说道:“师傅,既然你知道了我是妖精,你不觉得应该要度化我吗?”

    何玉佩一听觉得奇怪,问道:“什么度化?”

    文咏衫叹口气,说道:“我就是因为修炼不够,还不能为人,但是我强行为人,才会导致随时都有可能烟消云散,所以我必须要体内有高强的法力镇住我的妖魂。”

    这话要是骗三岁小孩估计也不能够信,可是何玉佩明显当了真,又喝了一口咖啡,表情凝重,若有所思的说道:“你真的不是为了害人?”

    文咏衫听这口试气似乎能骗到何玉佩,立刻收起自己厉害的样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说道:“我在妖界无依无靠,常常受到欺负,所以才会修行再还没到达级别的时候强行化身成人,师傅,你要是不帮我,恐怕真的要烟飞烟灭了!”

    文咏衫的样子让何玉佩确实于心不忍,而自己能够再苏醒过来,也全靠文咏衫发现了自己,开启了洞口打破封印,才能让活在现代。

    何玉佩觉得既然人妖和平共处,而且共同达成协议不能再用法力,那么自己留着法力也没什么用,倒不如给了文咏衫,当做是报答她相遇之恩。

    文咏衫拉了拉何玉佩的手,讨好的说道:“师傅,徒弟求你了!”

    何玉佩到底心软了,说道:“传给你也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无论如何不能伤害无辜!”

    文咏衫想都没想连连答应着,又问道:“难道我们就在这里?”

    何玉佩拉紧了帘子,双腿盘在了短沙发上,坐直了身子,说道:“修炼的最高的境界就是不收外界影响,无论是哪里,心都要保持心平气和。”

    文咏衫听后也学着何玉佩把双脚盘了上去,想要心平气和,可是内心里装满了仇恨。

    何玉佩见文咏衫表面静如水,也就没有多想,食指朝文咏衫一点,只见一道黑光源源不断输入体内。

    文咏衫只觉得全身像是充满了力量,整个人因为忽然注入的法力而浮了起来,大有飘飘欲仙的感觉。

    过了一会,文咏衫感觉自己慢慢往下沉,而体内如排山倒海,似乎这些法力在寻找合适的相处方式一样。

    文咏衫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双眼闪了红光,很快又恢复正常。再看何玉佩,累的几乎虚脱,额头冒汗的盘腿坐着。

    “师傅,谢谢!”文咏衫的语气冷淡了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