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妖精
    文咏衫得到了法力,自然觉得自己不可一世。学着何玉佩的样子,心有所念,对着水果盘指示,只见水果在空中旋转,如同风铃。

    文咏衫在服务员撩开窗帘的瞬间,收了法力,水果纷纷落入果盘。可是服务员隐约看到水果从空中往下落的场景,觉得太不可思议,擦了擦眼睛,这才把榴莲酥摆上了桌。

    等到服务员退出,何玉佩放下盘着的双脚,抽了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只觉得失去法力的身子,忽然变的沉重一些。

    何玉佩见文咏衫用了法力,警惕的左右看看说道:“你怎么用了法力?你就不怕被上帝惩罚?”

    文咏衫见自己能正常使用法力了,对何玉佩更加没有了顾忌,嘲笑的说道:“师傅,您是活在童话里吗,您知道什么叫童话吗?”

    何玉佩一听文咏衫这话,并觉得有些不对劲,追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不是妖精?你刚才的话是骗我的?”

    文咏衫半捂着嘴巴笑了起来,朝门帘外招呼过来了服务员,对服务员说道:“看到这是谁没?”

    服务员出于礼貌服务,刚才并没有认真盯着顾客看,听文咏衫这么一说,一看,抑制不住的兴奋。

    “你认出了吧?这就是以后的大明星何玉佩小姐,她说这里有妖精,你们这里有妖精吗?”文咏衫说着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何玉佩感觉到了,文咏衫这是在拿自己开刷,再看服务员正欢喜的看向自己,又不能发作,勉强的礼貌性微笑,拿起搭在沙发上的围巾,重新裹住了脸。

    服务员几乎忘记了文咏衫刚才所说的话,手足无措的让到一边,不舍的目送何玉佩离开。

    文咏衫把何玉佩气走了,自己之前低三下四的气也就顺了,从包里拿了一把前往桌子上一放,说道:“结账!”

    何玉佩感觉到自己被文咏衫给耍了,心情非常的烦躁,坐进车里,五指撑开想要置出法力,却发现车窗没有任何反应。

    “怎么了?”周年坐在驾驶位置上,见何玉佩发着脾气,问道:“是不是那个文二小姐欺负你了?我去找她!”

    周年说着就要开了车门走下去,被文咏衫拉住,赶快说道:“不是的,不关她的事!”

    何玉佩感觉到了文咏衫身上透出的杀气,而且自己之前修炼的法力已经到了八成,这都传给了文咏衫,如果要是让周年得罪了文咏衫,只怕会让周年吃了大亏。

    “那你为什么生气?”你看看你,周年学着何玉佩的样子,手掌撑开,手指一绕说道:“你这还不是抓狂?”

    这虽然好像,不过何玉佩实在笑不起来,板着个脸问道:“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妖精?”

    周年被何玉佩这么一问,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又觉得这真是一个傻的可爱的女生。

    “你不会真的相信了这世界上有妖精吧?”周年朝何玉佩眨巴着眼睛,又说道:“我一会去给你买本童话故事,给你恶补一下遗失的童年故事!”

    何玉佩一肚子火气,想着要是这个时候自己还有法力,一定要将这个谎话大王拍出车窗外。无奈自己的法力全部传给了文咏衫,于是即使使出吃奶的力气,也只是把周年的身子稍稍推歪了一下。

    “大骗子,现在的人都是骗子!”何玉佩说着又用力推了周年一把。

    闹了一会,周年有些着急了,一把抓住何玉佩的手说道:“玉佩,你冷静一点,你可是要做大明星的,身边随时都有眼睛看着你看呢,别让那些耍坏心眼的人有机会胡编乱造!”

    何玉佩还在气头上,随口说道:“我不管,爱怎么胡编乱造就怎么胡编乱造!”

    周年警觉的拉起了车帘,说道:“何玉佩小姐,我们现在的状态很好,正在往大红大紫的方向发展,我们不能放弃!”周年见何玉佩没什么反应,又继续说道:“你想想如果我们不做明星了,我们还能做什么,也许就要风餐露宿了!”

    何玉佩从千年前莫名其妙的来到了现代,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就能自己防身的法力也没了,如果连演员也不做了,那么自己确实不知道如何适应现代的社会。

    何玉佩松开了周年的手,霸气的说道:“既然怕别人看到影响不好,那为什么还不开车!”

    “好呢,得令!”周年见何玉佩不再闹脾气,就像是拨开乌云见了晴天,吹起了口哨,往前开去。

    葛雷出门正想去找何士东,总觉得自己上次没有发挥好,如果能再机灵一些,或者就能替师傅报仇了。

    葛雷一开门,文咏衫正好推门进来。

    “你去哪里了?”葛雷没好气的直接问道。

    文咏衫轻声说道:“出去散了会心!”

    文咏衫知道自己的法力想要再增强,还是必须凑齐五块黑石。在黑石还没有凑齐的时候,自己还必须假装做一个温顺懂事的未婚妻。

    葛雷对文咏衫没有怀疑,或者说认为对一个弱女子没有什么好怀疑的。于是说道:“你下次散心可以叫我一起去,变态的杀人凶手还没有找到,你最好不要一个人单独行动。”

    不能否认,葛雷从一个有些小坏花心的男生慢慢转变成一个懂得体贴的暖男。可是,文咏衫害怕再看到葛雷葛别的女生牵扯不清,而且,既然要全心身修炼黑石,那么倒不如戒了感情。

    “好,下次我会叫你陪我,不过下次你可不能再喝醉了!”文咏衫说着嘟嚷了嘴,说道:“你昨晚一喝醉,趁的跟头猪一样,我和云姨好不容易才把你送到房间!”

    葛雷想着自己昨日喝醉了一副窘迫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说道:“谢谢你照顾我!”

    文咏衫娇羞一笑,说道:“谁让我是你的未婚妻呢!”说完小跑着进了客厅,见爷爷坐在沙发上,又不好意思的喊道:“爷爷!”扭头上了阁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