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掩盖
    葛雷看了冰柜里大量的血液和大木箱里的一套用具,不寒而栗,一直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知道是该报警还是假装不知,或者直接问清楚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然而文咏衫和文老爷从商量给天陨教费用的事情之后,又认真的讨论如何将文氏集团的股份拿回。

    葛雷见文咏衫难得和爷爷这么默契的聊天,也不想破坏他们的气氛。于是早餐之后决定默默的出去散会步,想着等到散步回来,先向爷爷问清楚情况,再决定是否报警。

    葛雷走着走着,忽然发现走到了湖边,那个案发的地点!

    葛雷一个激灵,忽然回想着被害妇人的样子。

    妇人在被害之前曾在文府门前大喊还她女儿,可是之后对文咏衫似乎并没有恶意。而文咏衫脑子里一直出现一个女孩,甚至那个女孩潜意识里想要霸占文咏衫的思维,让文咏衫具有强烈被抽干血液被杀的感觉。而文咏衫确实换了血液,或者就是那个梦里被杀害女孩的血液。

    文咏衫脑子里出现的女孩就是被害妇人的女儿,而没过多久,妇人就遇害了,遇害的地点就在离文府不远的湖边,而文老爷似乎最有嫌疑。

    葛雷总算理明白了其中的关联,想明白之后赶忙朝文府跑去。

    葛雷大口喘着气,顾不上休息一会,也不管坐在沙发上抽着水烟的文老爷,直奔后门。

    葛雷打开被敲坏的门,里面的木箱居然放了一套伐木工具,而冰柜里竟然空无一物,就连房间里散发出淡淡的血腥味也不见了。

    如此这样,葛雷几乎可以肯定文老爷就是杀人凶手!

    葛雷如何也不能想到,看起来慈祥的文老爷居然会是丧心病狂的杀人凶手。

    葛雷拿着手机的手止不住的发抖,他想报警,可是又不忍心看到文老爷年老不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葛雷冲到文老爷面前,指着后门处,气愤到失去了礼教。

    “什么怎么回事?”文老爷撑着拐杖站了起来,又说道:“小雷,你不要冲动,慢慢说!”

    葛雷见文老爷一副死不认账,假装无辜的样子,焦躁的举着手机说道:“爷爷,您别逼我报警!”

    文老爷脸色忽然一沉说道:“报警?报警做什么,你倒是说说清楚?”

    葛雷傻了眼,毕竟工具没了,血液没了,也就是没有了证据,没有了证据警察总不能听自己的一面之词。

    葛雷无力反驳。

    文老爷面部闪过一丝老谋深算的表情,或者说是长期做生意的精明。

    “我会找到证据的!”葛雷不服气的说道,这才发现不见了文咏衫,连忙问道:“咏衫呢,她在哪里!”

    文老爷看着葛雷紧张的样子露出笑意,说道:“你别担心,谁都有可能有事,衫儿绝对不会有事,她只是去文氏集团而已!”

    葛雷一听,并能想象,在文氏集团里,文咏衫和文咏妃一定会掀起一段争斗。

    葛雷不放心,拔腿就往文府外面跑去。

    文咏衫到了文氏集团门口,保安不识相的拦住了她。

    保安上下打量了文咏衫,一副很神气的样子说道:“我们不接待没有预约的陌生人!”

    文咏衫淡定的说道:“你不看新闻?”文咏衫以为保安能认出她来,知道她是媒体眼中的接班人。

    哪知道保安非常理直气壮的说道:“我看啥新闻呢,我就一穷苦百姓,管不了国家大事,也救济不了灾区难民。”

    文咏衫被保安的话给噎住了,也难得再跟他多费口舌,于是手指往地上一点,再往上一扬。

    保安忽然捂住眼睛,痛的哇哇叫,骂道:“这该死的沙子,又没风的,怎么就吹到了眼睛里。”

    文咏衫趁保安揉眼睛的档口,直接走了进去。

    这还是文咏衫第一次来文氏,却也并不觉得陌生,似乎冥冥之中这里就该是自己熟悉的地方。

    文咏衫在前台大美女的指引下,找到了文咏妃的办公室。

    “请进!”文咏妃刚刚说完,抬头一看却是文咏衫,于是故意的说道:“我的好妹妹,你这不会是心疼你姐姐,特意过来想要代我上班的吧?”

    文咏衫也不示弱,在文咏妃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边旋转着椅子说道:“你猜对了,我就是准备来上班的,不过不是因为心疼你,而是想要替代你!”

    文咏妃至从上次被文咏衫设计陷害,引起误会之后,对她并多少有点怵意,总觉得面前这个和自己水火不相容呢妹妹,已经不是那个只会装懂事温顺讨好别人的妹妹!

    “你少做梦,不要以为你靠着媒体,让大家以为你是文氏集团的接班人,你就真的成了接班人!”文咏妃呸的一声说道:“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文咏衫露出冷笑说道:“在我眼里,就没有不可能的事情,我想要得到的一定会得到的!”

    葛雷快马加鞭的赶到文氏集团,保安眼睛红肿起来,眼泪自觉的往下流。

    葛雷虽然心急,却也忍不住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你们老总这么狠,感冒成这样还上班,一会我替你跟你们老总说说。”

    保安自认倒霉,连忙摆手无奈的说道:“多谢你的好意了,我这还真不是感冒,你上去吧!”

    葛雷也就不再纠结保安这眼泪直流的毛病,直接进了文咏妃的办公室,只听到里面话如炮珠不停地遍对方功击。

    文咏衫和文咏妃见葛雷进到了办公室,两人都起身同时拉住葛雷的手臂,一个拉左手,一个拉右手。

    文咏衫瞪了葛雷一眼说道:“你要站在我这一边,把她骗走爷爷的都拿回来!”

    “你敢站在她那一边!”文咏妃换了口气,又说道:“你不要忘记了我是你文姐,我们的情义可不是一两年!”

    葛雷想着文咏妃的所做所为,对她的好感消失了很多,不由挣脱了自己的手,后退一步站到了文咏衫的身后,亦然一副要保护她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