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老爷离世
    葛雷和文老爷之间像是隔了一层纱一样,也不像之前敞亮,呆在文府总觉得别扭,所以时常一个人出去转转,一边散散心,一边想要理清楚接下来怎么办。

    文咏衫的情感战胜了理智,她就是没有办法上自己和杀害了自己的人相处!

    文咏衫脸色越来越难看,趁文府只有自己和文老爷的时候,沉着个脸走了过去,一把夺过文老爷手中的水烟甩到了地面。

    文老爷被文咏衫的这一举动吓到了,他不相信自己宠着长大的孙女,能这样对待自己。

    文老爷痛心的说道:“你是那个女生?”文老爷说完见文咏衫没有否定,想着自己的孙女被控制,一时气愤,举起拐杖打去。

    文咏衫见拐杖就要打到头上,手往上一挡,法力自然使出,只见文老爷的拐杖打在半空中落不下去。

    文老爷受了惊吓一般,以为这是被鬼附了身,说道:“你这不干不净的东西,你快给我出来!”

    文咏衫一听,手臂一甩,只见拐杖从文老爷的头顶飞了出去。

    文咏衫声音变的阴沉,说道:“你杀了我,你这个杀人凶手…我要是还我命来!”

    文咏衫脸型扭曲,样子恐怖,文老爷被吓的血液一下上升,忽的呼吸急促,倒在沙发上。

    文老爷倒下的那一刻,文咏衫脑子里忽然出现小时候,爷爷教自己下跳跳棋的样子。

    “爷爷!”文咏衫恢复了平日的样子,声音也柔和了些,站在原地傻了一样,轻声的叫着:“爷爷!”

    云姨提了一大篮子菜,开门进来,看到文老爷靠在在沙发上,看着不对劲,便把菜篮往地上一丢,边往这边走过来,边说道:“二小姐,你爷爷怎么了!”

    文咏衫这才反应过来,也凑了过去,拉住文老爷的手,哭喊着道:“爷爷,你不要有事!”

    然而,文老爷的意识渐渐模糊,不过在闭上眼睛最后的一刻看到了文咏衫关切自己的样子,这样就很满足了。

    文老爷停止了呼吸,不过脸上却依然挂着微笑。

    “爷爷…”文咏衫大声的喊叫着,可是文老爷却再也没有回应。

    文咏衫由内而外散出了法力,法力震的客厅里的灯光,忽然一亮,又忽然全部爆裂。

    云姨见这场景,忽然一愣,然后握着文老爷的手嚎啕大哭,道:“文老爷,你快醒醒,你看看,老天都不忍心你就这样离开!”

    葛雷还在门口就听到客厅里传来的哭泣声,慌忙开了门,见文咏衫和云姨守着躺在沙发上的文老爷放声痛哭。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葛雷说着,走过去,探了探文老爷的气息,确定文老爷已经离世。

    文咏衫扑到葛雷怀里,这个时候心里的怨恨忽然好像消失了一样,眼前看到的就是那个曾经一心宠爱自己的爷爷。

    文咏衫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对宠爱自己的爷爷,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葛雷我…”文咏衫想要将刚才的事情说出来,可是她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说的清楚,脑子里像是过电影一样,想着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

    葛雷见文咏衫伤心的不能自己,轻声的说着:“没事的,你还有我!”

    葛雷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甚至以为是因为自己拆穿了文老爷的阴暗,所以才会逼的文老爷走了绝路。葛雷心情复杂,一方面觉得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一方面又很难过。

    葛雷注意到旁边的云姨,哭的眼睛红红,几乎趴倒在文老爷的身上,起初葛雷也没有多想,只当这是一个靠保姆对主人多年相处的感情。

    既然文老爷已经离世,关于活人取血的事情,葛雷也就放下了,

    云姨哭了好一会才算平静下来,又给文咏妃去了电话,说道:“大小姐,你爷爷走了,你回来商量后事吧!”

    文咏妃本来在开会,然而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不停地震动,这才出去接了电话,一听到这个消息,想都没有多想,回道:“云姨,你们不会是商量了什么计谋想要骗我回去对付我吧?”

    “你还有没有良知?你爷爷幸幸苦苦把你养大,在你心里你爷爷就是这样一个不堪的人吗,你要是不想回,以后都不要回!”云姨说这砰的一身,把手机掷了出去。

    旁边的葛雷惊到了,文咏衫吓的止住了哭声。

    当然,在电话那头的文咏妃也被吓到了,因为在文咏妃的记忆里,她就不曾记得云姨什么时候发过脾气。

    文咏妃对着手机发了会呆,转身对身边的小秘书说道:“取消会议!”说着奔跑的下了楼。

    文咏妃推开门,眼睛红红的走到文老爷身边,说道:“爷爷,爷爷是我不好,我不再跟您置气了,您别这样吓唬我!”

    文老爷回应的只有渐渐失去温度,渐渐僵硬的身子。

    文咏妃忽然站起来,手指着文咏衫说道:“是你,一定是你阴险的害死了爷爷!”

    “我…我”文咏衫既难过又愧疚,可是又百口莫辩。

    葛雷对文咏妃在文老爷的遗体面前,依然还要和自己亲妹妹吵架的行为非常的反感。并把手足无措的文咏衫拉到自己身后,说道:“文姐,请你不要再无端指责你的妹妹,她是我的未婚妻,你如果再这样别怪我不计情分。”

    “大家都别争了!”云姨的声音似乎一下子就苍老了许多,又说道:“文老爷已经走了,如果你们想要你们的爷爷在地地下能够得到安宁,请你们不要再在这里吵架,要吵就出去吵完再进来!”

    云姨虽然是保姆的身份,不过这么多年,大家都默认了她是家里的亲阿姨一般。

    被云姨这么一吼,文咏妃和葛雷都不再出声。

    文咏妃在文老爷的面前跪下,连连磕了三个响头,说道:“爷爷孙女不孝,让您烦心了,我就在这里送您一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