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假面
    虽说随心茶庄的事情还没想到解决的办法,不过,见到文咏衫有这么大的一个转变内心也十分宽慰。

    文府难得的其乐融融,除了文咏衫自己,其他人都是满怀感动,云姨甚至嘴角带着笑意,擦去了眼角流下的眼泪。

    “开门!”

    门外传来文咏妃一边拍门一边大叫的声音,所有人都停下了筷子。

    云姨起身要去开门,文老爷大叫道:“都不要开门!”

    文老爷对文咏妃真的伤透了心,所以在上次说出要和她断绝关系之后并狠心请了锁匠换了门锁。

    云姨半起的身又坐了下去,很焦虑的看向门口,却又不敢违背文老爷的意思。

    “爷爷,您看您都原谅了我,不如也原谅了姐姐吧!”

    文咏衫求情的说道,见文老爷叹口气不出声,并起身去开门。

    “姐姐!”

    文咏衫怯怯的叫了声,也让了身。

    文咏妃对文咏衫的印象只有一个,那就是装,装好人,装懂事,装单纯,装可爱!

    “呸!”文咏妃狠狠瞪了文咏衫一眼,将手上的报纸往文咏衫怀里一甩说道:“看不出你这么了不起,文氏接班人!”

    只见文咏衫怀里的报纸上写着“文氏集团二小姐,接班人的风范!”

    文咏衫一脸无辜的样子,接过报纸走向餐桌,不好意思的放到文老爷的面前。

    “爷爷,是我不好!”

    文老爷直逼文咏衫,说道:“你少跟我装无辜,我辛辛苦苦经营着文氏,结果你成了文氏的接班人,这是什么意思?”

    葛雷眼睛瞄了下报纸,报纸上配了文咏衫接受采访,光彩夺目的照片。

    “这件事情很突然!”葛雷了解事情的真相,解释的说道:“当时情况有些特殊,所以根本来不及多想。”

    “你不要被她迷惑了!”文咏衫见葛雷一味袒护更加来了气,指着文咏衫说道:“你是不是知道爷爷已经将文氏集团的股份转到了我的名下,所以想利用舆论让我让出位置?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

    文咏衫一个劲的摇头,一脸的无辜,眼神看向葛雷像是求救一样。

    “她是你妹妹,你怎么能这样说她呢!”葛雷说着把文咏衫拉到身后,又说道:“你已经是文氏集团的掌门人,你何必又在乎那些记者怎么写!”

    “我当然在乎!”

    “闭嘴!”

    文咏妃还想继续说下去,被文老爷强行制止了。

    文老爷起身,用手敲了敲报纸说道:“这么写又怎么了?我告诉你,这么写就对了,在我心目中,衫儿就是文氏的接班人!”

    “你终于肯承认了!”文咏妃冷笑着说道:“这就是你嘴里一直说的待我们一样?你从来都没有正式过我的付出,你就是一个冷着血的凶手!”

    文咏妃指责文老爷是凶手,葛雷和云姨以为文咏妃想要对自己有过激的行为而怪到文老爷的头上。

    而文老爷一听,高血压一下升了上去,导致胸闷呼吸困难,身子往后一仰差点摔倒。

    葛雷一步上前扶住文老爷,一边招呼云姨上楼去拿降血压的药,一边把文老爷抱着平放到沙发上。

    按了百合穴,又引导血夜下流,就这样文老爷才缓过劲来,吃了药,喘着粗气从沙发上下来。

    文老爷指着门口大喊:“你给你出去!”

    文咏妃抓住了文老爷的痛脚,本来也没打算说出来,被刚才一激,随口说了出来。

    见文老爷已经这样,到底也是不忍,反正也宣告了自己的主权,并也转身离开。

    文咏衫听了文咏妃的话,文老爷被指成凶手,这么说来自己的梦境并不是空穴来风,而且很明显,文咏妃是知情人。

    文咏衫跟了出去,一出到门口,文咏衫一把拉住文咏妃。

    文咏妃穿着窄群细高跟,被文咏衫这么一拉,差点摔了一跤。

    “你想干嘛!”文咏妃看着文咏衫面露凶相的样子,说道:“你怎么不继续装了,是因为没有观众了?”

    文咏衫用力的掐着文咏衫的手臂,一字一句的说道:“我问你,你刚才说爷爷是凶手是什么意思?”

    文老爷所做所为都是为了文咏衫,对文咏妃来说也许说出真相,远没有让他不知道真相来的痛苦。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你的!”文咏妃说完用力的推了一把文咏妃。

    文咏衫身子往后倒,差点倒到了门上,恰好门开了,刚好靠在了葛雷的胸膛。

    “文姐,你现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葛雷尽量压低了自己的愤怒。

    文咏衫这个时候又变成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我有什么不满意?”文咏妃看戏一样的看着文咏衫说道:“我不满意的多了,我倒想看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文咏妃说完,转身离去。

    “没事了!”

    葛雷扶着文咏衫进了客厅,在文老爷的身边坐下。

    文老爷面色铁青,也不出声,起身准备上楼。云姨上前去扶,被甩开了手。

    “文府这是怎么了!”云姨感声气,看着文老爷颤颤巍巍的上了楼。

    “云姨,爷爷怎么了?”

    葛雷这样一问,云姨两颗眼泪落了下来,说道:“都造了什么孽,大小姐和老爷什么时候才能和好!”

    文咏衫见云姨这个样子,也不落忍,拿了纸巾递过去,轻拥着云姨说道:“以后会好的,您也别操心了!”

    云姨又擦了几次眼泪,转身离开了,又钻进了厨房。

    “葛雷!”文咏衫靠着葛雷胸口,难过的说道:“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是不是我太任性了,我让爷爷生气,我让姐姐不喜欢我,都怪我!”

    文咏衫的自责让葛雷心里也很不好受,当然也让葛雷觉得文咏妃太过小题大做。

    “这不关你的事,你已经很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