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表身份
    葛雷一心想替师傅报仇,脑子一热也顾不上自己的功夫是不是差强人意,更没想到过让会法术的白画替自己轻易的报了仇。

    总之要亲自让这厮受尽了折磨,才算对得起自己死去的师傅。

    可是,葛雷的一脚又踢了空,何士东这老狐狸在拳脚功夫上确实有两下子。

    何士东主动攻击,想要挟持住葛雷抢去黑石。

    正在这时,想起了警声。

    葛雷和何士东透过亭子外的树木,可以看到一辆警车从拱桥上开了过来。警车还没到,白画和许天霸就先赶了过来。

    “是你报的警?”葛雷有些幽怨的看着许天霸。

    许天霸耸耸肩没有否认。

    “是我!”白画说道:“葛雷,你也说过现在是法制社会,你可千万可别冲动做了傻事!”

    看来白画是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社会,也适应了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葛雷当然知道,白画这是为了自己好,也就不再出声。

    何士东拍着手像是看戏一样说道:“你们这双簧戏倒是唱的好,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个金蝉脱壳?”

    “说什么呢你!”许天霸听不过去,说道:“难道我们老大会怕你?还金蝉脱壳我看你现在就是瓮中鳖!”

    刘警察走了过来,皱了皱眉头说道:“怎么又是你们!”又询问道:“是你们报的警?”

    白画指着何士东说道:“就是他三番两次的上我茶庄来闹事,希望警察能帮我把他抓走!”

    警察顺着白画的手指去,看到是何士东,于是走过去,见何士东脸上露出不屑的笑意,顿时感觉自己像是受了侮辱一样,厉声问道:“何局,可是你三番两次的闹事?”

    何士东被刘警官一吼,一脸吃惊的样子,说道:“你是脑子得了病吧?知道我是何局还大声吼,你觉得我会去闹事吗?”

    刘警官像是鼓足了勇气,朝何士东敬了礼说道:“何局我不是看面相的,我是警察,我只会根据事实说话。”刘警官说着又对葛雷问道:“你说说,你有没有看到何局故意闹事?”

    “当然有!”葛雷说道:“而且我还听说何局私下养了打手,你们应该好好查查!”

    像何士东这种人渣,就算警察查不出他杀人的证据,最起码也要查出点污渍让他立马下台。

    葛雷的话让刘警官吃了一惊,说道:“如果真的这样,我一定会查清楚,现在请何局跟我去一趟警察局!”

    何士东指着葛雷吼道:“你给我小心点!”说着又往树叉上面看了看,笔直朝树上跑去,再一个翻身取下了帽子。

    白画见何士东嚣张的样子,悄悄运了法力,在何士东落地之时打中他的膝盖,一滑摔倒在地。

    葛雷奚落的说道:“不是英雄就不要逞英雄!”

    何士东爬起身好不狼狈的样子,恶狠狠的看了看白画。

    刘警官又说道:“你们谁跟着我一起去做笔录!”

    许天霸举手说道:“我去!”

    葛雷和何士东的对决就这样被迫的收了场。

    葛士东找人来保释了自己,出了警局一脸晦气的钻进了车里,许天霸跟在身后,左右看看也上了车。

    刚一上车,葛士东就狠狠地甩了许天霸一个耳光,说道:“你多少岁跟的我?你还不知道我的脾气?我要的东西你必须给我拿回来!”

    许天霸唯唯诺诺的说道:“干爹,是我不对,不过听葛雷说,那两块黑石已经落到了丐帮一个叫秦勿念的人手中。”

    何士东盯着许天霸说道:“你不会认了葛雷当老大,就真的把他当做老大来糊弄我吧?”

    “不会的干爹,你相信我,我不会骗你的!”许天霸连忙解释道:“干爹一路悄悄替我安排,我才会有今天,否则我就活不过十五了!我不会忘记干爹的恩情,又怎么会欺骗师傅!”

    “当真黑石在丐帮手上?”何士东质问道。

    许天霸肯定的说道:“是的,但是这个叫秦勿念的现在不在丐帮,丐帮和天陨教的人都在到处找他!”

    如此,何士东像是有了主意,对许天霸说道:“你下车!”

    何士东靠在车背上,车子呼啸前去。

    文咏衫在宿舍恨的牙痒痒,忽然想到黑石的灵性让他们互相之间能有所感应,于是拿出了自己的三块黑石,往空中一放,三块黑石并旋在空中。

    “如把黑石找出来!”文咏衫一声令下,只见宿舍的门自觉的打开,三块黑齐齐的往外面飞去。文咏衫又说道:“去白画宿舍!”

    三块黑石进了白画的宿舍,上飞下窜最后一无所获。

    “奇怪了!”文咏衫说着伸手将黑石手回了手中。

    葛雷担心文咏衫,于是并往宿舍赶来,见文咏衫站在走廊发呆。

    “怎么了?”

    文咏衫听到葛雷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将手中的黑石藏到了身后,柔弱的说道:“我刚准备下去找你们,可是好像忘记拿东西了!”文咏衫故意气馁的说道:“我忘记拿手机了,我现在去拿,你在这里等我吧!”

    文咏衫将手藏在身后,小心得走近宿舍,将黑石塞到床底下,拿了床头上的手机往外面走去。

    “你真的没事了?”葛雷关切的问道。

    文咏衫露出八颗牙齿,僵硬的微笑道:“你看,我还能服务!”

    葛雷拗不过文咏衫,并由着她去了。

    白画见文咏衫一副清纯无辜的样子,心里咯噔一下,这无疑在身边埋下了一颗定时zhadan,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把自己和别人给炸的个粉碎。

    文咏衫乖巧的说道:“白姐姐,有什么要我做的你尽管吩咐!”

    白画冷冷的说道:“你去后台,安排节目!”

    文咏衫欣然接受。

    舞台上唱起了《互表身世》期期艾艾。

    葛雷小心翼翼的问道:“白姐姐,你对咏衫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白画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说道:“听戏吧,这是一出很不错的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