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杀人凶手
    “有人吗?”刘警官按了按文府的门铃,许久没有得到回应,这才又大声的喊道:“开门,有人吗!”

    又隔了好一会,门开了,云姨情绪低落的问道:“有什么事吗刘警官?”

    刘警官至从怀疑文老爷和妇人被害的案子有关之后,并重新调出了档案,又仔细查看了一番,这才又到了文府,想多了解一些情况。

    “文老爷呢?”刘警官刚问完就看到了客厅的一侧设了案台,上面摆放着文老爷的黑白照片,有些不敢相信的又问道:“文老爷他…”

    “他走了!”云姨干脆的说道:“脑出血,忽然就离开了!”

    刘警官没有想到会这样,说道:“人世无常…节哀顺变!”

    刘警官原本怀疑文老爷是凶手,结果文老爷却离开了人世,不过,虽然人已经离世,但是也不能否认文老爷可能就是凶手。

    刘警官想要搞清楚这个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说道:“我想在文府到处看看!”

    云姨生气道:“人都不在了,你还看什么看,不要以为你是警察就可以随便搜查。”

    刘警官一听云姨的口气也强硬了起来,说道:“如果你想要搜查令,我现在可以打电话让我有同事申请搜查令送过来。”

    云姨知道阻止不了,又带着哭声说道:“老爷你看看你说的好警察,在你刚走就来搜你的家!”

    刘警官也顾不得安抚云姨,自己则凭着自己的感觉一间一间的查看起来。

    云姨见自己的哭声也不能阻止刘警官,这才跟在身后,不断地提醒道:“小心,不要碰坏了东西,这个是老爷最爱的收藏品!”

    刘警官从二楼每个房间都查看了个遍,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是却在一楼厨房旁边的房间里闻到淡淡的臭味。

    “这个房间是谁住?”刘警官问道。

    “是我!”云姨说着又问道:“你不会是怀疑我吧?”

    刘警官根本也没有将看起来就是个小老太的云姨当做是怀疑的对象,不过嘴上说道:“在案子还没有被破之前,谁都有可能是嫌疑人!”刘警官说着又问道:“你房间里面放了什么?为什么会有股腐臭的味道?”

    云姨指指房间,说着:“你看,这还能放什么?他们都不回来,就我一个人住在文府,也不要伺候人了,人也懒了,大概放了什么东西放臭了!”

    “哦,是吗!”刘警官说着朝冰柜走去,一边打开,一边说道:“你房间怎么放了个大冰柜?”

    云姨支支吾吾的说道:“这个冰柜厨房放不下了,我就搬到我的屋子里来了。”

    刘警官掀开盖着的白布,正要打开,忽然后脑被打了一棍子,顿时晕倒了过去。

    原来云姨悄悄的从柜子里拿出了拐杖,趁刘警官一不注意,一棍子就打了下去。

    云姨见刘警官昏倒了过去,再拿出了滑板,一下子消失在文府里面。

    刘警官过了好一会行了过来,一摸后脑勺,后脑勺上全是变得粘稠的血。立刻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夺门出去一看,门外早已经无影无踪。

    刘警官回到云姨房间,打开冰柜,顿时呕吐起来!

    冰柜里豁然露出一双手,和一颗有些腐烂的心脏,另外并是一袋子像皮肤组织的东西。

    很显然,这又是一个案发现场!

    刘警官赶紧调来了一个小组对现场进行取证。

    法医从这双手上确定了死者是一个不满30的年纪女性,又验出这双手的血液在死前被抽干,然而其他的却一无所知。

    刘警官千算万像,也没有想到凶手居然是一个看起来没有缚鸡之力的小老太。

    茶厅里坐满了小资白领,端茶正坐的看着舞台上的表演,没有了喧闹,也没有了猥琐调戏,这看起来和白画当初想象的茶厅几乎一样。

    “刘警官你好!”白画见刘警官走了进来,迎客上去,问道:“是有关何士东闹事的事情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刘警官满脑子都是冰柜里那双僵硬惨白像鸡爪一样伸着的手,眼神扫视着茶厅内,说道:“不是,我来找文二小姐,还请你请她出来!”

    白画一听是来找文咏衫的,立刻让身边的服务人员去请。

    不一会,文咏衫从后台走了出来,疑惑的看着刘警官说道:“是找我?”

    刘警官说道:“文府内发现了一具残尸,几乎可以确定是你们文府的保姆,也就是云姨就是凶手!”

    “什么?”文咏衫几乎尖叫起来!

    正在随手收拾桌子的葛雷听到尖叫声,回头一看,见刘警官正在说着什么,而所有的茶客也都回头朝那边看去。

    葛雷走过去,说道:“刘警官,如果有什么需要询问的,请到里面去说,不要影响了这里的客人!”

    刘警官变得很没耐心,大声说道:“文府发生了命案,你还要我注意场合?”

    “什么命案?”葛雷也是下了一跳,转身文咏衫。

    文咏衫被刘警官的话惊到了,惊恐的说道:“他说,他说云姨是杀人凶手!”

    葛雷想起发现文老爷活人取血的时候,并怀疑云姨是帮手,这样看来似乎认证了自己的猜测。

    “被害的人是谁?”葛雷有种隐隐不安,急忙问道。

    “其他的事情暂无奉告,我现在有话要问文二小姐文咏衫!”刘警官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想搭理葛雷,转过身对文咏衫说道:“我现在想要跟你了解有关云姨的所有信息,希望你能配合,并且如实相告!”

    “这恐怕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的清楚,我有还是找个地方坐下来说!”文咏衫说着将刘警官引领到包间里面。

    白画听的目瞪口呆,没想到现代人还是那么野蛮,居然会残杀自己的同类。更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凶手竟然是看起来一点也不野蛮的保姆。

    葛雷和白画对云姨的有关事情也很好奇,并跟着进了包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