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痴情梦
    既然已经发现了地道,当然就要弄个明白。

    地道里面几乎有一人高,葛雷走在前面,文咏衫和白画跟在后面,三人半弯着腰身子往前倾,互相拉着向前面走去。

    走了个把小时,终于出了地道,抬头一看这里是一间隔成仅有出口的屋子!

    文咏衫迫不及待的打开房门,只见这里像是一间新婚一样。

    摆台的照片上,穿着婚纱的新娘看起来很眼熟,旁边有些不太和谐的新郎看着也很眼熟。

    文咏衫焕然大悟说道:“那女生是云姨年轻时候的样子,那男生是爷爷年轻的时候,不过…”文咏衫走过去摸了摸照片说道:“这张照片应该是合成的,云姨穿着婚纱照的,旁边留了个位置然后把爷爷给p了上去。”

    “什么是p上去?”白画在旁边问道。

    葛雷解释道:“就是像是一对夫妻原本要一起照相,结果只有一个人照了,另一个被这一个人画到了旁边!”

    白画心思透彻说道:“这样说来,从头到尾都只有云姨一个人?文先生根本不知道云姨对他的痴心?”

    葛雷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可能一开始不知道,不过,后来肯定知道了,不然也不会精心设计让大家以为他才是凶手!”

    房间里挂着水晶串珠,床头上摆着一支水晶玫瑰,房间里布置的很浪漫。而且,一尘不染,好像常来打扫一样。

    “云姨…”文咏衫竟稍稍又些触动,回忆起云姨对待文府,对待爷爷的无微不至的照顾,确实特别的用心,只是从来有往这方面去想。文咏衫又感叹道:“云姨好好的,为什么要杀人呢!”

    “哎,看不出来云姨竟是这样的痴情人!”白画说着又问道:“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葛雷说道:“我们只能找到云姨!”

    在葛雷心里一直隐隐不安,甚至觉得被害的人就是自己所熟悉的人,联想到李柏芝消失不见,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莫非被害的人就是李柏芝!

    葛雷只能求助于文咏衫儿,说道:“咏衫你知道云姨有可能会藏在哪里吗?”

    “云姨做事一直比较谨慎,虽然对我们很好,可是对自己的事情却从来也不多提,每天除了买菜做饭,基本上也没有车的活动!”文咏衫说完想了想又说道:“既然云姨对爷爷情有独钟,那么我有个大胆的猜测!”

    葛雷见文咏衫犹豫着不说,追问道:“哪里?”

    “文老爷的墓地!”白画轻声说道:“既然能默默地守候一个人二十几年,那她一定也会在他离世后,继续守候在他身边!”

    文咏衫认同的点点头,却又幽幽的说道:“云姨真傻,值得这样做吗,爷爷只是当她是保姆可怜她,最多也只是把她当做身边的亲人,根本不曾将她放到心里,这又是何必!”

    “起码她得到了文先生最后的保护!”白画眼睛有些湿润说道:“文先生甚至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和名誉去保护那个,为他痴情了这么多年的女子!”

    葛雷对于男女之情没那么透彻,他只知道现在必须要马上找到云姨,因为不知道云姨杀人的目的,所以害怕还会出现被害人。

    三人推开房门,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眼前出现了一片竹林,虽然,地上落了一层厚厚的黄竹叶,竹枝上也只剩半绿半黄的竹叶,不过,这种凄美的宁静震撼了人心。

    白画轻吟着:“若能两相伴,此地最风景!”

    “什么?”葛雷虽然也被这一景象惊呆了,不过想不出那些凄凄美美的诗句,见白画忧郁的念叨,问道:“白姐姐怎么了?”

    白画微微一笑摇摇头,说道:“没事,我们现在就去找云姨吧!”

    “等等!”文咏衫或者也被感动了,说道:“如果我们找到了云姨呢?是交给警察吗?”

    葛雷不出声,白画也不出声!

    文咏衫嘟嚷道:“可以不交给警察吗?云姨真的是个好人,我真的不愿意相信云姨会杀人!”

    “我们不能挑战法律!”葛雷低声说道:“一切自有法律决裁!”

    说着三人都不再出声,饶着竹林走了很久才算到了马路上。拦了车辆,报了墓地地址,又无人再出声,似乎很担心真的找到云姨,又怕找不到云姨!

    车子在墓地边停下了,白画在墓地旁边买了一束菊花,这才经过一大片墓碑,走到文老爷的墓碑前停下。

    白画将菊花摆在了文老爷的墓碑前,三人又恭恭敬敬的鞠了躬。

    文咏衫这才说道:“这里摆了我爷爷最爱吃的猪血糕!”

    墓碑前面不光摆了猪血糕,而且敬香还在继续燃烧,看样子刚才还有人来看过文老爷!

    三人不约而同的左右看看,并不见云姨的身影。

    葛雷风一般往通向外面的路口追去,可是一无所获。

    葛雷返回来,大喘着气说:“云姨不见了!”

    白画和文咏衫都没有出声,或者觉得没有找到也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我们一定要找到云姨!”葛雷似乎看出了这两个女生的心思,又说道:“这个时候我们要理智,不可以受感情的影响而觉得云姨是无辜的,我们必须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能再有人被害!”

    “可是现在不是没找到吗!”文咏衫没好气的说道:“我们又不是说不找,谁不理智了!”

    白画也帮腔的说道:“我们已经尽力去找了,如今没有找到,我们总不能在这里干等着发呆吧!”

    “我们回文府吧!”葛雷提议的说道。

    “我看还是算了吧!”文咏衫又露出害怕的样子说道:“文府已经不是以前的文府了,想到里面藏有残尸还有一个通向外界的秘密通道实在太”可怕了!”

    葛雷问道:“那怎么办?”

    文咏衫不想因为云姨的事情耽误了自己夺回黑石,于是说道:“既然不知道云姨的去处,不如,我们暂时都回到茶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