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守候
    三人已商定,既然没有找到云姨,那么就先回茶庄。

    葛雷一边往墓地外面走,一边说道:“都说女人的感觉最准,我看你们两个的感觉集体失灵了!”

    文咏衫反驳道:“谁说我们猜错了,云姨本来就来过墓地祭拜爷爷,说不定每天都来呢!”文咏衫又故意说道:“要不然你就守在这里好了,云姨肯定还会再来!”

    文咏衫的话原本只是随口说说,哪里知道,葛雷却当了真,回头对白画说道:“白姐姐,还得麻烦里照顾咏衫,你们两个回吧!我在这里等云姨,她一定会想再看看爷爷!”

    “一定要这样做吗?”白画问道。

    葛雷站在了原地,朝他们两个挥挥手说道:“你们回吧!”

    文咏衫和白画离开了墓地,而葛雷当真站在树荫下去,像个傻瓜一样等待云姨的出现。

    墓地里一个带着帽子,手上拿着扫把戴着口罩的阿姨正注视着葛雷,而葛雷却一无所知。

    文咏衫和白画两人乘车没有回到茶庄,而是去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两人对立,如同武侠小说里所写的一样这是即将对决的前奏。

    而现实却也是这样,两人一触即发。

    文咏衫声音很有力量的朝白画说道:“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快交出来!”

    “休想!”白画也不客气的说道:“想要黑石就凭本事来拿!”

    白画刚说完,文咏衫并一记法力发过来,身子飞起来躲了过去。

    白画再一记法力回击,却也没有伤到文咏衫毫发。

    白画说道:“你没什么一定要黑石?为了黑石你竟然可以不择手段,你实在太卑鄙了!”

    文咏衫仰天大笑,说道:“你这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夺回黑石吗?我就是要黑石修炼,我不光要法力高强,我还要永垂不朽!”

    “就凭你?”白画嘲笑着给文咏衫射出一团火焰,只见火焰包围着文咏衫,像是要把她给吞噬了一样。

    文咏衫被这团火焰逼的忽然静下来来,双手如太极手,蹉跎着火焰,只见火焰变成了手中的火球,一推,朝白画投去。

    白画来不及闪躲,被火焰越过身子,瞬间衣裳被着了火。

    白画手点地面,只见地面的沙土忽然飞扬起来,朝身上拍打而来,刚升起的火苗被这沙土给扑灭了。

    白画怒道:“黑石是灵石,如果你控制不了它,你就会被它控制,你没有任何修炼的底子就敢骗何玉佩把法力全部传给了你,我看你是胆大包天!”

    “我能不能控制住黑石不用你管,你快把黑石交出来!”文咏衫说着又给了白画一掌。

    白画也打出一掌,与文咏衫两掌互抵,都会震的后退了几米。

    白画忽然叫道:“慢着!”

    文咏衫一听还真停下了手。

    “我知道云姨在哪里了!”白画说道:“我们没有猜错,而是没有找对地方,云姨就在墓地!”

    文咏衫斜眼看着白画说道:“你可不要耍什么花样!”

    “我们快去墓地!”白画一边说着,一边朝路口走去,说道:“如果云姨为了能够和文老爷继续阴阳两隔的相守下去,那么她很有可能会做出伤害葛雷的事情。”

    文咏衫一听也有道理,至于葛雷,当然除了她自己,如果有人要他的命她肯定不会答应。

    两人于是又搭了车往墓地赶去。

    葛雷对关于云姨的去处,左思又想,总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没有想明白,忽然听到一个哭哭啼啼的声音。

    男生说:“人死不能复生,别哭了!”

    女生却还是哭哭啼啼,男生似乎失去了耐心,说道:“你要是想陪你死去的前男友,你干脆搬到这里来住好了!”

    这话一出口,男生女生对打了起来。

    不过葛雷却忽然一个激灵,住到墓地上来…葛雷看着树上落下的树叶,忽然明白过来,自言自语道:“没错,守墓人!”

    葛雷刚起身想去墓地的工作房去找云姨,突然被什么袭击了一下,脑袋一沉再听到男生女生的尖叫声,半回过头,看到了云姨的脸。

    葛雷两眼冒星,几乎就要晕倒了过去,然而,用银针,快速的刺激了自己的知觉,这才没有倒下去。

    “云姨!”文咏衫下了车就朝这边喊道!

    云姨见葛雷没有晕倒,而文咏衫和白画却赶了过来,顿时有些心慌,丢下扫把撒腿就跑。

    三人朝云姨逃走的方向追去,只见云姨冲进了工作房,很快踏着滑板滑了出来,没一会并消失不见。

    “我真笨!”葛雷一边捂住自己出血的后脑勺,一边自责。

    “血,你流血了!”文咏衫一副惊吓的样子看着葛雷。

    葛雷道:“没事,小伤!”

    “这也不怪你,我们也都没有想到。”白画安慰着说道:“现在我们起码能够确定,云姨是她是安全的,而且她确实是想留在这里照看文先生的灵位!”

    文咏衫说道:“可是接下来我们该去哪里找云姨?”

    “先别找云姨了,还是先带葛雷去医院吧!”白画说着伸手拦下了一辆车,总算劝了葛雷去医院。

    云姨踩着滑板消失在他们面前,可是打了一个转又折了回来!

    云姨站在文老爷的墓碑前,眼泪婆娑,自言自语的说道:“都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你!”叹了一口气,擦了擦眼泪说道:“也不知道是你傻还是我傻,你为什么要假装是我,现在好了,我再也不能伺候你了,只能看着这冰冷的墓碑发呆!”

    墓碑照片上的文老爷,头发已经全白,脸上却还是挂着慈祥的微笑,似乎在劝说云姨:放下吧,都放下!

    文老爷假装是凶手,当然希望的是云姨可以相安无事,能够平安幸福的过完下一辈子。哪里知道,云姨把她的这一辈子都当做是文老爷的,文老爷一走,她哪里还找得到平安,幸福。

    秋天涩涩,丝丝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