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翻脸
    “秦王!”于法小心翼翼的移到秦旺身边也跪了下去,说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只怕一会警察要来了!”

    秦旺回头看了眼于法,举起自己沾满血的手在秦帮主的身上擦了擦,冷静的说道:“叫救护车!”秦旺说着掏出手机呼了急救,又对其他丐帮弟子说道:“你们都回酒店,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希望你们一个字都不要往外面说!”

    吓懵的弟子一个劲的点头,这才失魂落魄的从巷子口离开。

    “你打算怎么办?”葛雷问道?

    秦旺站起了身,走到葛雷身边说道:“你不要以为我真傻,这不就是你想看到的结果吗?现在我爹死了,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你!”秦旺换了口气又说道:“当然,我不会向警方说是你害的,我只会说,是我父亲就是发病寻了短见!”

    葛雷从秦旺的眼神里,似乎忽然看到了他阴险爆棚的感觉。

    “你害死了你的父亲不肯面对现实我能理解!”葛雷盯着秦旺又说道:“只要你良心上过的去,当真推到我身上也无妨,毕竟你这也算帮我报了仇,让我亲眼看到害死我父母的人狼狈的死在我的面前。”

    “你…”秦旺抬着的手准备朝葛雷打去,可是一瞬间又想到自己根本就不是葛雷的对手,于是又放下了手,后退到于法身边说道:“迟早有一天我会跟你算这一笔账!”

    之前,吃饭的时候还一副悔过自新,想要把丐帮重新树立好榜样的样子,可是转眼就变的翻脸不认人。

    葛雷对于秦旺的反咬一口倒也不在意,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而秦帮主的儿子没有道义也算是属于正常的范围。

    “我等着!”葛雷又看了看身体还没冷却的秦帮主,说道:“虽然他是我的仇人,不过既然死了,也就死者为大,今天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不过你日后小心点,我随时都有可能拿回原本属于我的帮主之位!”葛雷说着往外面走,走出巷子,刚好看到救护车呼啸着停下,两名穿白大褂的抬着单架急忙忙的往巷子里走。

    此时巷子里的秦旺跪在地上大声哭喊着,见医生赶来,神色紧张的说道:“你们快来,快救救我爹!”

    医护人员上前探了探秦帮主的鼻息,摇摇头说道:“没得救了!”医护人员看了看满地是血的样子又接着报了警。

    警察很快来了,将秦帮主的尸体和秦旺于法都带回了警局。

    经过一番盘问后,法医对秦帮主的伤口又做了检查,确定了秦帮主确实是自杀身亡。再加上确定了秦帮主身患重病,与秦旺也是父子关系,几乎没有什么疑点的放走了秦旺,当然也就放走了于法。

    出了警局的门,秦旺一屁股瘫坐在地,于法陪着坐在旁边许久也不敢出声。

    葛雷杀父杀母的仇算是报了,心里也念着父母安息,可是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眼看着一对父子,为了权利,竟然不惜丢下亲情,只能感叹人性的可悲。

    葛雷看看自己旁边的文咏衫,感性的问道:“你这一辈子会为了身外之物抛弃我吗?”

    文咏衫原本在排练节目,见葛雷情绪低落的出现,又忽然没头没脑的这么问,心里七上八下,担心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然而,抬眼一看葛雷的眼神,这眼神里似乎并没有愤怒,于是故意说道:“身外之物?你是问我会不会为了钱财离开你吗,我想我应该不需要再多的钱财了,所以你放心!”

    葛雷当然知道文咏衫不会因为钱财离开自己,可是又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内心非常没有安全的感觉。

    文咏衫见葛雷发呆,问道:“你最近神神秘秘的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见葛雷不出声又问道:“是天陨教的伙食费没有了?”

    葛雷一听到伙食费,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说道:“我是男人,不能总靠你接济,更何况天陨教的开支确实不是一笔小数目!”

    “你有什么打算?”文咏衫问道。

    葛雷自信满满的说道:“我要把师傅传给我的医术发扬光大,我要开医馆!”

    葛雷要开医馆,对于文咏衫来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和意义,她只知道,能够夺回全部的黑石就行了。

    文咏衫懂事的说道:“我会全力支持你!”

    文咏衫随口的一句话,在葛雷听来却全是感动!

    “葛雷,你没事少往这里跑!”白画掀开隔开后台的帘子,走了过来,又冲葛雷说道:“你不是天陨教的教主吗?你怎么还闲得这么慌!”

    白画这么说,当然是不想葛雷老是往这里跑被文咏衫发现了他身上的黑石!

    葛雷至从被云姨袭击,让云姨逃走之后,又一个人搬回到了文府住。当然,这是希望云姨再次回到文府的时候能被自己撞个正着。

    可是,几天之后并没有发现云姨有回过文府的迹象,于是也就想着来茶庄看看文咏衫和白画,哪知,却被一脸嫌弃。

    葛雷半开玩笑的问道:“白姐姐,你这是不欢迎我吗?”

    然而白画却认真的说道:“我确实不怎么欢迎你!”白画指指那些一边在做事一边往这边偷瞄的服务人员说道:“你看,只要你一来这些小姑娘们就把心思放在看你的身上了,哪里还有用心招呼客人!”

    葛雷听到白画这样的责备还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不高兴,不过面对站在一旁的文咏衫,葛雷表忠心一般说道:“我已经名草有主了,我绝对不会故意招惹她们!”

    文咏衫倒大方的说道:“看吧,能看又领不走,反正我是不介意!”

    葛雷偷偷瞄了眼那些正在描写自己的服务人员,一脸不悦的对文咏衫说道:“我可真得感谢你的大方了,我看你得要再大方点,让我走到他们面前转个圈,满足一下他们对我浑身肌肉的向往!”

    文咏衫一副傻乐的样子。

    百度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