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云姨往事
    葛雷欲言又止的样子云姨看在眼里,并主动说起了自己的往事。

    原来,在云姨年轻的时候曾是一个芭蕾舞舞者,可是在那个代跳芭蕾舞很不被家里人理解,家里并跟她断了来往。后来在一次跳舞的过程中,失手从舞台上摔了下来,脚被筋拉伤了。虽然经过治疗,走路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不过从那以后再也不能跳芭蕾舞。

    云姨从舞蹈团退了出来,一个人心灰意冷的拖着个行李走在街上,既无家可回,也无处可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天色暗了下来,隐约觉得身后有声音,可是还能来得及反应过来,自己就被打晕了。

    等醒过来,见两人正抬着自己下三轮车,而周围是自己并不熟悉的环境。云姨原本迷迷糊糊的,被身旁两个猥琐的男人吓的瞬间清醒了过来,并且大声呼救。

    云姨说,也许是她好运,在这个时候刚好有人经过。那个人大叫一声,跑了过来,和两个坏人打了起来。以二敌一可想而知,那个救云姨的人被打的很惨,但是却死死的拉着云姨的手不放。也许那两个猥琐的坏人害怕这么大的动静引来旁人,更怕招来警察,因此最终放弃了云姨离开了。

    坏人一离开,救云姨的人并晕倒了过去。

    云姨很是感激,正想过去唤醒这个救自己的中年男人,然而这个时候又跑来一个男人,紧张的唤着“文老爷!”二话不说,抱着晕倒的救命恩人离开了。

    “那个救你的人,就是爷爷!”葛雷忍不住感叹的说道。

    “是的!”云姨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好像回到了当初,看到那个已经不年轻的男人,为了自己不惜被痛打也要保护自己的样子。“后来,我一直打听这个被叫做文老爷的人,时隔一个月,我终于打听到了,原来他就是非常有名的企业家,文氏集团的创始人!”

    葛雷小心翼翼的说道:“文老爷那个时候好像已经单身!”

    云姨眼帘低垂,就像一个不经世事的少女不好意思讲出自己的心事一样。

    云姨沉默一会,说道:“我当时很自卑,觉得文老爷是自己心目中不可高攀的男人,当我听说文老爷有两个没爹没妈的孙女之后,并自告奋勇的进了文府要求做文府的保姆!这一做就是二十来年!”

    葛雷听了云姨的描述,并理解了云姨对待文老爷的这份英雄形象的感情。

    “爷爷认出来您了吗?”葛雷小心措辞的问道:“您应该像文老爷表达您的感情!”

    葛雷的话一说完,云姨的脸瞬间绯红了,说道:“你看到了!”

    葛雷这才发现自己说穿了帮,只能默默地点点头。

    云姨像是一个心中的暗恋被突然泄秘的少女一样,又急又气,不过毕竟经过岁月的蹉跎,总归还是理智。

    “我确实一直都把文老爷当做是自己向往的对象!”云姨又露出一副自卑的样子,说道:“可是,我只是一个保姆,而且没有家,没有背景,和大名鼎鼎的企业家怎么都不可能门当户对,又怎么配的起文老爷,我这二十来年能够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

    在那个年代,原本就男尊女卑的年代,对女人似乎更加的挑剔,而女人也自觉的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不过可以看的出来,云姨的眼神里还是闪过一丝遗憾,毕竟,自己一心想要和他在一起的人,并未真正的属于过自己。

    葛雷不敢再随意的插话,只安静的听着云姨讲述他的故事。

    云姨蹲下身子,看着文老爷的照片,抑制不住的伸手抚了抚照片说道:“文老爷太专注于他的事业,他根本没有心思想去关注我对她的感情,所以文老爷根本就不知道我对她的感情!”云姨说完,又自己否定的说道:“也不是一直都不知道,在前段时间,他终于知道了!”

    云姨的脸上露出很悲伤的样子,忽然情绪激动的说道:“你为什么要知道,我宁愿你从头到尾都不知道!”

    葛雷想要问有关残尸的事情,可是怎么也问不出口。他无法想象,把一个会挖出尸体心脏的凶狠杀人犯,和这个看起来瘦弱平和的半老太太联想到一起。

    “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云姨起身朝工作间走去。

    葛雷不知道云姨想做什么,只是听她如此真诚的把她自己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并放了心,总觉得应该不至于再逃走,于是慢慢的跟在身后。

    云姨走进了工作间,从里面拿出了一副滑板,说道:“你是不是很奇怪,我这么一个老太太为什么还要滑板?”云姨自问自答道:“因为我的脚筋受伤之后不宜走下坡路!你已经知道了,我私自在文府的地下挖了一条通向竹林的暗道,我没办法每天慢慢的走上半个小时,于是并学了滑板,方便每天去我梦想中的新房中看看!”

    云姨的这种爱恋,几乎到了一种疯狂的地步,只不过她的疯狂只给了自己,而并没有强加到文老爷身上。

    葛雷由衷的问道:“云姨,您觉得这样做值得吗?”

    “当然值得!”云姨很肯定的说道:“从我遇到文老爷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这一辈子我都会在他身边,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也正是这奇妙的感觉,让我告诉自己文老爷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云姨对待爱情的态度很偏激,可是,葛雷什么也没说。他知道,谁也没有办法唤醒一个把自己陷进去的人!更何况是这么的疯狂,葛无怨无悔!

    云姨的眼角闪动有泪花,嘴角牵动着,反复的说道:“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文老爷为什么你要发现我的秘密,你就让我默默地守在你的身边你都不愿意吗!”

    云姨像一个痴心的怨妇,深情的自哀自怨,心中却充满了感动和自责。因为这个让自己默默守候的人,有一天因为自己,居然愿意选择了被大家误会!

    百度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