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惆怅
    云姨的故事听起来让人很惆怅,让曾被云姨照顾过的葛雷听来,更是心里难受,无法想象象,那个一直默默在厨房忙碌的保姆竟然藏了这样一份不被他人知道的情感。

    可是,云姨就算为情再困惑,到底也和人命有关系,关于那些被冷冻腐烂的器官,总该有一个解释。

    葛雷下定决心一般,想要问个清楚,然而,一回头发现云姨站在了滑板上,一溜烟就往马路上冲去。

    云姨远远的声音飘来说道:“等我做完了我想做的事情,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

    葛雷看着云姨很快消失的背影,恨不得把自己的双眼戳瞎了!虽然自已的眼睛拥有他人没有的能力,可以看穿所有的事物,然而却没办法看穿人心,没办法看穿云姨早已经盘算好了,要从自己眼前逃走。

    葛雷想要知道有关活人取血的事情,看来又只能等云姨的出现。

    葛雷意识到自己刚才情绪的急躁,在文老爷的墓碑前,似乎有些失礼。葛雷面对文老爷的墓碑,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

    文老爷的突然离世,葛雷心里一直很自责,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鲁莽,在没有了解事情的真相之前,就对文老爷下了罪状,或者根本就不会因为血压上升,脑出血而死。

    葛雷这样想着,又给文老爷深深鞠了一躬,这才离开。

    葛雷摸出口袋里白画给的黑石,对着阳光,可以看到里面透出的黑亮。一束光,直冲出来,像是与阳光接成了一线。

    五块黑石,如今手上却只剩下了一块,这原本准备凑齐黑玫瑰修炼的节奏只怕不知道要拖延到什么时候。当然,如果这样一直拖延下去,只怕不知道要等到何时才能够替师傅报仇。

    葛雷对着黑石自言自语的说道:“你到是说说你们的同伴在哪里,带我去找他们吧!”葛雷尝试相信黑石的灵力,将手放开。

    只见黑石像一只在飞行的大虫子,在前面飞行着。

    葛雷跟在身后,不禁小跑起来,眼睛盯着黑石,好奇黑石是否真的能够找回其他的黑石。

    “等我!”走了很久,葛雷上气不接下气,对着黑石一个劲的说道:“你不是灵石吗,要不然我们打个车,喂…”葛雷边喘气的说着,可是黑石并未停下来,而是继续的往前飞行。

    路上行人见一人追着飞行的石头,都忍不住侧目。葛雷怕引起骚动,并故意假装手上握着遥控器,尴尬的解释道:“给侄儿买的新玩具,我试试,试试!”

    路人听到这一说,几乎都是一脸木然的转过头,不再搭理,葛雷只能尴尬的继续往前面追着给石走。

    当然,这不识路的黑石在马路上自在穿行,而葛雷就遭了秧,在马路上跟着黑石横冲直撞,可没有少挨了司机的骂,也没少遭白眼,几乎算是一段历险记,好不惊险。

    文咏衫想要拿到股份,可是她知道想要得到股份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其中要经过很多的手续。

    为了应急,文咏衫限定文咏妃给自己转来一千万,可是到了时间,也不见钱到账。

    文咏衫给文咏妃两个选择,要不出来见面详谈,要不她又再去公司理论。

    文咏妃将文氏集团看着是自己培养的孩子,自然不愿意文咏衫再去闹,弄得乌烟瘴气,也影响文氏集团的声誉。

    两人相约在五星酒店。

    服务员一眼就认出了,这两个就是被大家揣测,因为帅哥而大打出手的大美女。

    服务员大有退避三舍的架势,被分配去服务的服务人员小心翼翼,生怕这两个大美女又争吵了起来,掀了桌子。

    “钱为什么还没到账?”文咏衫屁股刚坐下,并问道。

    “我说了,要钱不可能!”文咏妃淡定的拿起服务员放下的柠檬茶,喝了一口说道:“文氏集团是我在辛辛苦苦经营,我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把钱就这样给你,如果想要拿走股份,我告诉你,那是更加不可能的事情。”

    文咏衫手指紧握,似乎,随时都准备用法力惩罚文咏妃。

    “你不要逼我!”文咏衫说着,想要使用法力对付文咏妃,然而却还有一丝理智,忍隐着说道:“钱我一定要拿到,否则我让你不得安宁!”

    文咏妃见身边的服务员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们两个,调整了脸色,说道:“你我是姐妹,我们就不能好好的吃完这顿饭?其他的事情一会再说!”

    文咏妃并非打算不管自己的亲妹妹,只是以为文咏衫娇纵的没了边,一开口就是一千万,根本不懂赚钱的不容易。更何况,文咏衫现在变得那么陌生,似乎根本不是自己的亲妹妹。

    或者看在关键时刻,文咏妃还想着拉自己一把的份上,并暂时不再逼问,招呼着服务员过来点餐。

    然而在这个时候,黑石带着葛雷跑的气喘吁吁,这个已有寒风的季节竟然汗流浃背。

    黑石忽然定了下来,葛雷抬眼一看,这地方有些熟悉,再一看原来是之前和文咏妃文咏衫来过的五星级酒店。

    葛雷双手插着腰,大口喘着气,说道:“灵石啊灵石,你兜了一个大圈子带我来这里,你不会是想要耍我吧!”

    黑石在酒店门口盘旋,不再离开。

    酒店门口的门童,看着葛雷气喘吁吁的跟一块漂着的石头对话,一脸懵,甚至将葛雷当做精神病患者。

    葛雷疑惑的看着酒店里面,问道:“你想让我进去?”葛雷没办法得到一块沉默的石头的回答,于是伸出了手说道:“如果你想让进去,就落到我的手心!”

    刚说完黑石并落到了葛雷的手心,葛雷握紧手中的黑石,心中思量着,既然黑石是灵石,能有这样的提示那么一定会有他的道理。

    难道其他黑石在这酒店?葛雷抬头又看了看酒店,做着各种猜测,又或者秦家父子在这酒店?葛雷将黑石收进自己的口袋,像是下了决心一样,朝里面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