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不约而遇
    金属颜色的大旋转门,两个穿着红色海军服一样的门童,脸上虽然不动声色,却在旋转进去的那一刻,礼貌的挡在了葛雷的面前。

    门童礼貌性带着微笑的问道:“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葛雷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需要被帮助的,支支吾吾,说道:“我去找人!”

    “好的!”门童嘴上这样说着,却依然没有挪开步子,又说道:“请问您要找谁,我可以带您去!”

    葛雷被这礼貌性的为难,有脾气也发不出,闷着口气说道:“我先去吃饭可以吗!”

    门童倒自然道:“先生,当然可以,我带您去!”

    葛雷也不出声跟着门童进了餐厅!

    文咏衫和文咏妃确实太过显目,葛雷一见,并回头对门童说道:“我找到了我要找的人了,谢谢,你去忙吧!”

    门童见葛雷朝两个大美女走去,有些怀疑的站在原地,见他们确实打招呼了才离开。

    “文姐,咏衫!”葛雷非常吃惊,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她们两姐妹,更加没有想到他们两姐妹会相约一起吃饭。

    “小雷你这是怎么了?”文咏妃见葛雷头发湿哒哒的样子,好不狼狈。

    “文姐…”葛雷刚要说话,打了一个喷嚏,并在座位上坐了下去,顺手拿了纸巾擦了把鼻子说道:“文姐,我要是说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来这里了,你相信不?”

    文咏妃上下打量了葛雷说道:“你这一副样子,就是莫名其妙的样子,我有什么不相信的!”

    文咏衫见葛雷出现也是十分意外,刚才还随时准备剑拔弩张的样子,收敛了很多,脸上虽然没有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却也变得稍稍温和了。

    “你是跟着我来的?”文咏衫问道。

    葛雷原本想说跟着黑石来的,可是又想到答应特白画不告诉别人,自己得到了这块黑石,并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不是!”葛雷反问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文咏妃看着葛雷看文咏衫的眼神,忽然觉得自己之前想要拆散他们两个的想法很幼稚!显而易见,葛雷对文咏衫的感情,似乎并不是自己说拆散就能拆散的。

    “今天我们两个见面,是因为文咏衫向我提出了一个要求!”文咏妃想着,把文咏衫不合理的要求说出来,或者能让葛雷劝劝。“文咏衫问我要一千万,你知道吗?”

    一千万从文咏妃嘴里轻易的说了出来,葛雷却感觉像是一个天文数字,不禁数了数手指,又看了看文咏衫。

    “你要一千万做什么?”葛雷小心的问道。

    一个在校学生,要一大笔钱,这确实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不过,回过头来想,这是自己的未婚妻,而对面是用非法占有了股份的文姐。于情于理都应该站在自己未婚妻一边。

    葛雷不等文咏衫回答,又说道:“咏衫这么做肯定有她的道理,而且…”葛雷像是鼓足勇气说道:“而且,文氏集团原本爷爷的股份不说全部,起码也有一半是咏衫的,拿一千万也不过分吧!”

    文咏妃听葛雷这么说还真是大跌了眼镜,嘲笑的说道:“看来你这入赘的孙女婿也想插一手文氏集团的事了,难不成,你也想分一杯羹?”

    文咏妃的话让葛雷脸红到了脖子根,不过,因为全身黝黑的皮肤,倒也看的不明显。

    文咏衫见葛雷向着自己,更来了劲,委屈的说道:“姐,你怎么能这样说葛雷?他为我打算有错吗?你拿了爷爷的股份,又守住了爷爷所有的资金,你倒是说说看,我们若是想做点什么拿什么做启动资金?”

    文咏妃见文咏衫一副委屈的小媳妇的模样,不屑的说道:“你们不过是个学生而已,能做个什么?”

    对于这不屑的口气,文咏衫很来气,疼的一声站了起来。

    吓的旁边的服务员赶忙走过来,勉强微笑的说道:“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葛雷见状,轻轻的拉着文咏衫重新坐了下去,又歉意示意服务员,服务员这白送了一口气的离开。

    文咏衫分辨道:“姐,你难道忘记了,葛雷是葛步平的徒弟,他在医学上有很深的造诣,只要给他在这里开一间医馆,很快,他就会成为这里的活华佗!”

    “哦,记得!”文咏妃对于葛雷刚才的墙头倒很不是滋味,故意用很轻挑的语气说道:“葛步平嘛,我当然记得,他不就是当初和你定娃娃亲的神医吗,可惜啊死了,至于葛雷是不是活华佗,那就很难说了!”

    文咏衫知道文咏妃故意提起当初的婚约,想要气气自己。然而,她哪里知道文咏衫已经让自己无欲无求,又怎么会在意曾经婚约不婚约的事情。

    不过,还是拉着个脸,又假装偷偷看看葛雷,似乎害怕他发脾气一样。

    葛雷听文咏妃这么不尊重的提起自己的师傅,顿时火冒三丈。若不是男人不能跟女人动手的原则,只怕拳头早就落了下去。

    “文姐,你说我可以,但是请你不要说我的师傅!”葛雷声音沉重的说道。

    文咏妃像是受了刺激一样,根本停不下嘴来,又哼了一声说道:“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第一,文咏衫本来之前就是和文咏衫定了婚约!第二,你师傅就是死了!我有什么地方说的不对吗?”

    葛雷被文咏妃的话噎住了,闷着半天也说不出个话来。忽然,起身拉着文咏妃就往外面走说道:“我们回去,以后我们可以不跟她来往,我能赚钱养你。”

    文咏衫被拉着没走几步远,并甩开了葛雷的手说道:“我们不可以就算了,既然你医术那么高明,不能就这么浪费了,我们必须把医馆给来起来,这让你就能将更多的人从阎王的手中抢过来。”

    葛雷得知文咏衫这么做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医馆后,很是感动。“我们靠自己也可以的!”葛雷劝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