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满腹诗情不知东流
    文咏衫当然不愿意就这样便宜了文咏妃,若当真义气用事,放弃了文氏集团的股份,也放弃额外的资金,那么岂不是让自己变成了灰姑娘。

    文咏衫可不羡慕灰姑娘,她也不想自自己变成一个灰姑娘来等待王子的到来,她希望的是自己变成那个可以掌控自己命运的人。

    文咏衫甩开了葛雷的手,又回到了桌位上,对文咏妃说道:“我不会退让!”

    “是吗,那我们走着瞧!”文咏妃说着起身朝淡定的看了眼文咏衫,越过葛雷身边,朝外面走去。

    文咏衫似乎很不甘心,却被葛雷再次拉住。

    “我们先回茶庄!”葛雷说着看了看周围偷偷往这里瞄的服务员,又说道:“现在可是全媒体时代,别让他们传出去文二小姐耍大小姐脾气。”

    葛雷说出这话自己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介意别人的看法。

    文咏衫当然也并介意这些虚无的看法,不过他现在介意葛雷的看法,她还没有做好和葛雷对立的准备。

    两人出了酒店大门。

    葛雷在门口站这发了一会呆,想着自己跟着黑石原本是要来找其他的黑石,结果却看了这样的一出闹剧。

    难道这中间有提示?或者黑石还在酒店,而和文氏两姐妹就是偶遇而已。

    “你在这里们有看到什么可以的人吗?”葛雷见文咏衫睁大眼睛,一副不知所以然的样子,又问道:“你在这里面可有看到秦氏父子?”

    当初,文咏衫故意打伤了文氏父子,嫁祸他们夺走了黑石,而如今葛雷居然问有没有看到秦氏父子,很显然这和黑石有关。

    文咏衫眉头皱,假装后怕的样子,说道:“他们来了吗,那我们赶快找到他们把黑石拿回来!”

    “我也不知道!”葛雷心思凝重,说道:“我其实是得到了一个提示,说其他的黑石在这里,可是找到这里什么也没发现,只看到了你们!”

    文咏衫一惊,问道:“谁给的提示?什么提示?可靠吗?”

    葛雷又不能将实话说出来,只道:“我也是灵光一闪并追到了这里,既然没有,就算了,可能是我脑子秀逗了!”

    葛雷的这话很没有说服力,哪有这么把自己当做活神仙的,灵光一闪就跟着跑了!

    文咏衫知道葛雷有事情瞒着自己,不过,并不动声色,一脸娇媚的样子挽住葛雷的手,说道:“既然,什么也没有,你也不要多费脑子了,放松一点。”文咏衫朝酒店的后方指指说道:“你还记得这里面吗?”

    葛雷挠挠后脑勺傻笑道:“好像以前有个傻瓜带着师娘在那亭子里用餐!”

    “要不然,我们再到里面走走?”文咏衫嘟着嘴巴,靠着葛雷说道。

    “好啊!”葛雷以为文咏衫全心全意的对待自己,自然也是没有半点防备。

    在这个五星酒店的后园,似乎看不到太明显季节的更换。绿叶还是那么多绿叶,花也还是那么多艳丽的花。置身其中,似乎穿越了春季一般,哪里还有秋的忧伤。

    “对不起!”葛雷忽然轻声说道。

    文咏衫不解,却俏皮的说道:“为什么对不起?难道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文咏衫故意拉长了声音说道:“哦…我知道了,你和那个小安有事,快说是你缠着她还是她缠着你?”

    葛雷听的出来文咏衫说的就是玩笑的话。要不是这会提起,葛雷都快忘记了那个小安的女生,想着自己曾经荒唐的行为不禁脸红。

    “对不起!”葛雷这个对不起算是为自己的荒唐道歉。又说道:“对不起,因为要为师傅守孝,不能和你完婚,也因为这样让爷爷带着遗憾离开了。”

    文咏衫听出了葛雷的意思,而这,也正是文咏衫想要的,那就是让他对自己心存愧疚。

    文咏衫用手轻轻堵着葛雷的嘴巴,说道:“我理解!那些都过去了。”文咏衫说着自行外亭子里坐下,说道:“你看,太阳从那颗树间穿过来,照到了我的脸上,是不是看起来很阳光!”

    葛雷站到了文咏衫身边,仰起了脸,阳光照在脸上确实有暖暖的感觉,而更重要的是觉得身边的这个未婚妻让人从内到外暖暖的。

    “谢谢你!”葛雷认真的说道:“我想以后我们一定会拥有一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家庭!”

    文咏衫看着葛雷闭着眼睛沉醉在阳光里的样子,只觉得非常可笑,就像是看一个自以为是的小丑。

    “希望是吧!”文咏衫淡淡道。

    葛雷并没有得到文咏衫热烈的回应,猛的睁开眼睛,半蹲下身子对文咏衫说道:“这话可是怎么说的,不是希望,是一定会是最幸福的家庭。”

    或者因为从小没有父母在身边的原因,葛雷当下定决心要和文咏衫组建一个家庭之后,并对这个家庭抱有了非常大的期望。他所想象的,就是在一座冰冷的城市,有一个家,有一盏灯提醒自己,自己也是有家有爱的人。

    这是一种近乎诗人的想象,当然,诗总归是诗。

    文咏衫微笑着点头,却也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示意葛雷在长椅上坐下。葛雷坐了下去,文咏衫问道:“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很特别的事情?”

    葛雷一脸苦笑,回想起这段时间说道:“我至从进了城,我所有遇到的事情都很特别,很悲催!不断地被追杀,被人威胁,而如今师傅也离开了,自己却成了一个变了质的丐帮少主。”葛雷悲伤的说道:“如果可以,我宁愿不要进城,这样师傅就不会死了!”

    “可是这样的话,你也就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了!”文咏衫说完见葛雷不出声,又换了种轻松的口气说道:“如果你不进城,恐怕我们也就不认识了,如果我们不认识,你从哪里去娶这么漂亮的媳妇呢?”

    葛雷看着文咏衫一脸可爱的样子,顿时忧愁也散了很多,却说道:“如果要付出师傅生命的代价,我还是希望你依然是我的师娘!”

    文咏衫不愿意别人把她和葛步平联系到一起,不过如今人已逝去,也只能默不作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