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无奈之举
    文咏衫停了车,进了剧组,见周年一副等待已久的样子看着自己。

    “我师傅呢?”文咏衫开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车程,心情已经很烦澡,自然安奈不住想要在最快的时间内从何玉佩那里得到顺应真气的方法。

    周年当然看出了文咏衫心烦气躁的样子,故意慢条斯理的说道:“文二小姐,你就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周年,你师傅的经纪人。”

    周年说着伸出了手,一副厚脸皮的样子。

    文咏衫轻蔑的看了眼周年的手,说道:“你少耍嘴皮子,我师傅呢?”

    周年被文咏衫的话给噎住了,尴尬的收回了手。

    也正在这个时候,何玉佩从里面拍摄棚走了出来。

    文咏衫见何玉佩脸上精致的妆容,而身上穿着公主般的长裙,已经完全是现代女子的打扮。于是走过去,故意说道:“师傅,你看你能当上明星总得感谢我吧?”

    何玉佩看到文咏衫几乎火冒三丈,要是依照之前的脾气肯定早就一个耳光甩了过去,可是现在她要注意形象,注意别人对待自己的看法。

    何玉佩不断暗示自己,告诉自己现在是明星的身份,不能轻易的动怒,更不能让周年看到自己失控的样子。

    “是该感谢你!”何玉佩尽量保持声音的平和,不过眼神像带着寒冰一样的看着文咏衫。又说道:“你想我怎么感激你?”

    “这个你知道的!”文咏衫凑近何玉佩轻声的说道。

    周年见文咏衫语气带着高人一等的样子,顿时很不舒服,走向前拉着何玉佩站到自己身后,说道:“你这是哪门子的徒弟?我们的玉佩能做明星跟你这文二小姐有什么关系,要谢那当然也是谢谢我这经纪人,只有我慧眼识珠才会玉佩当了明星。”

    很显然文咏衫的话和周年的话说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文咏衫淡定的看了看周年,说道:“我们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

    “你这说的事什么话?不要以为你是文二小姐我就怕了你,你也不要以为我堂堂男子汉不打女人就拿你们没折了。”周年边说声音变小了很多,因为莫名的感觉到了一种压迫感,好像要让人窒息一样。

    何玉佩撇开周年,上前一步说道:“我们找个地方把事情说清楚!”又回头对周年说道:“你不要再管我的事,你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回!”

    何玉佩说完直接往外面走去。

    身后的周年搞不清楚状况,懵头懵脑的见何玉佩领着文咏衫往外面走,上前一把拉着她说道:“到底什么事情这么神秘?”

    何玉佩低头不语,只是甩开了何玉佩的手。

    周年不死心,又挡在何玉佩面前,然后朝文咏衫说道:“每次你一出现玉佩的情绪就不对劲,我请你以后离她远一点!”

    何玉佩回头,看到旁边的文咏衫手掌正悄悄运着法力,并一把拉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推了一把周年。说道:“她是我徒弟,我们的事情不用你管,还不快有!”

    周年被何玉佩这么一推,只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明明刚才还是一副很紧张的样子,这会却变成了墙头草,风还没怎么吹起来就倒向了一边。

    当事人都说自己没事,自己总不能像疯狗一样乱咬人,再说了两个女生而已又能有多大的破坏力!

    周年也是赌了气,侧身让到一边说道:“既然你们师徒二人感情好,那我就不参合了!”周年说完,观察着何玉佩的表情。

    何玉佩眉头紧锁,脸上皮肤紧绷,拉着文咏衫的手,可以明显的看到手背上突出的青筋。

    这并不是一个非常放松的状态,也由此可以看出来何玉佩对文咏衫有所抵抗。

    既然这样,又为什么还要将自己推到一旁?周年虽然这样想,不过还是那一个念头,两个女子能怎么样?也正是因为这样想,所以赌气的看着何玉佩和文咏衫离开!

    何玉佩见周年没有再跟过来,并用力的甩开了文咏衫的手,说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师傅,你看你这话说的!”文咏衫带着挑衅的在何玉佩身边转了一圈,说道:“千年美人时光倒流,这再一打扮,哟,还真是现代时尚的大美女!”

    何玉佩很厌恶被这样调侃的样子,双手拳头握紧,可是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法力,却本能的伸手功击。

    文咏衫得到了何玉佩的法力虽然不能运用自如,不过对付毫无法力的普通人,那肯定是绰绰有余。

    于是手指一点,何玉佩伸出去的手就像是被电击了一样,立刻缩了回去。

    “告诉我怎么样才能控制真气!”文咏衫到底还是忍不住了,脸上忽然毫无表情的问道。

    何玉佩一听,顿时露出了嘲笑的神情说道:“你文家儿小姐不是很聪明?知道怎么样骗我把法力传给你?你这一身的法力竟然不懂如何控制体内的真气,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两个刚才出了后台,却并没有离开这栋楼,而是被何玉佩拉着下了楼层。

    文咏衫吧门一关,说道“真气到底要怎么样才能顺行自然!”

    何玉佩看着文咏衫要抓狂的样子,心里十分的痛快,嘲笑的说道:“你这是太自以为是了,什么也不会竟然敢骗走我的法力,你当只要顶了颗脑袋的人就都能拥有法力吗!”

    文咏衫手一伸,一把掐住何玉佩的下巴,说道:“我没功夫听你冷言冷语,你现在只要告诉我,到底要怎么样控制体内真气,快说!”

    何玉佩以前法力高强,自然没人能够用这样的方式对待自己。而如今,一个小丫头片子居然敢欺负到了自己头上,并用了最大的力气,企图将文咏衫拉开,然而无济于事,并也就不再挣扎,只狠狠地盯着文咏衫。

    文咏衫脸型几乎扭曲,眼里又冒出了红色的光,逼问道:“快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