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彻底的解脱
    因为黑石,戴冠龙将葛雷视为仇人,而葛雷和天陨教也有了特别的源缘。

    如今天陨教新老教主狭路相逢,分外眼红。

    葛雷从口袋里掏出黑石,说道:“你也别为难思林了,我实话告诉你,我手上如今只有这一块黑石!”葛雷亮了亮手上的黑石说道:“既然你手上也有一块黑石,那么我们不如这样…我们来个了断,谁赢了,谁就交出自己的黑石,而且从今以后再也不许和黑石扯上任何关系!”

    戴冠龙虽然从戴郎那里得来了全部的法力,不过,却因为依然差点在葛雷手中丧命,因此竟有担心。

    葛雷见戴冠龙不出声,又晃了晃手中的黑石说道:“你不会是怕会输了吧?”

    戴冠龙到底也是经不起葛雷的挑衅,也从怀里拿出了黑石说道:“一言为定,谁赢了这两块黑石就归谁!”

    说完两人两人又将黑石收回,入了口袋,一副即将要大拼杀的样子。

    “你后退!”葛雷对在一旁站立不安,紧张万分的戴思林说完后,并一个堂扫腿,扫了过去。

    以戴冠龙的法力自然应付有余,手指往地上一点,并飞升了起来。另一只手朝葛雷打去,正中葛雷小脚。

    葛雷仿佛听到咔嚓一声,只感觉到脚背骨断裂出了一条缝。伸出去的脚,拖延的收了回来,尽管头上痛的冒汗,不过却逞强的说道:“小意思,以我的医术不过是痛上十天半个月的事,再来!”

    戴冠龙见自己暂了上锋,心里头难免得意,对于死过一次的阴影也消除了许多,并预备大发功力。

    “你就等着把黑石交出来!”戴冠龙大叫一声,又朝葛雷击去。

    葛雷眼见无形之力朝自己击而来,连忙拖着受伤的腿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躲了过去。

    戴思林见两人斗的激烈,焦虑的叫着:“不要打了,不要打了…”然而并没有人停下打斗,只能绝望的看着,因为,心里希望爷爷不要出事,又希望着葛雷安然无恙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会被发生的。

    戴冠龙乘胜追击,运出的法力就像是连环炮一样,一发接着一发,痛打的葛雷左右,前后不停地散躲。

    葛雷紧急之下,连着射了一掌的银针出去,却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被一股法力回击的银针在空中打了个转又往回击去,齐齐的插入了院内的墙中。

    “你那些破玩意有什么用?”说完戴冠龙哈哈大笑,说道:“你算什么东西,你不过是一介凡人,竟然敢跟什么都有的我对抗,你胆子太大了!

    葛雷看着戴冠龙越来越疯狂而自信的样子,心里也咯噔一下,不得不承认,戴冠龙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自己确实就是一个凡人,而她拥有了前辈修炼的法力。

    葛雷单脚受力,硬着头皮说道:“还没有决出胜负,你不要在这里恐吓我,总之我一定要要从你这败类手中拿回黑石。”

    葛雷的斗志当然也就激发了戴冠龙的斗志,两个人恨不得来个你死我活!

    戴冠龙的功击猛烈,葛雷根本缓不过神来反击,只一个劲的躲避。

    “你就认输吧,认输了还能捡一条命!”戴冠龙自大看着葛雷,甚至觉得这次自己必胜无疑,因此也大意起来。哪知挪到盆栽旁边的葛雷,忽然伸手从盆栽里面抓了把沙子就是一掌拨了过去。

    只见戴冠龙避所不及,双手捂住眼睛。

    站在旁边的戴思林,叫道:“爷爷,你别动,我去拿毛巾。”

    葛雷看到这一招损招起了作用,不由暗自感谢这些电视剧里烂透的烂招,竟然当真是无招胜有招。

    戴冠龙双眼通红,眼水顺着眼睑往下流,不过他已经顾不得这么多,强行的睁开眼睛,四处扫视葛雷的身影。

    “你给我受死吧!”戴冠龙尖叫一声使出全部的功力,朝葛雷打去。

    葛雷的腿已经使不上力,眼看自己就要被击中,可是却力不从心,根本没办法躲避。

    葛雷本能的将手护住头部,然而过了一会,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被击中。放开手一看,却见戴思林倒在地上,而戴冠龙发呆一样的站在对面。

    原来,戴思林从屋内拿出毛巾的时候,见爷爷又要击中葛雷,于是想都没有多想并冲了过去,挡在葛雷面前。

    戴冠龙见状,想要收回法力,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硬生生的看着自己的孙女被自己打的吐血。g

    戴冠发了一会呆,这才跑过去又哭又喊。然而,没一会戴思林并断了气。

    戴冠龙在失去生命迹象的时候,自己也并没有死去,因此掏出黑石在戴思林面前晃了又晃,结果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她就是一副渐渐失去体温的尸体。

    戴冠龙一手抱着戴思林,一手紧握着黑石,脑子里全是戴思林小时候听话的样子。

    “啊…”

    戴冠龙大叫着,声音划破了天空,说着抱紧了戴思林竟然痛哭流涕,希望能用心自己的体温将她捂醒。

    当然,这都无济于事,戴思林就这样结束了自己在人间挣扎痛苦的日子。

    “我不会放过你的!”戴冠龙回头对葛雷说着,又让自己恢复了冷静,大概知道自己方才的大叫,会引起旁人的注意,于是黑着个脸,离开了院子。

    葛雷这才拖着个坏腿,挪到了戴思林身边,看着她嘴角流下的血迹和脸上未干的眼泪混到一起,脸上露着惊恐的样子,说道:“你安心的上路吧,希望你下辈子可以简单快乐的做人!”

    这大概就是戴思林的愿望,在来世里不要再失去父母,被自己最亲近的人利用,不要再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

    葛雷抱着让自己无能为力的戴思林,忽然觉得这是对自己能从阎王爷手里抢人的最好的讽刺。

    在这个时候是无助的,因为自己从阎王那里抢不来一个可怜的女子,没办法让自己阻止一次生死相隔。

    这是葛雷第一次对自己医术的懊恼,他让自己更加的自责和内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