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走火入魔的变异
    白画被文咏衫再三逼迫交出黑石,两人好几十个来回斗法,茶厅里变得如同被遗弃的废场。

    两人斗法的真气绕着茶庄上方,形成一片红一片白,被河岸的居民看到后,连连称赞,一呼十,十呼百。

    很快河对岸聚集了一大片人,更是有人拍下了视频,很快传说随心茶庄上方有神仙出没,这让很多人立即驱车赶来,想要一睹神仙的样子。

    然而茶厅内还在斗个你死我活的文咏衫和白画对外面的一切无所知。

    “你真的忍心,让我爷爷的一番好意就这样,毁于一旦?”文咏衫聚集着法力,预备将茶庄摧毁。

    “你等下!”白画感恩文老爷和自己的忘年之交。虽然说文咏衫是文老爷的亲孙女,大有可能不会当真毁了茶庄,不过,心已入魔的人又有什么事情不可能做。白画自然也就不敢, 就此和文咏衫一赌谁到底更心狠。白画从阁楼的栏杆上飞跃了下来,又说道:“黑石真的不在我身上,你如果再痴迷不悟只会毁了你自己!”

    文咏衫见白画又再次教训自己,心里很不爽快,嘲讽道:“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

    白画当初修炼可是运用了黑玫瑰,一切顺其自然,忍不住骂道:“你还真是厚颜无耻,偷了别人的法力,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文咏衫被白画这么一急,运在掌心的法力让双手止不住的抖动。只因,虽然一想要得到黑石,可是仅剩的一点对爷爷的感情,让她还不忍果断的摧毁茶庄。

    “你不要逼我,我真的会把茶庄毁掉,我让你没有栖身的地方!”文咏衫说着双眼冒着红光,手指开始变成淡蓝色,然后慢慢蔓延到全身。

    白画一见文这副样子,并想起葛雷曾说起过文咏衫患有血液病的症状,看着样子,这是发病的节奏,而且是带着乱撞的真气,即将走火入魔的发病。

    白画趁文咏衫不注意的时候,一指法力弹在她的手掌之上,顿时,酝酿在掌心的法力瞬间消失殆尽。

    白画劝慰道:“你去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不快收手?你如果收手,我可以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文咏衫伸出了手,看着自己渐渐变蓝的皮肤,自然很是害怕,然而,越是害怕越想要控制自己的生命。

    自然,哪里肯就此收手,为了证明自己并没有受到影响,又运了法力冲天一掌而去,只见屋顶再次穿了一个大洞,屑木满茶厅飞舞。

    在外面围观的居民,见屋顶冲出一道绿光,断裂的横梁从空中冲落而下。

    “这不是神仙吧,神仙肯定不会破坏百姓的房子!”

    “妖怪,难道是妖怪…”

    围着的居民起了哄,不一会陆续有人驱车赶了过来,而新闻媒体人也纷纷赶来。

    胆子大的开始从桥上走去,试探着去茶厅看个清楚。

    文咏妃也得到了消息,知道随心茶庄出了事情。拨了白画手机却无人接听,再联想了别的服务人员,才得知白画与文咏衫清场的情况。

    文咏妃只觉事情有些蹊跷,在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当然不能让媒体人先入为主,胡乱编写。

    “请大家在这里等,茶庄发生的事情我稍后会开发布会告诉大家。”文咏妃拦住了想要去探清楚情况的媒体人,又让带来的保安守在了桥头,这才独身朝茶厅走去。

    文咏妃体内的真气原本就不顺畅,再加上变异的血液,整个人看起来像不受控制一样,五官扭曲的抽动,四肢挠心一般,似乎想要把身体里的不适给抓了出来。

    白画警告道:“你静心,不要再动真气,否则你就要变成一个永远的怪物了!”

    文咏妃当然害怕自己变成一个永远的怪物,她用变蓝的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脸蛋,眼里充满了恐惧。

    “我不要,我不要变成怪物…”文咏妃尖叫着,可是越害怕就越控制不住自己的真气,哪怕手只是有往旁边一摊,真气都冲了出来,只听到旁边的茶桌整个翻出去的声音。

    文咏妃还在插厅门口并听到里面的动静,大叫道:“白画,你给我开门,你在搞什么鬼名堂!”文咏妃边说着边推开了门。

    第一眼看到了茶厅里的狼藉,瞬间尖叫道:“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白画,你是要给我拆店吗!”文咏妃话刚说完,并看着可一个绿色的人,吓的捂住了嘴巴,再一细看,发现这个绿色的人居然是文咏衫。

    文咏妃见文咏衫这副样子,问道:“你发病了吗。”文咏衫到底是自己的亲妹妹,并试图走近了过去,关心道:“衫儿你感觉怎么样了?我是你姐姐别怕!”

    文咏衫可不习惯被认作是妹妹,冷哼一声,再一挥掌只见茶桌上的一罐茶叶如同春雨一样,细细的落下。

    文咏妃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茶叶哗哗的从头上落了下来。

    “你在搞什么!”茶叶落的文咏妃有些狼狈,气急道:“葛雷在哪里?当初爷爷把你许给医术高明的葛家,就是为了让他能够在你病发的时候保护你,现在他人呢?”

    文咏妃见文咏衫不出声,转而又冲白画大叫道:“是不是你,你当初勾引我爷爷,现在是不是又勾引葛雷,所以才会把她给气的病发!”

    白画文咏妃这么一指责,憋的脸色通红,道:“你胡说八道,我跟文先生清清白白,我对葛雷更加只有知遇之恩,你要是再胡说,休怪我不客气。”

    “你还敢跟我不客气?”文咏妃手指激动的指了指这被破坏的茶厅说道:“这就是你这个白经理做的好事,你对我不客气?我让你立刻给我滚蛋!”

    文咏妃的话刚说完,身后的文咏衫运了法力又冲茶厅的柜台里打去,瞬间,柜台的玻璃片飞溅起来,一片溅到了文咏妃的手臂上,割破了衣裳,鲜血从里冒了出来。

    文咏妃吓呆了,看了看手臂又看了看怪物一般的文咏衫,许久说不出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