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半路截胡
    车子正往阳光帮酒店驶去,于法接到了秦旺的电话。

    “我说小法,你现在是在准备给我一个惊喜?”

    于法一听秦旺的声音很兴奋,并有不好的预感,并随口说着:“帮主,既然是惊喜您怎么就知道了!”

    秦旺在电话那头打着哈哈说道:“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我就是知道了,我说你小法也太会办事了,居然找了个大美女,我一看都忍不住给你打电话,在哪里了?”

    于法一听心想坏了事,居然走漏了风声,看样子要被半路截了胡!

    “快…快到酒店门口了!”于法应回应着,却不知道怎么给葛教主交代,回头又一想葛教主和这个叫白画的女生又不是男女朋友关系,既然这样,那么就算把她介绍给帮主也不算是太不道德的事情。

    原本说好带白画去见葛雷,忽然就变了卦,要把她推给一个不仁不义,谋权篡位的家伙。

    于法看了看白画,不禁叹息,如此美丽的女子只怕要被糟蹋了。

    于法定然也不敢解释,若要解释了,只怕眼前这个看起来很有气节的美女是不会同意跟着自己去。

    于法也没办法跟葛教主解释,总之没办法完成任务就是自己的不对,于是发了三个字过去:对不起!

    葛雷收到信息,不知道于法要表达什么意思,连忙拨了电话过去,可是电话那头已经提示关机。

    于法的信誓旦旦结果却付之东流,他告诉自己,自己不能就这样脱离丐帮,他还有未完成的大业需要完成,他要留在丐帮查明是否有黑石藏在丐帮。

    或者因为这样的理由自己也觉得太过牵强,索性关了机。

    车子停在了阳光帮酒店门口,秦旺笑咪咪的站在门口迎接,等于法开了车门将白画请下车的时候,更是恨不得流口水。

    白画看了眼目光一直停在自己身上的秦旺,疑心的看着于法。

    于法连忙解释道:“这是我们的老板!”

    秦旺见了美女,已经顾不得自己帮主的身份,点头哈腰的替白画引路。

    “现在是去…”白画扭头看着于法。

    于法担心白画说着葛教主,连忙打断说道:“是的,我们现在就去!”

    秦旺脸上和眼里都流露出了对白画的垂涎,不过行为上还是努力克制成绅士的模样。

    将白画引至门口,又朝于法使了使眼色。

    于法自然明白秦旺的心思,并也就悄悄的退到了一边,躲在远处,亲眼看见门一开,白画一走进去,秦旺也跟了进去,并将门关了起来!

    于法在门外踌躇不安,揉搓着双手,心里明白,只要让白画多留在里面一分钟,就会让他多一份危险!

    于法几次想要破门而入,可是脚快踢上了门又收了回来,他忽然发现自己厌倦了那种暗无天日,希望渺茫,穷困潦倒的日子。而如今,自己成了最大帮派,帮主的身边的红人,且拥有大部分人都没有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得日子。若让自己放下这一切,只怕自己没有办法做饭。

    于法再三思量离开了秦旺的房间,朝葛雷所住的客房走去。

    于法开了门,葛雷从椅子上几乎弹坐了起来,见门关了起来,咆哮道:“白画呢?我要你帮我去接的人呢?”

    于法沉默不语,一脸的不好意思。

    葛雷紧握拳头。“你发的对不起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关机?”

    葛雷原本以为找到了白画,正满心期望的想着下一步寻找文咏衫的事情,结果却不见白画。那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白画出事了?还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于法紧张的看着葛雷爆跳如雷,尝试的解释道:“我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没有看到白画了,对不起,我有负你的嘱托,没有把人给带回来!”

    传说丐帮无所不能,竟然连找了人,都又不知道去向,可见这是多大的失误。葛雷不得不怀疑,质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隐瞒?”葛雷看到于法眼神里有过一丝的迟疑,忍不住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逼问道:“为什么白画会不见了,快说!”

    于法见葛雷不讲昔日情分,竟然对自己动了手,心一横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她的去向,我一去已经不见了人,葛教主这是我办事不利,是该怪我!”

    葛雷恨不得将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手上,然而就在掐得于法不能呼吸的时候,看着于法铁青无助的样子,忽然清醒过来,如果自己真的就这样把于法给掐没了,那岂不是真的就变成了一个杀人凶手。

    葛雷的手松开了,于法得到了呼吸,好一顿干呕,好一会喘过起来,担心在次激到葛雷,于是一声不吭。

    “你出去!”葛雷冲于法大叫道:“算我错看了你!”

    于法惶惶不安,担心被葛教主识破自己骗人的话,被葛雷这么一吼,反而松了一口气,又朝葛雷行了个礼退了出去。

    于法算着时间,想着秦旺应该已经将白画得到手了,并想着一会再威胁利诱的让白画跟了秦旺,这样领她去见家人,虽然有些于心不忍,不过,相对于自己的处境,于法到底还是无心忍了下来。

    他哪里知道,此时的秦旺在房间内被折磨的快被认不出来了。

    白画进了房间,秦旺也跟了进去,并将门关起来上了锁,色相完全必露了出来。

    白画一看这架势并知道了秦旺的目的,却不动声色,见秦旺准备向自己扑上来,一闪躲了过去,于法扑了个狗吃屎。

    白画见秦旺脸色有变,又假装害羞的说道:“你怎么就那么急,不如你先完等我?”

    秦旺见这个美女没有反抗,而且对自己似乎还有意思。秦旺并没有多想,甚至非常自信自己的心思,只当又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

    秦旺不管三七二十一,几下就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迫不及待的朝白画扑去,哪知白画又一闪身,这次光着身子摔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