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惩罚
    “偷鸡不成蚀把米”用这话来形容秦旺儿一点也不过。

    秦旺太低估白画了,他只当这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生,没想到,自己堂堂男儿被竟然她戏弄。

    白画拿了毛巾,撕成了两半,再一打结就变成了一根粗绳。

    秦旺这才知道白画并非一个好惹的女生,不由自主捂住自己裆部求饶的说道:“你…你别这样,我放你走还不行吗。”

    白画可不管了,一脚踢了上去,秦旺痛的蹲了下去,痛的五官几乎挤到了一起。

    白画趁机将毛巾做的绳子,将手围在腰间捆了起来,再从背后打了个结。

    “你以后还敢不敢用这么卑鄙的手段?”白画盯着秦旺问道。

    秦旺的色心被白画这一顿反击,全部弄没了,在这一刻,所有的卑鄙手断都被惊的缩回去了,自然连忙点头说道:“不敢了,我绝对再也不敢了,要不我发誓!”秦旺动了动手腕,却根本没办法挣脱,又说道:“我秦旺发誓,如果我再用这样的方式去欺负女性同胞,那我这一辈子再也不能泡妞了。”

    白画白不相信狗能不吃屎,不过,眼下重要的是找到文咏衫和葛雷,也就不再跟他多费口舌,一手提起秦旺丢到了床上,说道:“这是给你的惩罚,你在这里老实的呆着,要是以后你做坏事让我抓到了,就不是再剥层衣服了,而是要剥了你的皮。”

    秦旺忽然腾空飞起落到了床上,床上的弹性让他全身的肥肉都颤抖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白画,让人不可置信,这样一个纤弱的女子居然像一个大力士一样能把自己给提起来!

    秦旺看了看自己身上,脑子里想了一遍被剥皮的痛苦,不由打了个哆嗦,嘴里连连说着:“我发过誓了,我再也不敢了,您是女中豪杰,您就放了我吧!”

    白画听着秦旺求饶的声音,也不再搭理,开了房门口走了出去。

    然而,一走出去就看到了守在外面的于法。

    白画不等说话,抬手就给了于法一记耳光骂道:“死奴才,你竟然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去取悦你的老板!”

    于法想着已经让白画吃了亏,挨她一个耳光也过分,并厚着脸皮把另一边脸凑了过去,说道:“白画姑娘对不起了,要是你不解气,你就再给我一个耳光好了!”

    白画看着于法厚脸皮的样子,忽然觉得他都不配挨自己的耳光,白白弄疼了自己的手。

    白画见于法把自己带到了他的老板那里,并质问道:“你是什么用意?你怎么会知道我和葛雷?你就是为了骗我跟你来对不对。”

    “当然不是”于法 否定道:“我确实知道葛雷在哪里,而且是他让我来接你的!”

    白画不敢再相信于法的话,反正自己也没有吃亏,并打算离开。

    “你等等!”于法想起葛雷说过,找到白画和天陨教有很大关系,既然这样,于法当然还是希望能把白画带到葛雷身旁。于是拦着说道:“我真的知道葛雷在哪里,不过你不要大叫惊动别人,现在满城都在抓他,你们自己机灵点。”

    于法见白画虽然停下了脚步,不过却并没有要再次跟自己走的意思,心头一动,拿出手机翻开新闻,只见头条上是一条葛雷杀人逃走悬赏的新闻。

    白画看了看手机上一副狼狈样子的葛雷很是震惊,说道:“就算这照片上的人就是葛雷,可是这种新闻谁都可以翻看到,我又凭什么相信你知道他在哪里?”

    于法也不再解释,强硬的说道:“我一会带你去见葛雷,不过刚才发生的事情你不许告诉葛雷,否则,我就立马报警,让他再也不能翻身。”

    于法说出这话时,自己都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竟然能这样威胁她。

    白画又没有吃亏,所以说和不说也没有多大的关系,既然他说的那么信誓旦旦,干脆也就跟他去,大不了被骗之后再好好教训他一顿。

    “带路!”白画直接说道。

    于法将白画带到了尽头的一间客房,刷卡走了进去。

    白画跟了进去,看到葛雷一愣,很明显短短的几天时间内,整个人看起来像是憔悴了很多。

    于法一副委屈的表情说道“葛教主,人我给您带来了!”

    葛雷看到了白画,像是看到了亲人一样,千头万绪涌了出来,朝于法说道:“你先出去,我们两有话要说!”

    于法意味深长的看了白画一眼,这才退了出去,心里却忐忑不安,生怕才画会告状。

    于法出了葛雷房间,想着秦旺还未从房间里走出来,并准备进去,人刚贴近门口并听到喊救命的声音。推门进去一看,只见秦旺嘴角流着鲜血,一丝不挂的被捆了起来。

    秦旺仔床上左右滚动着,希望借力可以解开身上的绳子,见门忽然被推开,像是遇到了救星一般,然而抬头一看是于法,又沉下了脸,说道:“还不过来给我解开。”

    于法只觉得秦旺这副样子太过滑稽,不过可不敢笑出声,饶到了秦旺身后替他解开了绳索。

    秦旺一被松开绑,并抬手给了于法一个耳光,又顺手扯了被子盖住自己的身子,命令道:“还不快给我拿衣服来!”

    于法对秦旺伺候的一直都小心翼翼,还从来没见过他对自己发这么大的脾气,脸上接连着挨了耳光,疼痛自然不用说。不过于法却忍着疼痛,一副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帮秦旺把满地的衣服捡了起来,送了过去,自己则有意的背身,问道:“帮主,这是刚才那个女生弄的吗?”

    不提还好,一提秦旺并像点了火炮一样要炸了起来。骂道:“你这废物,你给我的是什么狗屁惊喜,我看你这是故意给我惊吓!”

    于法也很意外一个女生竟然能对付的了一个霸道的男人。不过,得知白画并没有被暂便宜心里偷喜,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没想到她能跟你动手。”

    于法已经穿好了一副,又一副人魔狗样的样子,呵斥道:“不知道底细也敢带给我,不是废物是什么?”

    于法被骂的一声不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