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致命的打击
    葛雷见到白画,像是倒豆子一样把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见她面露难色,说道:“白姐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的?”

    关于文咏衫在葛雷的印象当中,那就是一个文弱而清纯的女生,然而白画看到的却是一个心机重重,不择手段的女魔头。

    文咏衫是葛雷的未婚妻,更是他对所有美好向往的根源,如果将实情说出来…只怕葛雷无法承受。可是,如果不说出来,那只会让葛雷蒙在鼓里,而且会一直蒙在鼓里,等到拆穿的那一天,只怕会更加承受不了。

    白画面色严峻的说道:“我想和你聊聊文咏衫!”

    “咏衫?”葛雷眉头一紧说道:“我也正想和你说这件事情!我看了新闻,说茶庄里面出现了怪物,那就是文咏衫病发而引起的变异,我现在也正着急,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她,只怕再晚就得来不及了!”

    白画几次欲言又止,终于说道:“文咏衫可能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葛雷只觉得白画最近行为有些奇怪,对文咏衫不冷不热,好像两人又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葛雷对白画的话不敢全然相信,态度上并表现出了怀疑。

    白画试探的说道:“你丢失的黑石,恐怕不是丢失了,而是有人拿走了!”

    葛雷自然明白过来,说道:“你的意思是咏衫拿走了黑石?”葛雷情绪激动的说道:“不可能,你为什么在咏衫发病的时候还要这样去诋毁她?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白画好心的提醒却被当做是别有居心,这不免让人心寒,不过还是语气强硬的说道:“我只说我知道的,你信不信那是你的事情!文咏衫骗走了何玉佩身上所有的法力,可是,因为不是利用黑石一点点修炼而成,所以真气大乱,运用无法控制,导致走火入魔才会诱发病发!”

    葛雷听的目瞪口呆,若真的这样,那这段日子以来自己岂不是像傻子一样被文咏衫耍的团团转。这个事实他是无法接受的,他宁愿相信白画和文咏衫之间有什么过节,于是才会针对文咏衫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不相信,咏衫绝对不会这样做!”葛雷大声道:“不要以为你来自千年之前,就可以随口污蔑她,她是我的未婚妻,我只会相信她!”

    “我理解你的心情!”白画又安慰道:“不过,你好好想想这段时间里文咏衫是不是有什么异常的行为,我并非要阻止你找到文咏衫,相反我希望你能找到文咏衫,若能将她解救出来更好,这样才不会引起大乱。”

    葛雷拒绝回忆有关文咏衫的任何事情,或者就是不愿意相信,一直和自己亲密的未婚妻竟然就是那个背叛自己的人。

    葛雷说道:“我没办法接受你的说法,除非文咏衫亲口承认,否则,在我眼里她就是一个单纯的女生。”

    白画原本还有一大堆的说辞,可是看到葛雷一副伤痛不已的样子,也不忍心再多说下去。很显然,既然痛,那么心底到底是动摇了信任。无需多说,时间会让他明白过来一切。

    “你想让我帮你找到文咏衫?”白画又说道:“千年尘封,是你们让我苏醒了过来,也算是相识了一场,所以无论她做了什么,我都愿意帮助她将她的魔心除去。”

    葛雷心性大乱,很不理智起来,说道:“你对咏衫有这么大的偏见,我又怎么敢让你去找咏衫!”

    “你冷静冷静!”白画理解葛雷的心情,又想起于法给自己看的新闻头条,问道:“为什么他们会说你是杀人凶手?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葛雷只简单的说道:“误会而已!”

    白画大度的说道:“我相信你不会做出杀人的事情来,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你尽管开口。”

    白画表现出来对自己的完全信任,而自己却对她的提醒暴跳如雷,这让葛雷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说道:“我会冷静,不过,我需要时间!”

    “你有什么打算?”白画听说满城出动的警察都是来抓他的,替他捏了一把冷汗。劝道:“你先还是保住你自己吧,以文咏衫的功力,她现在绝对是个强者,没有人伤的了她,反而倒是她会伤害别人。”

    “我一定要先找到咏衫!”葛雷坚定的说道:“不管事情是不是像你所说的这样,我都要从她的嘴里得到真相!”

    白画嘱咐道:“你既然已经决定了,我也不能再多说什么,不过一路上你多加小心!”

    葛雷想方设法想要找到白画,就是希望能利用她的法力,快速的找到文咏衫。然而白画却和自己说了这么一堆让自己震惊的话,如此,又怎么能让白画再替自己去找文咏衫。

    “白姐姐,我自己去吧!”葛雷说着又道:“茶庄要重新装修,你还是回去盯着点,别到时候变得不伦不类!”

    盯着装修的话,只是葛雷的推词。很显然葛雷对白画的态度很不友好,并且有心引导自己文咏衫是无辜的。

    既然这样,白画也就不再要求,说道:“那我先回去茶庄了,你自己小心点!”

    文咏衫说完并转身,开了房门离开了!

    葛雷头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说不出来的滋味。

    一边是自己的未婚妻,一边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如此夹在中间,无论听了谁的话,都一样痛。

    葛雷白画开门走了出去,说道:“你路上也小心点,城里最近乱!”

    白画开玩笑的说道:“他们要是知道他们心目中的杀人凶手,竟然在提醒别人路上小心,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葛雷嘴着挤出一点可笑的笑容,看着白画开门走了出去。

    走出了房间,下到大厅。

    秦旺正在客厅,见到白画忽然出现,吓得的把脸别向一边,不过,又对旁边的小弟说道:“给我摸清楚这个女生的底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