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再会秦家父子
    白画离开了酒店,大概心里藏了事情,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跟踪了自己。

    虽然葛雷谢绝了自己寻找文咏衫,不过,自己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不管?于是一心都在想着文咏衫大概会去的地方。可是,左想右想也不明白文咏衫到底去了哪里。

    葛雷知道自己不能再一直就这么躲下去了,若再躲下去,文咏衫被耽误了,只怕自己也会成为真正的凶手了。

    葛雷把衣服上的帽子戴了起来,低着个脑袋往外面走去,下了电梯,正好与秦旺擦肩而过。因为内心的恐惧,秦旺整个人看起来躲躲闪闪,所以呢就没有注意到刚才从电梯内下来的人是葛雷。

    秦旺和葛雷表面上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了,然而暗地里还是带了仇恨。毕竟父亲的死亡与他有很大的关系,又怎么能不记恨?

    这个,葛雷当然知道,所以在这个风口浪尖上,根本就不会出现在秦旺的面前。

    出了酒店的门,葛雷伸手拦下了车辆。

    “又是你?上车吧!”快手司机说道:“还是去随心茶庄?”

    “不是!”葛雷说完竟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想起与说过怪物飞向了南方,于是说道:“往南边一直开过去!”

    “好呢!”快手司机吆喝一声,车子像风一般往前面开去。

    其实葛雷在坐上车的那一瞬间,有些后悔,因为自己是被通缉的犯人,快手司机或许早就认出了自己,如果他把车开去了警局,那岂不是倒了大霉。

    葛雷迫切的问道:“”师傅,你知道我是谁吗?”

    快手司机回头瞄了一眼葛雷,说道:“你是谁我根本不需要知道,就算是杀人犯,我相信一定有他杀人的道理。”

    “你不举报我?”葛雷问道。

    快手司机乐呵呵的说道:“我虽然退了下来,不过我还是有一颗江湖心,既然在江湖就该讲江湖义气,我是不会出卖朋友的。”

    葛雷深受触动,没想到一个不认识的人,对自己竟然有这么大的宽容之心。

    顿时整个人也轻松下来,往坐椅背上一靠,说道:“师傅您应该见识了不少打打杀杀的场面了,会不会有人受了重伤,死在了您的车里?”

    “这个倒没有,我开车的技术这么好,他们想死在车上只怕也是来不及了”快手司机说完,竟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一会又说道:“上次我拉了一对父子,他们伤的很严重,而且身无分文,la看起来特别的惨。”

    葛雷一听两只耳朵都快要竖起来了,又追问道:“是不是他们,秦家父子?”葛雷见快手司机不回答,紧张的说道:“你倒是说啊,到底是不是他们!”

    快手司机或者因为曾经受过伤的原,脑袋里的东西很快就记不得了,忽然一拍脑袋,打开车子里面的小抽屉,把秦勿念曾经递给自己的名片拿了出来,递了过去。

    葛雷一看果然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样,确实是文家父子。

    葛雷问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你知道他们在哪里吗?”

    快手司机一副想说又不想说的样子。反问道:“假如你找到了秦家父子你打算怎么做?”

    葛雷见快手司机一副担心的样子,并明白过来,原来快手司机是担心叔叔的健康。

    如此文咏衫再三说道:“他们是我的亲人,我怎么会害了他们?”

    “好吧!”快手司机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既然不是来害他们的,我就带你们去吧!”

    快手司机一个急转弯,把车子又朝老满的住处开去。又再三嘱咐道:“到了地方可不能闹事!”

    葛雷答应着,跟了快手司机上了楼梯,按了门铃不一会秦浩开了门,见到葛雷就想是见到鬼一样。结巴的说道:“你来做什么?你怎么会找到了这里!”又见到老满跟了进来,连忙站了起来,说道:“叔叔,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就敢放他进来?,万一是坏人呢。”

    秦勿念听到秦旺大声道,并从工作坊走了出来,见是葛雷连忙止住秦浩要说的话,说道:“你可算找来了!”

    葛雷一听这话,很明显是有话想要对自己说,并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秦勿念问道:“你可是有一个未婚妻?”

    葛雷点点头!”

    秦勿念叹口气说道:“没想到我一个老江湖竟然在这阴沟里翻了船!”秦勿念停了停语气,说道:“你的未婚妻她绝对有毛病,你不要轻易的被她左右!”

    葛雷今日就被两人连着阻止自己和文咏衫来往,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她到底有什么不对劲?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要这样的提醒我!”葛雷伤心的自言自语道:“不会的,咏衫不会这样做的!”

    旁边的老满可见不得哭哭滴滴的声音,说道:“你们这是要干嘛呢,都已经见面了还在这里哭哭滴滴,像什么话。

    老满的话确实镇住了大家,也没有人再敢轻易多说。

    秦勿念把秦家父子引客厅坐下,又替他们两个一人倒了杯茶,说道:“侄儿,你要是听我的话,趁早跟那种女人分手!”

    葛雷听了有些不高兴道:“叔叔,别人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你怎么就想着怎么拆散我们。”

    “你就是一个傻瓜!”秦浩呸的一声,说道:“你是被猪油蒙了心,分不清楚好坏了,我父亲可是一心为你想,你竟然还说出这样的话,你太让人心寒了。”

    葛雷直接问道:“黑石呢?黑石是不是在你们手上?”

    秦勿念被问的一脸懵,追问道:“什么事是黑石?”

    葛雷见秦勿念的样子特别真诚,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并说道:“为什么文咏衫会说是你们打晕了她和小教徒,而且翻走了黑石。

    秦勿念一听,又连连叹息道:“一个女生不好好学校学习,却要修炼成魔法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