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呛人香烟
    和秦家父子再次见面,没想到竟然会是对自己未婚妻的指控。

    文咏衫当初丢失黑石楚楚可怜,一副被人伤害的样子还历历在目,而如今却成了大家口中那个正真盗走黑石,很有心机的女魔头。

    这让的反差让人很难接受,葛雷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说道:“在我没有见到丢失的黑石之前,我不会相信咏衫监守自盗,你们如果想要挑破离间,那很抱歉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女人拿块石头做什么?如果是钻石,那我肯定是你女人拿的!”快手司机在旁边听的似懂非懂,以为黑石只是一块普通的黑石。

    快手司机见没人搭理自己的话,并拉着老满停下了手中的活,问道:“你倒说说看,我说的是不是这个理!”

    “老哥,年轻人的事情我也搞不懂了,也不想搞懂了,什么石头钻石的,就让他们自己争去好了!”老满说完,又拿起一根木头,对着眼睛看了看曲直,一副不愿意搭理的样子。

    快手司机听了老满的话,摆摆手说道:“算了吧,还是听你的,年轻人的事情我也都不懂,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好了!”快手司机说完又拍了拍葛雷的肩膀说道:“振作!”

    这两个字虽然简单,可是却给了葛雷莫大的能量,是的,振作!

    只有振作打起精神,找到文咏衫才能弄明白一切到底是误会还是怎么回事!

    葛雷感谢道:“谢谢你的鼓励,我会振作的!”

    快手司机,一边开门往外走一边说道:“老满又得麻烦你了,我怕麻烦,我先走一步了!”快手司机说着并转身离开。

    秦浩对于自己被腾空抛出去的那一幕很难忘记,更难忘记文咏衫那张妖艳要吃人一般的脸,不禁缩到了墙角,嘴里念叨着说道:“你不要伤害我,我求你了…爹救我,您救救我!”

    秦勿念看着儿子大叫的样子,十分心疼,又哀怨的看了看葛雷说道:“就是因为那次被你的未婚妻伤到之后,浩儿并只要受到刺激就会变成这样,你说呢,你护着你的未婚妻我能理解,不过,我的儿子又该去哪里讨回公道!”

    秦勿念走近秦浩,试图安抚他的情绪,然而还未走近,秦浩却更加激动。

    “你让他自己冷静冷静吧!”秦勿念阻止葛雷近一步靠近,又说道:“他的心病,只能让他慢慢恢复了,他被吓的实在太狠了!”

    葛雷听秦勿念这么一说,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愧疚的说道:“希望他能早点好起来!”

    秦勿念叹口气“你如果还是不相信我们说的话,那你就该让你的未婚妻和我们对质,这样真话假话并明了!”

    “我现在找不到她了!”葛雷说道:“她现在生病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不见了,这是什么意思?”秦勿念又焕然大悟一般说道:“她拿走了你的什么黑石,而且栽赃给了我们,当然她就不见了!”

    文咏衫在他们的眼中已然是一个坏女人形象,这让葛雷很难受。

    “不是这样的…”葛雷反驳的声音也变得没有了底气,话说一半又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

    “你还是找到她再说吧!”秦勿念又说道:“我们现在被丐帮追杀,原本已经没有了我们的容身之处,还好老满兄收留了我们,而且让我们跟着他学艺,这样我们才能生存下去,而你,你自己好自为之,希望你能看清楚你将来枕边人的真面目。”

    “我会找到她的!”葛雷诚心道歉说道:“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的出现,才会让你们的命运发生了大改变,否则你们还一定过着正常的生活,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躲起来!”

    “不关你的事,要来的总要来!”秦勿念叹息道:“只是可惜了你父亲用心经营的丐帮,眼看就要毁在了秦旺父子手上!”

    “我最近遇到了麻烦,肯定是顾不上丐帮的事情了!”葛雷见秦勿念不解的样子,又说道:“我被人诬陷成了杀人凶手,现在全城都在通缉我,我现在也只能东躲西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自由!”

    “怎么会这样!”秦勿念担心道:“那你接下来怎么办?需要我帮你跑到国外去吗?”

    葛雷摇摇头,慷锵有力的说道:“我是清白的,既然是清白的我为什么要跑路?我一跑只怕就真的成了凶手了回去,更何况我还要去找咏衫,我要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只怕难!”秦勿念语重深长的说道:“以我多年生活的经验来看,一件事情描黑很容易,想要洗白却很难,所以你还是做好其他的打算,否则给你一个冤情,你就是长一百张嘴也是没用。”

    “我不能就这么不清不楚的离开!”葛雷说着,眼睛看到了秦勿念放在口袋里的香烟,于是问道:“秦叔叔,能给我来根烟吗?”

    秦勿念一愣,很快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烟,递了一根过去,说道:“这玩意不能上瘾,一但上瘾就很难戒掉!”

    葛雷默不出声,又从秦勿念手上接过打火机,把烟含进嘴里点上火,猛的吸了一口,顿时呛的一阵咳嗽。

    这是葛雷第二次吸烟,心境和之前大不同,烟的浓度也似乎大不相同,一阵呛,不过,却似乎有些理解那些爱上香烟的人。起码这一呛,并忘记了所有的让人生烦的事情。

    “掐了吧!”秦勿念关心道。

    葛雷止住了咳嗽,又吸了一口,说道:“没事!”

    正做着木工的老满,回头看了看葛雷说道:“这年头不会吸烟的年轻人可不多了!”

    葛雷苦笑一声,问道:“大叔,像我这样的,应该算的上是好人了吧!”

    老满打着哈哈道:“是不是好人那我就不知道!”

    缩在墙角的秦浩似乎平静了许多,也不再尖声尖叫,静静地看着大家聊天。秦勿念走过去,将他扶了起来,像安抚小孩一样,拍了拍他的脑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