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动之以情
    与秦家父子再次相聚,忧愁倍加。

    葛雷谢绝了老满让他留下来避风头的要求,毅然决然的要去找文咏衫。

    自己的未婚妻出了事情,无论如何也不能坐视不管,这是葛雷对自己最基本的要求。况且,还有那么多未解的谜底,等着她来揭晓答案。

    葛雷从老满家走了出来,头上的帽子又戴了上去,四下观望着,小心谨慎的走着。

    路上的行人并没有太多注意葛雷的行踪,远处的两个警察瞄了一眼这边,葛雷把脸转向了一边,竟就这样躲了过去。

    关于文咏衫能去的地方,葛雷想破了脑袋,忽然灵机一动想起了将千年女子放出来的地方,地下沙漠!

    葛雷这么一想,并叫了出租车,也不敢出声的坐在后面,压低了帽子,感受些车子前行的速度,总觉得能快点,再快点。

    事实上确实和葛雷猜测的一样,文咏衫去了地下沙漠。

    文咏衫全身发出淡蓝的光,已然是一个怪物的模样。就这幅模样,她的情绪跌到了谷底,恨不得将自己的皮肤一一割了下来,然而就算割掉了也没有任何的运作用,因为就聊血液也变成了蓝色。

    这就是一个怪物了,当然,也就不敢再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被大家围观指点了!

    文咏衫之所以选择了去地下沙漠,那是因为她相信地下沙漠有一股神奇的力量,能将自己的真气理顺,能让自己把心中的怨气给抚平。

    文咏衫把自己已经拥有的三块黑石房了出来,顿时整个地下沙漠都发出耀眼的光亮。于是,弯腰在地下沙漠里寻寻觅觅,像是在寻找宝贝一样,看来她把希望都寄托在了这里!

    葛雷进了地下沙漠,远远的并感受到了很强刺眼的光,从远处散开而来。

    葛雷寻着灯光而去,很快并看到了光源,几块盘旋在空中的黑石,让葛雷顿时明白过来。

    原来真的是这样,他们所说的都没错,黑石居然真的在自己的未婚妻手上。葛雷把这段时间以来,两人的相处从头到尾的想了一遍,而自己傻到以为两人越来越合拍,原来一切都只是讽刺。

    已经变成绿怪人的文咏衫看到了葛雷,更加看到了他失望的眼神,她想要躲,可是在这一眼望去全是沙子的地方,无处可躲。

    “葛雷…”文咏衫心里冒出了一丝羞愧,可是很快又被自己利益的心给掩盖。“没错,是我!”文咏衫于是干脆的说。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葛雷无法接受,他宁愿相信这只是因为文咏衫病发,性情大变才会这样!可是,这种想法只是自欺欺人,这些丢失的黑石远在她发病之前。

    “我想要变强大,我不想面对死亡,难道这样有错吗!”文咏衫几乎歇斯底里,脸上蓝色的青筋 随着她讲话的幅度不停地颤抖。

    葛雷从未见过文咏衫如此,被她这一吼,心也被撕裂了一般。“有我,不是有我吗,我会治好你的病的,你不要怕!”

    文咏衫连连摆头,轻声道:“迟了,都迟了!”

    葛雷想要给文咏衫一个拥抱,可是文咏衫在不断的后退,嘴里说着:“你不知道那种痛苦的滋味,你没有尝试过那种从梦中被人掐住脖子的感觉,那是一种很恐怖的滋味,我不要,我必须变的强大,我不想自己像梦境一样被人掐死,看着自己的血液一点点流失。”

    “那只是梦,那不是真实的,你放轻松点可以吗?”葛雷再次尝试的接近文咏衫说道:“你别怕,是我,我们一起面对,还有机会的,你让我看看!”

    文咏衫后退道:“不要了,我怕了,我不想再经历一次病发,我不想再从一个正常人变成一个怪物,算了,就让我这样吧!”

    在这一刻,对于文咏衫的背叛忽然释怀,又轻声安慰道:“不要怕,我保证不会让你再经历病发,你相信我!”

    文咏衫也不想看着自己这副样子,如果一直像一个绿怪人一样,只怕也是心灰意冷,若能真的再变回人形状,又有什么不可。

    文咏衫蓝色深邃的眼神,这样定着葛雷,让人不禁心都碎了。

    盘旋的黑石在在这一刻都变的不重要了,葛雷走近文咏衫,将手搭在她的手腕上,顺手将她啦进了怀里。

    跳乱的脉搏,血液放肆的翻腾,葛雷心里清楚,文咏衫如今已经算是病入膏肓。如果按照平日里正常的生命迹象,恐怕已经无法呼吸。

    然而如今却依然能行动自如,说来也是奇怪。

    “你如实告诉我,你真的拿走了何玉佩所有的法力?”

    文咏衫知道既然葛雷能够问出来,自然是已经知道了真相,也就没有什么好再隐瞒。

    “是,我拿走了何玉佩的黑石!”文咏衫看着葛雷问道:“你会不会觉得我为了自己很卑鄙,变得不择手段!”

    葛雷一心只知道怜惜文咏衫的处境,自然用了超强的感同身受,并且一次次暗示自己,她这样做,一定有她的道理。“等你病好了,我们一起去道歉,如果可以,我们并将法力还给别人可以吗?”

    葛雷的真挚让文咏衫落下了一颗蓝色的眼泪,她甚至有些后悔之前的所作所为。

    “你真的愿意和我一起承担所有后果吗?”文咏衫问道,又深情的看着葛雷,这是一种许久没有再出现的感觉。

    葛雷说道:“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当然愿意!”

    可就在这个时候,葛雷口袋里的黑是受到了外面黑石的诱惑,只见一道光从葛雷口袋里射出,然后和其他的黑石混到了一起。

    文咏衫看清楚了,眼泪刚滑落到地面,忽然就像是清醒过来了一样,抬眼问道:“你身上为什么还会有一块黑石?”

    到底是自己没有将实话告诉文咏衫,不禁有些心虚,委婉的说道:“这是白姐姐送给我的,我答应过她不告诉任何人!”

    文咏衫冷哼一声,从葛雷怀里钻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