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再三保证
    文咏妃的话说的头头是道,葛雷细想,也确实不只是她的巧舌如簧。现实也就是这样,那些卖出去的玩偶确实招收不回,那个已经从大家口中,口口相传的蓝怪物形象也很难忽然就消失。如果消失,那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让大家集体失忆,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你想怎么样?”葛雷说道:“咏衫是我的未婚妻,我不想让她看到这些拿她寻开心的项目,而引起她情绪上的暴怒,她如果再激动,只怕会引来一场大的灾难!”

    文咏妃目不转睛的看着葛雷,脑子里却飞快的在想着危机对应,忽然灵机一动说道:“既然不能撤销,那么我们就给他们心目中的蓝怪物一个完整的故事!”

    “什么意思?”葛雷只懂行医,而不懂策划。

    “我知道你在找咏衫!”文咏妃信心十足的说道:“既然这样,我们为何不能一箭双雕?让咏衫看到自己的形象后没有暴怒的情绪,而且能够主动来找你,更让那些看热闹的百姓心中多些感动和宽容!”

    葛雷等待不及的说道:“你说具体该怎么做!”

    “我想借用你和文咏衫的故事,将你们的故事当做原型,制作一个小电影,而结局就是你在痴心等她与你相聚!”文咏妃又解说道:“我相信这样的小电影会让很多的人理解蓝怪物的转变,而且他们也会因为你们物种改变,却爱情不变的结局心生感动。”

    葛雷愤然道:“你这是在为自己又策划了一个项目!”

    文咏妃为自己的这一个想法得意,也就顾不得刚才被葛雷威胁的话,说道:“事实就是这样,除了这样,我们根本没有其他挽回温和的方法。”

    葛雷也知道,只有让文咏衫心中重新再住进爱,才有可能化解她的魔心。如今,似乎也只有这样的方式才能让她理解自己急切的心。

    葛雷问道:“大概需要多久时间,小电影可以播出!”

    文咏妃肯定的说道:“十天!”

    “好,就十天!”葛雷说着又问道:“我一会将我要对咏衫说的话些下来!”

    文咏妃快速的从抽屉里拿出了纸笔,递了过去。

    葛雷接过文咏妃递过来的纸,趴在桌子上写了起来,忽然有种莫名的感触。当初将文咏妃当做是自己初恋的女子,而现在,却在她的面前,给另一个女子写着情话。这似乎,太过戏剧化!

    “好了?”文咏妃见葛雷起身,问道。

    葛雷将纸对折交给了文咏妃,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索性什么也没再说,转身并离去。

    楼下的保安见这个伪装的葛雷呆了那么久,并安然下来,不禁长吁一口气:还好刚才没有犯傻强行拦住,否则又无辜得罪了文总的客人。

    下了楼,仰头,感觉脑子一阵眩晕。葛雷当然知道这是太久没有好好休息,精神太过紧张才会导致的后果!正所谓医者难自医,即使知道是这样的原因,也很难让自己调节,也没办法放下压力,好好休息,只能想一直孤魂一样,拖着疲惫的身躯,混入人群。

    许天霸见识了葛雷的暴脾气,但是他更害怕何士东催命一样的电话。

    何士东在许天霸的再三保证下,决定投资让葛雷开医馆,以为这样可以让他边替自己赚钱,边让许天霸监视他,这样就可以随时处置他。哪里知道,钱一花出去,就看到铺天盖地的新闻,上面写着葛雷变成了杀人凶手。

    杀人凶手怎么能够坐诊,这岂不是笑话。

    何士东气坏了,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的招唤许天霸,可是许天霸躲着不愿意见面。

    何士东大发雷霆,给许天霸下了最后通牒。

    许天霸知道何士东的手段,哪敢不出现,畏畏缩缩的去见了何士东。

    何士东一见许天霸就是一烟灰缸砸了过去,顿时许天霸的额头鲜血直流。

    “你…你给我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何士东气的手指着许天霸大叫。

    许天霸早就猜到,出点血那是分内的事情,如果出点血就能解决的事情,那就算是小事情了。

    “干爹,您别急…”许天霸说道。

    许天霸话刚出口,又挨了一脚。“你还让我不急,你告诉我,我该怎么不急!”

    “葛雷…他…他不是真凶,您放心,真凶总会被找出来的,只要真凶找出来了,葛雷就清白了!”许天霸结结巴巴道:“这样…这样我们的医馆就能照常让他来坐诊了。”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真凶?”何士东又气鼓鼓的说道:“就算真的不是真凶,真相大白了,你觉得别人会相信?到时候,医馆的生意也会一落,那又还有什么意义!”

    许天霸讨好的说道:“干爹,你放心,我见过葛雷了,他说过一定会让医馆正常经营。”

    “你脑子坏掉了吧!”何士东大叫道:“他的话你也相信?他现在是被通缉的杀人犯,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医馆正常经营?少做梦了…”

    许天霸见何士东大发雷霆,点头哈腰的端了一杯茶递过去说道:“干爹,你再相信我一次,我一定能让葛雷这个圣医帮我们大赚一笔的!”

    何士东接过茶杯,只见茶水从许天霸头上浇了下去,再听到咔嚓玻璃碎的声音。“你要是再敢忽悠我,我让你从此消失!”

    “干爹,您放心,这次我一定不会再让您失望了,我会想尽各种办法让医馆正常营业!”许天霸又发狠誓道:“如果天霸食言,您就让人摘了我这一颗头去。”

    何士东是只老狐狸,对于老狐狸来说,看不到的利益,那就都是废话,然而,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就算不相信,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选择继续等待,希望能想许天霸所说的一样,能够来个大逆转。

    何士东一声吼:“滚开!”

    许天霸只差真的连滚带爬的走了出去,只是心里面像是吃了根刺一样很不是滋味。如今到了这个份上,只能硬着头皮周旋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