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魔法杖
    文咏衫并未从地下沙漠里离开,而是留在了何玉佩苏醒过来的石屋里,这个地方,葛雷并未能找到。

    望着四面光滑的石壁,陷入了沉思。总觉得这个地方能封住法力高强的何玉佩,那么就一定有它的独到之处。文咏衫伸出了手,抚摸了这光滑的石壁,感受到了一丝柔和的冰冷。

    黑玫瑰,五块黑石合一!

    而文咏衫现在已经得到了四片,忽然突发奇想,如果用四块黑石合起来修炼,不知是不是看能修炼9成的法力,如果重修炼,并能将体内的真气重新排序,顺应。

    文咏衫想着,手上运了法力,顿时石屋一片蓝光。“出!”文咏衫大吼一声,只见四块黑石冲了出来,绕着文咏衫盘旋,又一声“四合一!”瞬间四块黑石相吸靠拢,形成四瓣花瓣的形状,看似像一朵盛开而稀疏的花朵。

    文咏衫见一切正常,不由心中暗自高兴,又将手上运着的法力投向这四瓣花瓣的花朵,希望能开启黑玫瑰的修炼之法。

    只见法力与四瓣花瓣刚接触,花瓣也同时从四片花瓣各处射下一道亮光,亮光绕着文咏衫旋转,。

    文咏衫闭上眼睛打坐,欣然接受,不一会并感觉到体内的真气缓缓平稳,不由大喜。然而,才不一会,就感觉到全身乏力,并且很快体力不支,倒在一旁。

    文咏衫感觉到情况不妙,连忙大叫道:“收!”

    然而黑石像是想要收却没办法再收起来一样,整个像失去平衡一样,失控的疯狂旋转,四下飞窜,终于在撞到石壁之后四块黑石才算散开,纷纷落到地面。

    文咏衫被刚才的一幕惊到了,看到终于落下的黑石,试图运用法力将他们拾回,然而,却根本运不出法力。

    文咏衫忽然意识到,自己并没有让黑石平抚了内心打乱的真气,而是被黑石收回了从何玉佩那里拿回的法力!

    文咏衫悔恨的咬牙切齿,再次强行运用法力,只见一双蓝色的手指使出全身力气,而呈现了弯曲的样子,像是一双无能为力的狼爪一样。

    文咏衫知道自己再无回天之力,手重重的捶在石头地面上,顿时,手上的鲜血直流,可是却没有喊上一句疼痛,这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娇弱的二小姐。

    文咏衫身子趴在了地上,长发贴上脸颊,忽然一惊坐了起来,把头发撩到面前一看,只见头发已经变成了绿色,这让文咏衫非常的绝望,再看这石屋,只觉自己真的成了一个困兽。

    文咏衫蓝色的眼泪淌到了石缝里,又从石缝的另一端流了出来,是乎这石头地下并非沙石,而像是放着隔水的东西。

    文咏衫再次确认的看着眼泪流了下去,又冒了出来,一时间像是看到了最后的希望一样,拖着虚弱的身子爬向了靠近石缝的地方。用手一点一点的挪着上面的石块,手被磨破了皮,蓝色的血液流进了石缝里,再从另一端冒出来,直到到另一端蓝色的血液成了一条小小的细溪,石块才被彻底移开。

    石块下面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再一看,石头下面放着的是一件用褐色兽皮包着的东西。

    文咏衫双手发抖的把东西抱了出来,在打开兽皮一看,里面包着的竟然是一枚金属颜色,龙形的魔法杖!魔法杖旁边放着一小卷竹签。

    至从上次从石屋里取走了一竹卷,却认不出来上面的字之后,并研究起了古文,期望有一天遇到一本武功秘籍之后,能无障碍的练习,现在是果然派上了用场。

    小竹签上写着:心有所念,如你所愿,魔障障眼,一时辰必!

    古时候一时辰等于现在的两个小时,也就是说只要心里想的,对着魔障许愿并能实现,不过两个小时之后又会恢复原来的样子。

    这听起来就像是哄骗小孩子的把戏,不过,文咏衫如今已经完全相信,这个世界上无奇不有,而不光是只有骗小孩的把戏,还有让大人痴迷的把戏。

    文咏衫如今伤痕累累,不择手段骗来的法力也忽然付之东流,在这个身心疲惫,万念俱灰的时候,大概最想的,那就是有疼爱自己的人在身边。

    不,是不可以让疼爱自己的爷爷看到自己如此落魄的一幕,不能让爷爷离世之后,在九泉之下还不得安宁!

    文咏衫看了看自己全身上下,怪物一样,很怀恋自己之前原来的样子。于是拿起魔法杖,尝试的说道:“还我原来的样子!”

    文咏衫只觉眼前像是被什么东西撕扯了一样,一片灰蒙蒙的东西一闪,再一看自己居然真的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文咏衫欢快的站了起来,抑制不住的喜悦,伸着手一次又一次的看,直到确认自己真的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黑发如丝披于肩,长裙飘飘淑女装,肌肤如雪手芊芊,如此佳人系心头。

    文咏衫再看自己感慨万分,一心想要自己变得强大,到头来,却变得什么也不是,甚至成了不能保护自己的怪物。如果重来,文咏衫明白没有所谓的重来,即使重来…一个人的性情,不会改变,一个人处事的方式不会变,就算可以重来,只怕到头来一样还是这样的遭遇!

    文咏衫知道魔法只能维持两个小时,在这两个小时内,她想像正常一样能够,在人群中穿梭而不会被当做是怪物。

    从石屋内的暗道,直接出了地下沙漠,到了背面山腰,深深呼吸,似乎一害怕一晃神,又变成了一个蓝色的怪物。

    文咏衫疯狂的从山腰上往下面奔跑,她希望可以快些看到人烟,她想要让大家平和的对待自己,用他们正常的眼神来告诉自己是一个正常人。

    被命运选中了,这就成了逃不掉的厄运。

    在这山脚下,只有偶尔来往匆匆的车辆,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又变回人性,希望能够同大家一起呼吸的文咏衫!

    当然,除了背面的地宫里,那里也有许多的人,他们并是天陨教的教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