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寻踪
    苍蝇满天飞,又活人大变,大变活人的真实性很快传的满城风雨,因为没有人在这件诡异的事件中受到伤害,因此,大家反而津津乐道,没有那么强烈的恐惧心里。

    相反,大家对铺天盖地有关葛雷的通缉令,反而有更大的恐惧心里,害怕万一和这个变态杀人犯来个照面,那似乎就得丢了命。

    然而,葛雷从拘留所逃出去之后,原本是想查清楚真相,却没想到得知文咏衫的大转变,如此,更重要的是控制住文咏衫,不能让她再有行动。

    可是,一路追寻行踪总是慢了那么一节拍。从戴冠龙住所出来之后,脑子里一片馄饨,不知再从何处下手。

    于是,葛雷浑浑噩噩的往文府走去。

    一推开门,天生敏感,观察力强的葛雷很快发现了府上有所不同,像是有人来过。

    顺着地面上淡淡的脚印,葛雷一路跟到了文咏衫的卧室!

    脚印从卧室再出来之后越来越淡,渐渐消失。

    不过葛雷几乎可以肯定这是文咏衫来过,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大叫道:“咏衫是你吗?如果是你回来了就出来吧,我不怪你,你出来啊!”

    葛雷的话说出去没有半点回应,只能一再提醒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眼神不由看向云姨的房间,并朝里面走去。

    只见冰柜有被移动过的痕迹,顿时紧张起来,似乎就要看到文咏衫一般,往地道里走去。

    葛雷推开新房。

    文咏衫静静地坐在窗口,蓝色的头发飘扬着,蓝色的眼睛更显得忧郁,蓝色的皮肤让她像是一个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人。

    在这一刻,让葛雷有种错觉,他甚至觉得这还是当初的那个文咏衫。

    然而文咏衫在看到葛雷脸上立刻出现憎恨的表情。

    “你来是又有什么鬼话想要哄我?”文咏衫起身怒视,拿起了放在桌面上的魔法杖,指着葛雷说道:“你来是想要拿回黑石?我不可能会给你!”

    葛雷注意到了文咏衫手上的魔法杖,再见她这副样子,瞬间又回到了现实,这确实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女生了。

    “我来不是为了黑石,我只想让你回归到正常的生活!”葛雷耐住性子说道:“你再任性下去,只怕谁也救不你了…”

    “我任性?”文咏衫冷笑道:“你不是为了黑石?你能不能不要再虚伪!”

    葛雷知道已经没有办法再说服文咏衫,索性不再用语言劝说,默默地取出银针夹在指间,在文咏衫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根银针飞了出去,正中穴位,顿时晕倒过去。

    葛雷在文咏衫即将倒下下之时,飞奔过去将她环抱起来。

    看着这个倒在自己怀里,一脸疲惫的文咏衫,心里很不是滋味。曾经承诺过要保护她,而现在,眼睁睁的看着她受到伤害,却无能为力。

    葛雷将文咏衫放到了床上,又替她把了脉,可见她的脉搏已经跳乱,比平常人快上几倍。这种情况,即使宣称自己能从阎王手里能抢人的葛雷,也不曾见过。

    葛雷用银针将文咏衫的手指扎破了,蓝色的血液顺着银针流了下来,这次不是流了一会并恢复了正常的血液,而竟然将银针染成了蓝色。

    葛雷拔出银针,看着变成蓝色的银针手足无措,这是他第一次对待病人没有一点办法。

    文咏衫的血液病已经入了骨髓,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办法像之前一样再给她换一次血液,唯一能做的只能让她好好的睡上一觉。

    葛雷守在床边,紧握着文咏衫的手,听着均匀的呼吸声,整个人放松下来,忽然并感觉到了疲惫不堪,眼皮子没有办法再睁开一般,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脑袋一歪趴在旁边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

    隐约感觉到自己的手动了一下,猛的睁开眼睛透过朦胧的光线,看到文咏衫正挣脱自己准备起身。

    “你醒了!”葛雷起身找到了灯的开关,刚一开灯并听到一声尖叫。

    文咏妃捂住眼睛蜷缩在床角,害怕的尖叫道:“快把灯关了,关了!”

    灯光正吊在离床很近的顶上,一开,并感觉到了强烈的刺眼,似乎自己要被烤融化了一般。

    这正是血液病的症状,葛雷连忙关了灯,安慰道:“别怕,没事的!”

    文咏衫原本有体内的真气压制体内的病魔,而如今,真气已经被黑石给吸了回去,病魔在体内肆意发挥。

    在朦胧的光线里,文咏衫看到的不是葛雷对自己的关心,看到的却是一道道像溪水流淌的血液。

    “你怎么样了?”葛雷见文咏衫不出声,又着急道:“你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文咏妃用力的吸了两口气,又吞了吞口水,慢慢的起身,移向葛雷。

    葛雷只当文咏衫向自己寻求保护,哪里猜到文咏衫朝他身上跳去,用力悬挂住自己的脖子,撕咬过来。

    葛雷明白过来,慌忙制止,可是脖子上还是被咬去了一道血印。

    文咏衫闻到了血腥味,更加疯狂的扑向葛雷,用不文明的话来说,就想是一条疯狗一样。

    “咏衫,你不能吸吸血!”葛雷说着给了文咏衫一个大耳光,又说道:“只要你开始吸血,你今后就再也没办法回头了!”

    在文咏衫的思维里,血液已经成了最美味的佳肴,哪里还能管他回不回头。

    文咏衫贴在葛雷身上,撕扯着,并且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叫。

    “你敢打我,这伪君子!”文咏衫与葛雷近在咫尺,露出狰狞的面目,说道:你要是真的对我好,就把你的血送给我!”

    葛雷见文咏衫痴迷不悟,又是一记大耳光打了过去,说道:“我现在就打醒你!”

    只听到啪的一声,文咏衫没被打醒,反而被更加激怒了,一手挂住脖子,一手也朝葛雷打去。

    葛雷没有躲避,任凭文咏衫在自己脸上扇了几个大耳光,顿时一阵火辣。

    葛雷算是明白过来了,想要软化文咏衫是不大可能的事情,这么说来,如果想要制止事态进一步的发展,那么只有强行制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