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瞎子算命
    何士东错信许天霸将钱投资给了被安上杀人凶手的葛雷,人不再自己掌控的范围内,黑石也不见踪影,眼看得不偿失。这不,听说茶庄闹怪物,而且又风风火火的开业,心里很是不爽。惦记着那个貌美如花的经理,以为无人再保护并起了色心,想要趁机给自己找个平衡。

    哪里知道,这个不似常人的女子还真的和常人不一样,竟然给自己来了个云罩雾绕的惩罚。

    何士东满头大汗,看着白画走开的背影,逃也似的上了车,紧张的摇下车窗,似乎害怕再次被关在车内面对黑漆漆的恐惧。

    当然,何士东说的一大车会知悔改的话,不过都是些为了权宜之计。如今,抬头又是大白青天,对于刚才恐惧的一幕,又起了报复之心。

    何士东曾将白画当做是妖怪,求了收妖的十字架根本没有用,这事也就搁浅下来了。

    然而,白画又实实在在运了法,而且使用了邪术对付自己,可见要想收服这个不平常的女子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何士东咽不下这口气,也就开始到处打听这种情况到底是属于什么原因。

    经过朋友的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个自称是通晓万物灵性的神算子。

    何士东见了神算子,只见一个穿着青衣褂子的瞎子敲着竹竿,朝自己走来。若是放在平常无论如何也是不会相信一个瞎子能算出什么万物灵性。不过,在这个没有办法的办法的时候,他倒是愿意试一试瞎子是不是真的能看穿这个不平常的女子。

    白画像平常一样不忙的时候站在前台,随时观察和迎接着客人。

    忽然见一个翻着白眼的瞎子敲着竹竿走了进来,白画还觉得奇怪,以为是找错了地方,迎了上去,将瞎子扶了进来。

    白画也不敢明确的质疑瞎子来喝茶的目的,于是问道:“您打算喝杯什么茶?”

    “绿茶就可以!”瞎子边说着,边把手伸出去到处探探。“妹子往哪里走?”

    白画自然伸出了手扶住瞎子,说道:“这边,您小心桌子,往里面坐坐!”

    瞎子反手握住了白画的手心,摸索一般,脸色有些稍变,不过顺势落了座。

    瞎子行为有异样,白画抽出了手,再看瞎子虽然翻着眼白,看不到东西一样,不过,倒却让人背后发凉,如同被看穿了所有的秘密。

    “您坐,我去给你泡茶!”白画浑身不自在,转身离开。

    瞎子不等白画泡了茶来,急急忙忙起身往外面走去,竹竿子敲的啪啪响,脚下飞快一点也不像是瞎子。

    “这人好奇怪!”服务员纷纷议论。

    白画泡了茶水出来,听了服务员的描述也觉得甚是奇怪,不过,追出门外已不见瞎子的踪影。

    瞎子乘车直接去找了何士东。

    何士东对于白画的真实身份,迫不及待的想要的想要知道,见了瞎子返回,神色异样,忙问道:“是怎么回事?”

    听说瞎子从小被通了灵性,能预测和算出别人不知道的事情。瞎子算了半辈子的命,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离奇的事情,不可置信的说道:“何局,这个女子可不是一般的女子!”

    何士东对瞎子的能力还持保留意见,听他这么一说,以为又一个江湖骗子,只能说些模棱两可忽悠的话。于是不客气的说道:“你知道什么就说,不知道就滚蛋,不要在这里浪费老子时间。

    ”

    瞎子倒也不生气,说道:“何局您大了不必要大动肝火,我瞎子虽然行走江湖,但是不是一般的江湖术士,你说的这个白姓女子我已经大概她的底细!”

    何士东最恨别人给自己卖关子,如果不是因为抱着一丝希望,定会两个耳光把他给驱赶出去。

    “你倒是说说看?”何士东忍耐的问道。

    “我走近她的时候闻到了一股腐蚀的味道!”瞎子有些惊奇又很得意的说道:“我摸了她的手心,摸到了手上的纹路。”瞎子说着故意卖起了关子。

    何士东双手环抱在胸口,索性一副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样的样子。

    瞎子悠悠晃着脑袋说道:“此女子身有异味不是常人能闻的出来,掌心纹路古老,居我的推算绝对不是现代的女子!”

    何士东质疑的问道:“你这话的意思是白画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如果真的像是电视剧里一样穿越过来,那也不可能拥有法力,难道古代人真的有各种绝学?”何士东脸色一变说道:“你若是再忽悠我,小心你出不了这个门!”

    瞎子起身并往外面走,也傲了起来,说道:“既然何局那么了不起,我看也不必要再听我多说了!”

    偌大的客厅竟是瞎子的竹竿敲打的声音,见瞎子摆上了架势,何士东二话不说,一拳招呼上去。

    然而,瞎子看似瞎,竟然头一偏完美的躲了过去。

    何士东只当是巧合,这次对准了瞎子的脑袋再次出击,结果瞎子轻易的化险为夷再次躲了过去。

    “站住!”何士东大喝一声,说道:“你就是一个江湖骗子,你的眼睛根本没有瞎!”

    瞎子停顿了一会,又继续往前走,说道:“万灵皆相通,我虽然瞎,但是瞎的是肉眼而不是心眼!你心眼闭塞,又怎么能理解心如眼睛的境界。”

    何士东算是见识了瞎子的本事,见他淡定不争,自己倒急了,挡在瞎子的面前态度变得谦卑的说道:“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大师,您就别跟我一般见识了!”见瞎子停下了脚步,又接着说道:“大师,我刚才是有点着急了,实话告诉您吧,我被白画那个丫头片子耍的团团转,心里很不甘心,所以才想要知道她的来历,这样才能找出破绽好对付她!”何士东说完又小心翼翼的的解释道:“对付一个女生是不对,不过,她也确实太强势了,我必须要给她一个教训!”

    瞎子手一抬阻止了何士东继续讲下去。“你们的恩怨我不管,我只管算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