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逃脱
    葛雷到底年轻,也没有经历过勾心斗角工于心计,被文咏妃三言两语又打发过去了,成功的偷梁换柱转移了思维,让他以为文咏衫就是一个无法改变的怪物,而忘记了是她故意用了损招。

    葛雷用手粘了粘假胡子,从文咏妃的办公室往外面走去,忽然听到啪的一声,回头一看见向日葵倒在了地上,花瓶碎了,泥土撒了一地,花心向着自己。

    “你以后没事不要常往这里跑,那个警察已经开始怀疑我窝藏了你,只怕外面已经有警察盯着这里了!”文咏妃恰是时候的提醒。

    葛雷停住了脚步,只是多看了两眼碎了一地的花盆,并大步的往外面走去。

    葛雷遮遮掩掩走出文氏集团,回想起公司空空荡荡,也没有遇到一个员工,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也联想不到这些不对劲和文咏衫有关系。

    葛雷还是回到了文府,忽然听到吭登一声,似乎有东西掉落的声音。随着声音轻手轻脚的寻去,寻到了文老爷的卧房,轻轻推门一看,见云姨站在房间里,手上拿着文老爷的水烟筒。

    “小雷!”云姨一脸倦态,看了看葛雷,说道:“没想到你跟我一样,成了杀人凶手,躲在这里也好,他们也不敢随便进来搜查。”

    云姨的话显然将葛雷当成了杀人凶手,这让葛雷心里很不舒服,反击道:“云姨,我们不一样,我没有杀人,我是被冤枉的!”????云姨淡淡的将烟筒放下,说道:“你是不是冤枉的只有你知道,大家知道的就是你是凶手,你要是不是凶手你又何必东躲西藏?”

    云姨的话让葛雷哑口无言,是啊,自己被冤枉成凶手,百口莫辩,只能东躲西藏,这和云姨又有什么区别。

    “云姨,你为什么不去自首?”葛雷又劝说道:“我东躲西藏不是因为我害怕被抓,而是我想知道为什么我就成了杀人凶手,而且让警察毫不怀疑,可是您既然真的杀了人,心里难道就不受折磨吗!”

    “时间一到,自然会有交代!”云姨说着,眼睛看向门外。

    “云姨,我这次不会再让你离开!”葛雷后退一步挡在门口,又说道:“您杀了人,自然要有所交代,而不是一走了之。”

    “那我就是要一走了之呢?”云姨说着并没有强行冲出门去,而是后退了几步,又说道:“现在你才是通缉犯,你觉得一个通缉犯揪着另外一杀人犯去自首,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云姨说着打开了窗户。

    葛雷心想不好,以为云姨要跳窗,并快速跑过去。

    哪知云姨穿了滑冰鞋,忽然朝门口滑去,一瞬间并冲下了楼梯。

    葛雷一看窗口,窗户上镶着铁框,根本就跳不出窗,可见云姨这一招就是为了引来自己好逃脱。

    葛雷企图了解云姨为什么要杀人,可是,每一次都没有得到答案,眼睁睁的看着云姨又一次从自己面前逃脱。

    对于文咏衫葛雷已经不抱有温柔的希望,看来只有加快速度得到黑石。

    唯一剩下的一块黑石在戴冠龙身边,而戴冠龙又回到了天陨教。

    葛雷出了文氏集团并朝天陨教赶去。原本以为教徒们又重新接受了自己,并想着和他们能达成共识,等到戴冠龙一到,并合力取回黑石。

    哪知,他刚一进入天陨教就被教徒们团团围住,一副怒目而视的样子。

    “对不住了!”老教徒下了令,手一挥,只见所有教徒朝自己扑过来,还没反应过来,并被锁住了。

    葛雷知道教徒们不可靠,翻脸无情,然而也没想到毫无预兆的就被锁住了手脚。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葛雷无奈的看着手上被锁起来的手脚。

    “戴教主又法力,所以我们只能听从戴教主的安排!”老教徒说着,又让围上去的教徒都退了下去,说道:“你们不要为难他,毕竟他曾经也做过我们的教主,我们也受过他的恩惠。”

    教徒们所有所思,都纷纷退到一边独独留下被锁住的葛雷放在石台上。

    这场面看起来,有些讽刺,当初站在这台面上接受大家的朝拜,而现在竟然被这帮朝拜过自己的教徒给绑了起来,置于这石台之上。

    “是你们戴教主让你们把我绑起来的?”葛雷也不等教徒们回答又说道:“你们接下来准备怎么样做?”葛雷说着脑子里想着逃脱的方法。

    “你把给是给交出来,这样,我还能念在你当初是我们教主的份上,偷偷放了你!”老教徒又说道:“实话告诉你,戴教主根本就不打算放过你,不过,你要是交了黑石,我还能从中周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你离开。”

    葛雷当然知道戴冠龙想要了自己的命,然而如今到了这步境地,最当然先要活命。

    既然大家怵戴冠龙是因为他有超常的法力,那么自己只有表现出自己的超能力,或者才能逃过一劫。

    葛雷看了看老教徒说道:“你的胸口刻了一条龙,我看你这胆子也就是一条虫。”

    老教徒听葛雷这么一说,慌忙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自己胸口捂得严严实实,却被看穿了一般。“你怎么知道我胸口可了一条龙?我这了是年轻的时候纹下的,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老教徒说着只觉得不可思议。

    葛雷没有回答,又看了看旁边的小教徒淡定的说道:“你看来很喜欢红色,不然为什么每次内衣裤都是红色!”

    小教徒被葛雷说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教徒们炸开了锅,不知道这是葛雷与生俱来的特异功能,还以为他学特什么特别的法术。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老教徒吃惊的问道。

    “我既然能得到黑石,能来到天陨教给你们当教徒,你们用脚趾想想也该知道,我怎么能跟常人一样。”葛雷假装轻松的样子说道:“你们只知道害怕你们戴教主有法力,你们就不怕我要你们的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