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惊艳黑玫瑰
    戴冠龙脑袋发蒙,睁开了眼睛,只见头顶射下来一点点光亮,渐渐清醒过来,明白自己被算计了。第一反应并是想要查看黑袍里的黑石是否还在,然而,一伸手才发现自己的手被反在背后锁住了。

    “葛雷你这个狗杂种!”戴冠龙被激怒的顾不上自己一直保持慈善的面容,五官扭曲的大骂道:“杂种,你给我出来,你敢关爷爷我,快滚出来,我要你的命!”

    葛雷用这种不磊落的方式拿到了最后的黑石,正在准备五石合一的时候,听到戴冠龙的喊叫声。

    “一把年纪了给自己积点德!”葛雷蹲在地洞口,往里面看了看,见戴冠龙面色发黄口角裂开,于是回过头来对身后的老教徒说道:“拿水来!”

    老教徒得令很快端了水过来。

    葛雷打开地洞上的盖子,对戴冠龙说道:“来,喝口水先!”

    戴冠龙确实口干难耐,不过他自认为也是有骨气的人,怎么会任由一杯水就低了头,呸的一声骂道:“你这孙子少给我装好人!”

    葛雷见戴冠龙不领情,也一时脾气上来,端起水杯朝他泼去。“哎呀,对不住了戴爷爷,你看这么冷的天,看来只能让你受凉了!”????水珠顺着脸颊往下流,戴冠龙毕竟年纪摆在这里,被忽然一凉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顿时狼狈不堪。

    戴冠龙暗暗使用法力,然而法力随着手指而动,击向背面的泥墙,顿时背后的泥墙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哗哗落下一些泥土,掩盖到了膝盖。

    “你知道为什么我会把你关在这里吗?”指指里面的泥土说道:“你可以继续使用你的法力,不过,地洞一塌,你可就得被活埋了,到时候你可不要怪别人。”

    在这一米宽的地洞里面,脚被陷了下去并动弹不得,也正如葛雷所说,如果再动法力自己只会被困在里面。

    “你…”戴冠龙想要发火,可是又忽然理智过来,如果再不保持体力想办法逃脱,那必死无疑。“我想喝水!”戴冠龙忍气吞声,话锋一转说道。

    “好,很好!”葛雷也没有想要戴冠龙的命,既然他愿意低头,自己也并给他一个台阶下。又对旁边的老教徒说道:“再去给他倒杯水来!”

    老教徒担心戴冠龙不死,他不死这些背叛他的教徒自然必死无疑,于是犹犹豫豫的不太愿意。

    老教徒到底也还是端了水来,在葛雷的指示下给戴冠龙喂了水。

    水杯里的水被喝尽,戴冠龙被自己的教徒背叛,心里的恨意可想而知,张嘴并一口咬住了老教徒的半边手掌。

    老教徒痛的一声大叫,丢掉了水杯,用力拉扯想要救出自己的手掌,然而,就在瞬间半根大拇指断在了戴冠龙的嘴里。

    “救我啊…”老教徒倒在地上,捂着流血的手大喊大叫。

    其他教徒不明情况,看到老教徒满手是血的在地上打滚,吓的连连后退。

    “把他扶下去消毒包扎!”葛雷一声令下,小教徒这才心有余悸的上前将老教徒搀扶走了。

    再看戴冠龙,嘴角满是血迹,甚至示威的用舌头舔了舔。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可以放了他,不管他是威胁还是好言诱惑,只要有人敢放了他,我就不会放过谁!”葛雷对教徒们说完,又看着戴冠龙道:“实话告诉你,五块黑石我已经凑齐,大势已去,你就安心在这里颐养天年吧!”

    戴冠龙将黑石视为圣物,自己潜心寻找也终于无果,一个毛头小子居然说凑齐了黑石,这让戴冠龙既吃惊又不敢相信。“你少在这里糊弄我,就凭你?”

    “我让你开开眼界!”葛雷说着念叨:“黑玫瑰现身!”

    葛雷话刚说完,五块黑石从他口袋里飞了出来,合在一起,变成一朵黑色玫瑰。

    黑玫瑰在空中旋转,却发出夺目的光彩,令人不禁眩晕。

    “不可能的!”戴冠龙像是受了天大的打击一般,精神颓废的说道:“怎么会这样,凭什么会被你找到!”

    “你听过命中注定这个词没有!”葛雷也很吃惊几块看起来普通的黑石合在一起,竟然成了一朵美丽大方的黑玫瑰,不过在对手面前自然还是要保持平静,说道:“黑玫瑰这种灵性的宝物当然要落到像我这样有灵性的人手上,你这一把年纪的不想好好呆在家,就出去跳跳广场舞多好,非得闹腾修炼,现在好了,把自己的亲孙女也闹腾没了,自己也落得这样下场。”

    说起自己的孙女,戴冠龙情绪激动起来,说道:“你还有脸提思林,如果不是因为你,她又怎么会死,你要不是内疚为什么不向警察说明情况,非得把自己弄成通缉犯!”

    葛雷原本以为设计自己的是戴冠龙,如此才会无中生有,有了指向自己的证据,不过听戴冠龙话中的意思,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成为通缉犯。

    “你害死自己的孙女,却不知悔改,我看在这里面安度晚年再适合不过!”葛雷气血上升,对戴冠龙害死自己孙女却没有去自首一事也无法谅解。

    戴冠龙看着黑色玫瑰在自己头顶旋转,却并不属于自己,自然嫉恨,不过忽然哈哈大笑,想着起码黑玫瑰已经现身,如果自己得以逃脱,再想要得到黑玫瑰也就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了。

    “收!”葛雷见戴冠龙神情异常,并收了黑玫瑰,只见黑玫瑰如同凋零的真玫瑰一般,一片片花朵落下,又变回一片片的黑石叠落在手上。

    “你在这里好好呆着,等我修炼成仙,我再来看你!”葛雷说着起身,并命人将地洞给盖了起来。

    葛雷站在石台的另一边,教徒们两眼发亮,等待着修炼。

    葛雷身子挺直,说道:“你们一日三餐给我伺候好你们的戴教主了,如果他有闪失或者逃走了,担心我将你们赶出天陨教!”

    赶出天陨教就意味着眼看可以修炼,却不能修炼了,这比杀了那些教徒更让那些教徒难受。

    果然教徒们大声道应承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