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离开地宫
    葛雷已经得到了黑玫瑰,他的下一步自然是修炼。

    而教徒们眼睛一个个直直的盯着葛雷,盯着他怀里的黑玫瑰。

    “我会尽快弄清楚黑玫瑰的奥秘和修炼的方式,之后我再教大家修炼!”葛雷没有时间和教徒们慢慢探索修炼,她需要静心,尽快修炼法力,然后再寻找文咏衫。

    教徒们脸色稍有变动,他们所想的是能和葛雷一起修炼,如此才能对的起他们清心寡欲留在地宫里。

    “葛教主,其实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修炼,还请葛教主让黑玫瑰展现她的威力!”教徒们面对自己的利益倒是很不含糊。

    “我理解大家想要修炼的心理,不过这是灵石,是千年之前的宝贝再现,如果有所闪失只怕后果不堪设想。”葛雷已经看透了这般教徒,他不敢想象这帮没有灵魂,只有自己盲目追求的教徒有一天真的得到了修炼,那该是何等的疯狂。所以,唯今之计只能运用恐吓让他们暂且放下修炼的念头。

    教徒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的信念和所有的等待就是为了可以得到修炼,即使有生命的危险,恐怕也再所不惜。

    “我们不忍葛教主一人犯陷…”教徒们似乎担心葛雷独吞,都围了上去,造成一种插翅难飞的感觉,又说道:“即使有危险,我们也要陪着葛教主!”????看来这群教徒也不是好打发的主,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

    地洞里传来戴冠龙哈哈大笑的声音。“你们这叫狗咬狗,你们这群叛徒以为背叛了我就能得到修炼?醒醒吧你们这群傻子,你们这个葛教主根本就没有打算带你们一起修炼!”

    葛雷一听,心乱的很,经这一挑唆只怕更难脱身了。

    教徒们果然神情十分戒备,好像随时准备夺取黑石一般。

    “大家稍安勿躁!”葛雷知道和教徒们再耗下去,只怕更难脱身,于是将口袋里的黑石掏出来,黑石块在他的手心自动合成一朵黑玫瑰,发出刺眼的光芒。

    “黑玫瑰已经现身,可是怎样修炼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葛雷见教徒们将遮住眼睛的手慢慢放下来,一脸疑惑的看着黑玫瑰,又说道:“不过,我倒觉得这个黑玫瑰需要一样东西开启,只有开启了她才能与人通灵传授法力!”

    葛雷并不知道如何运用黑玫瑰修炼,所说的也只是自己的猜测,而这个猜测听起来也并无道理。

    “那会是什么?”教徒们纷纷问道。

    “你们这群蠢货就等着被他忽悠吧!”地洞里又传来戴冠龙的吼叫声。

    小教徒竟然二话不说,走近地洞,从旁边抓起一把石头粉末撒了下去。

    戴冠龙没想到小教徒能有胆子对自己动手,没有防备的仰着头,见他过来正准备骂上几句,忽然眼睛里进了石粉末,而双手被铐在身后,根本没办法擦试,只能痛的大喊大叫。

    教徒们并不是觉得戴冠龙的话没有道理,不过跟了他这些年,心里也十分清楚背叛的后果,不是他死就是自己死。既然这样,当然要先下手为强,于是小教徒毫不犹豫的将石灰撒了出去,弄瞎了戴冠龙的眼。

    戴冠龙的喊叫声那叫地动山摇,小教徒听着后怕,连连后退,几乎连滚带爬的又回到了队伍当中。

    葛雷竟然敢忽视自己的存在,私自对戴冠龙施以伤害,为了杀鸡儆猴,于是一根银针射了出去。

    小教徒的手掌被银针刺穿,一时间还感觉不到疼痛,只惊恐的看着葛雷。

    “你们还有谁在我面前造次?”葛雷眼神扫视所有教徒,他知道这帮教徒只吃罚酒不吃敬酒。

    果然,教徒们安静了下来,又齐齐的行了大礼说道:“我们听从葛教主安排!”

    葛雷将黑玫瑰收到怀中,又双手背在身后,面色看不出喜悲道:“关于修炼的事情,我自有安排,接下来我有一个任务交给大家!”

    教徒们一副静候的样子,双手垂下,眼睛看着葛雷。

    “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葛雷委以重任的说道:“能不能开启黑玫瑰,得到修炼的方式就看你们的了,你们四下打探去寻找有关黑玫瑰的传说,看从中能不能找到破解的方式。”

    教徒们将信将疑,可是也没有反抗的勇气和质疑的支撑点,只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葛雷见教徒们稍稍收敛又说道:“我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去处理,你们也不要一整都呆在地宫,都给我出去寻找黑玫瑰的传说。”

    地洞里,戴冠龙的声音不绝于耳,撕心裂肺般的喊叫让人听的心惊胆战,似乎害怕他从地洞里跳出来,来个绝地反击。

    教徒们也别无选择,他们只能接受葛雷的安排。

    葛雷又指着小教徒说道:“罚你留下来照顾你们的戴教主!”

    戴冠龙可是有法力的,在接受了这一串的打击之后,只要逃脱了出来,自己铁定难逃一死,然而又不能反抗,只能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包扎好手掌的老教徒,看了看关押戴冠龙的地洞,眼里难事仇视,又回过头来对葛雷行了礼说道:“他还小,让他出去见见世面,我留下来照顾戴教主吧!”

    不等葛雷答应,小教徒几乎跪倒在地,朝老教徒说道:“谢谢您,谢谢您帮我,谢谢!”小教徒十分感激,甚至语无伦次。

    葛雷当然知道老教徒心中有他的小算盘,不过,如脱身要紧,既然他们已经服从安排,那么也就不再节外生枝。

    “很好!”葛雷说着并下了石台,说道:“你们一会自行安排出发,我先走一步。”

    教徒们眼睁睁的看着葛雷带着黑石离开,心里各种忐忑却也不能明着阻止,于是行注目礼一般目送他离开。

    葛雷从地宫出来,看着外面山头上像披上白纱一般,焕然明白过来,冬季已经来劲。

    葛雷裹紧了身上的黑袍,双手环抱胸前,手触碰到口袋里的黑玫瑰,感慨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