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毁地宫
    地宫里教徒们虽然觉得葛雷的说话不是很靠谱,不过还是遵从她的安排,像蚂蚁出动一般都出了地宫。

    地洞顿时显得空空荡荡,回应的是戴冠龙低沉的喊叫声。

    老教徒望了望出道口,确认他们全部出了地宫之后,又步伐沉稳托着自己受伤的手朝戴冠龙走去。

    “放我出去,你们回来,快放我出去。”戴冠龙听到往外面走去的脚步声,不一会地宫安静了下来。他的耳朵没聋,他知道教徒们已经出地宫了,而老教徒主动请缨留了下来,他自然明白,这对自己不是好事。

    戴冠龙的眼睛被石粉侵的又红又肿,只能模糊的看到有一个影子走向自己。“你想干什么?”戴冠龙想要挣脱身后的铐锁,然而只感觉到头顶上徐徐落下的沙尘。“你要做什么,你大逆不道,你这逆徒!”

    老教徒至始至终一言不发,脸上露出发狠的表情,往地洞里面填着沙子。

    戴冠龙急了眼,他曾想着自己能修炼更深的法力,能在地球上叱咤风云,却没想到落得阶下囚般的下场任人宰割。

    挣扎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相反,只让老教徒更加发狠的往地洞里填沙石。????地洞原本才一米来宽一人来高而已,不到一会时间,沙石已经埋到了戴冠龙的半腰,整个下身动弹不得。

    这已经是必死无疑的下场,戴冠龙顾不得其他,只能拼了一般,一运法力朝后面击去。

    瞬间,石台往下塌去,老教徒吓得狂奔而去,砰的一声,老教徒回头,只见地洞被沙石全部覆盖。

    老教徒长吁一口气,老教徒看着自己断了拇指的手掌,露出欣慰的笑意,有种大仇得以报的快感。

    正在老教徒以为替自己失去的拇指报了仇的时候,忽然,沙石冲上顶去像瀑布一样倾斜而下。

    原来戴冠龙在孤注一掷的时候,居然用法力震断了铐锁,双手得到了自由,运起法力来也是得心应手,很快并冲出了地洞,脚一落地,又运法力手指朝胯下一划拉,锁住双脚的铐锁断成了两截。

    老教徒吓得想要往后退,然而双脚已经吓得不听使唤,一屁股坐到了地板上。

    再看戴冠龙用力摇晃了下脑袋却左右看看,似乎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戴冠龙的眼睛彻底瞎了,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老教徒捡了块石头朝一旁扔去。

    戴冠龙的眼前确实是一片黑蒙蒙,听到旁边的响声立刻运了法力击去,只见旁边的石柱轰然倒塌。

    老教徒见戴冠龙确实自己看不到自己,这才放了心,缓缓爬起了身,又摸索了身上一翻,哆哆嗦嗦的拿出了一把匕首,对准了戴冠龙。

    戴冠龙很不适应黑暗,对于身边有人拿着匕首想要自己的命也是一无所知,用力的摇晃着脑袋,似乎希望吧视力摇晃回来。

    然而,就在匕首近身,刺穿衣服的一瞬间,戴冠龙手快,一掌击去。

    老教徒心狠不过身弱,一把老骨头了哪里受得了这一击,顿时满口喷血,瞬间倒地,抽搐几下翻了白眼。

    戴冠龙并不确定是否已经击中老教徒,整个人处于戒备的状态,左右查看,双手随时准备着出击。

    等到脚拌到了一个柔软的物体,蹲下身子伸手一模才松了口气。于是就地在旁边坐下,闭上眼睛,脑子里回想地宫里的地形,直到地形在脑子里变得清晰,这才起身,摸索着走到了洞口。

    戴冠龙抚摸着洞口的岩石,他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天陨教,不料却养了要自己命的教徒,这种恨意又岂是一时间能够消化的。

    戴冠龙运了十成法力,狠心的朝洞口里面击去。

    顿时,地宫里传来巨响,整个地宫往下倒塌,石灰扬起整片天空灰蒙蒙,如同天地颠倒世间一片混沌。

    戴冠龙眼睛虽然看不到,不过震耳的声音和呛人的味道让他知道,这个地宫算是完了,自己所有的心血也是完了。

    戴冠龙跌跌撞撞的往山下走,山路上的灌木将他身上刺的一片血迹。

    山体大量倒塌,过路的人受了惊吓,一边逃命似的奔走,一边掏出手机记录了这一幕。

    戴冠龙摸索着下了山,站在马路上听着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却不知何去何从。

    好心的司机看着一个瞎子满身带血的从山上下来,停下了车,走到他身边说道:“老先生,我送你去医院吧?”

    戴冠龙满腔怨气,低声吼道:“走开!”

    好心司机只当这个瞎子受了刺激,变得行为异常,于是又耐着性子,上前一步扶着戴冠龙说道:“没事的,现在山体已经停止坍塌了,你不要怕,你身上受伤了,我送你到医院去吧!”

    戴冠龙果真静了静心,像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眼既然已瞎就必须要低头。

    “送我到休养路…”戴冠龙报了自己所住的位置。

    好心司机虽然觉得戴冠龙说话的语气很奇怪,不过,到底也没必要和一个老人家计较,于是好心的又问道:“您身上都是伤口,真的不需要去医院?”

    戴冠龙不予理会,自己摸索着开了车门,坐上了后座上。

    好心司机见老人家固执也就不好再劝,并按照地址开去。

    到了四合院好心司机诧异的说道:“你确定要去这里?我可跟你说啊,这里面发生了命案,一个年轻老师被害了,凶手逃走了,到现在还没抓到!”

    戴冠龙原本已经够心烦,又被好心司机提到因为自己而死去的孙女,更加急火攻心。双手握紧,似乎人无可忍,一股法力倾之而出,重重的击向驾驶座上的好心司机。

    好心司机停了车,原本以为好心劝这个受伤的瞎子不要进凶宅,却没想到,在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丧失了性命。

    好心司机的脑袋被击了一个大窟窿,拉耸着趴在方向盘上,血从方向盘上往下流,滴到了地面上,如同一场特效的恐怖电影。

    当然,戴冠龙是看不到的,他只知司机死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