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面容已改
    葛雷拿着黑石玫瑰从天陨教出来,刚到文府并得到消息,天陨教所在的山区全面坍塌。

    葛雷拿着黑玫瑰观赏着,夺目的光彩炫眼。至于天陨教地宫坍塌,不知是忧是喜,这一塌,以为戴冠龙是死定了,而被他命令出地宫的教徒只怕是要无家可归。无处所归的后果,很有可能就是城市大乱!

    葛雷无力让教徒都顺应平常的生活,唯一的办法,大概也只有以武力和这个教主之名来约束他们。

    这样一想,并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启黑玫瑰!

    可是,黑玫瑰就像是一个花型灯光一样,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左右想着难道真的跟自己猜想的一样,需要一样东西开启?

    葛雷心急如焚,或者也没有了别的办法,第一反应并是依靠高科技破解这样的难题。

    于是上了楼,不自觉的进了文咏衫的电脑桌旁边,开启,刚打开页面输入一个黑字,下面的提示框竟然出现了黑石秘密的字样!

    葛雷眉头一皱,心头说不出来的滋味,看样子,自己曾经万分信任的女朋友,竟然背着自己在偷偷查找有关黑石的秘密。????葛雷摸着键盘的手,往旁边一搭,像是碰到一个硬硬的东西,索性拿了出来一看,居然是一卷竹卷!

    摊开竹卷,上面写了许多自己不认识的字,葛雷很是诧异,想着大概和黑石有关,而以文咏衫的性格,大概早就找出了答案。于是,拉开了抽屉往里面翻了翻,果然从里面的笔记本上找出了答案。

    葛雷看到了上面写着,要想修炼,无欲无求!

    “无欲无求!”葛雷小声的念叨着,难道这就是开启黑玫瑰的方式?心中怀有疑惑,于是学着在地上打坐,可是心总静不下来。

    黑玫瑰在头顶旋转,发出低沉的鸣声,像是反抗。

    可见黑玫瑰并不接受这样的打开方式,低鸣像是在提示错误。

    葛雷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试图心境合一,然而脑子里不断出现之前所经历的场景。

    从小时候师傅教会自己医术,再到进城入学,和文咏衫相处的点点滴滴都融上心头,变成一幅幅画面。

    葛雷只觉悲伤不已,睁开眼睛两眼泪已经模糊。

    黑玫瑰似乎也受到了异常的情绪,在上空忽左忽右的飞旋,完全失去了控制。

    葛雷抬眼看向黑玫瑰,旋转的花瓣里面有些人影,再仔细一看,竟然是自己刚才脑中的景象。不由吓了一跳,不过忽然领域过来。

    黑玫瑰就像是一块反光镜,自己的**都被投射到了里面,唯有无欲无求才能使得黑玫瑰展现自己!

    葛雷没有强行遏制住自己不去想任何事情,而是闭上眼睛,进入冥想的状态。心念打开,如同涛涛江水,扑将过来又包容万物。

    葛雷化万物为江水,又消失无一物,脑中也就强求,空无一物。

    忽然,房间里一片火红般亮光。

    葛雷虽然闭着眼睛,可是却能明显的感觉得到异常,不过,似乎心念放下,并未睁眼去看。

    黑玫瑰花瓣全部绽放,五瓣持平,倒转过来,悬挂在葛雷头顶一般。

    一道紫黑色光束射了下来,正中葛雷天门。

    葛雷只觉全身暖意,有一股劲钻入了自己骨髓。

    黑玫瑰被开启了,她像一个沉默而温柔的导师,她在头顶上方,用她的灵气传给葛雷法力。

    修炼并非一招一夕,需要遵循自然规律,让自己的血肉和黑玫瑰的灵气相融合。然而,葛雷的聪明让他抓住了无欲无求的要领,可是,面对需要磨时间的修炼,葛雷却耍了小聪明。

    黑玫瑰在传输灵气一个小时之后并会自动关闭,不再开启。如果按照黑玫瑰的速度,只怕要个一年两载才能得到一些法力!

    葛雷不能再等待,他需要尽快的拥有法力,这样才能和何士东对抗,也能在找到文咏衫的时候,可以用法力制止他。

    葛雷在灵气传下来,将近一个小时却还不到一个小时的时候,大声道:“收!”

    黑玫瑰得了令,并收了起来,落在葛雷手上。然而,葛雷又很快将黑玫瑰放置,再次在头顶上悬挂般,在接近一个小时的时候又将她收起。

    如此,周而复始,葛雷浑身充满了力量一般,随手往抽屉处一运功,竟然能隔着空气将抽屉打开。

    可见葛雷已经得到了最基本的法力,只是想要得到更深厚的法力还需要不断吸取黑玫瑰得灵气。

    黑白交替,葛雷不分时间,不分白天和黑夜,一直断续开启着黑玫瑰修炼。

    强大的灵气不分时间的涌向自己,就凭借凡人之身,很显然有些吃不消。不过,葛雷却咬着牙齿挺了过来,只是头上的黑发忽然转变成了白发,就连眉毛也成了一片雪花,而面颊上出现了皱纹,活像一个小老头一般。

    葛雷睁开眼睛收回了黑玫瑰,手指点想房门,只见房门忽然裂开,四下飞散像是中了炸弹一样。

    葛雷抑制内心的欢喜,在文咏衫的梳妆台前看到了自己的模样,居然还有了一点高兴。

    全城都当自己是通缉犯,是万恶的杀人犯,而如今自己面貌一变,就算不再化妆也没有人能认出自己。

    葛雷将黑玫瑰又散成一片片的黑石放回口袋,带着一身的法力,和改变的面容,放弃了易容尝试的出了文府。

    上了街,街上比较冷清,偶尔几个匆忙的人也没有顾的枪多看自己一眼,看来确实已经没有人人得出来自己了。如此,葛雷并发着胆子朝许天霸和自己合伙开的医馆走去。

    “葛家医馆”医馆的名字没有变动,这让葛雷心中万分感激,只当许天霸对自己的信任。

    然而医馆内却十分冷清,几乎看不到前来就诊的病人。

    再看收银处,一个低垂这脑袋,全神贯注刷着手机的身影。

    “许兄!”葛雷忍不住用一种武侠的方式呼唤着。

    “你是…”许天霸满脸愁容,确实也没有认出葛雷来,又问道:“您可是来看病的?”

    葛雷用手撑在收银台上,凑近许天霸,指了指自己,说道:“认出来了吗,是我!”

    “你…”许天霸看了好一会,见眼前的小老头行为举止都很年轻,再加上声音有些熟悉,仔细辨认这才认了出来!

    葛雷见许天霸张大嘴巴,几乎要叫出自己的名字,连忙做着手势让他低调一些。

    许天霸看了看周围,其实周围原本也是空无一人,不过还是放低了声音说道:“你这是怎么了?你这装扮好逼真!”

    葛雷不好意思的笑笑,摸了摸自己银白的头发,说道:“我这不是化妆,我这叫整容,以后我就是这副样子了,你可别看的吐!”

    许天霸又张大了嘴巴,半天说道:“如果换成这个样子可以逃过冤屈被捕,也算划得来了!”

    说起这段时间自己为了躲过警察,东躲西藏,确实很是心酸,不过,既然已经过去了,也不愿再提起。“算了,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我们又可以合伙了!”

    葛雷转过身打量了医馆,虽然医馆也就不到两百平米,不过装修的很古典,和之前师傅的医馆倒有几分相像。“以后我就在这里了!”葛雷自顾自的说着,又走到了中药区,拉开了抽屉,把里面的药材抓了一小把放在鼻子上闻了闻说道:“不错,都是上好的药材!”

    “那是必须得!”许天霸对自己进的药材质量非常的自豪,不过,很快又顾虑道:“老大,你是说你坐诊吗?如果你坐诊被认出来了可怎么办?”

    葛雷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他认为这是一个可以解决的问题。“我想过了,我改个名字,就叫葛复平,你介绍的时候就说我是神医葛步平的弟弟!”葛步黯然失色的说道:“只是对不起我的师傅,犯了大忌冲撞了他的大名。”

    许天霸不知葛雷与师傅的感情深厚,只觉得这个主意确实不错,说道:“这样也好,你的医术还在,只要用心给患者看病,很快我们就能够靠着我们的名气打开一片一者天地。”

    许天霸说着越来越兴奋,仿佛已经看到了一片好前景。

    葛雷留在医馆,也有他自己的打算,他要让自己生存下去,再一边寻找何士东的下落,替师傅报仇。当然眼下最重要的是等待文咏衫的再次出现,只要她再次出现,葛雷相信自己并能够凭借自己的法力制服文咏衫。

    “老大,你在想什么呢!”许天霸见葛步面色凝重说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透露你的真实姓名,以后你就等着我们大赚特赚!”

    葛雷学医的本意是想救人,于是淡淡的说道:“我们是救死扶伤!”

    许天霸一震,脑子倒也转的快,乐呵呵的说道:“我说着玩的,我们当然是救死扶伤,赚钱嘛,顺便的事情!”

    葛雷也不出声,独自检查了医馆的设备。

    葛雷回到“葛家医馆”坐诊,医术还在,可是面容已换,这让许天霸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