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藏尸
    天陨教的教徒得知地宫坍塌之后,他们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基地,也失去了生活的中心方向,一个诚惶诚恐。

    他们也试图去寻找葛雷,结果却一无所获,他们发现自己被忽悠了,或者开始黑玫瑰根本不需要什么狗屁故事,教主这样做的目的不过是想要独吞黑玫瑰。

    教徒们想通了这个道理之后,有的教徒倒是如了葛雷的愿,在痛苦失望之后脱下了黑袍,决定做一个平凡劳作的人。而有一部教徒产生了强大的逆反心里,他们不甘心平凡,也愿意就当傻子一样便宜了葛雷。他们要绝地反击,一边利用城市的乱相趁机抢夺财务满足自己的生存需求,一边四下寻找有关葛雷的消息。

    城市只能用乱极了来形容,警察忙的不可开交,不是城南有人报警野兽出没,就是城北报警有人抢劫。

    刘警官焦头烂额,在长时间里没有抓到一个杀人凶手,也没法办法制止野兽伤人,他甚至开始自暴自弃,觉得这就是老天有意捉弄自己。

    刘警官下班之后已经是深夜,心口闷的慌,走到小商店门口准备买烟,却发现小商店的门紧紧的关着。

    “开门,老板!”刘警官有些心烦,并一边用力的拍打着门,一边大声喊叫着。

    商店的老板原本就神经紧张的睡着了,听到大门被拍打的声音,吓得蒙住头钻进了被子里,可是外面的声音还是不停的传过来,细听才发现并非野兽,这才起了身。????开门一看竟然是穿着制服的警察,顿时脸拉的老长,冷冷的说道:“警官,有什么事?”

    “拿包烟…”又看到了柜台上摆着的酒,于是说道:“再给我一瓶酒!”

    商店老板拿了烟和酒给刘警官,不耐烦的说道:“走吧!”

    刘警官见商店老板并没有要接自己钱的意思,问道:“怎么?钱也不要?你以为你做慈善的?”

    商店老板冷哼一声说道:“我上有老下有少,做不起那慈善,如今命都快要没有了还赚什么钱,你拿了就走吧,别打扰我睡觉,明个儿还不一定有命睡。”商店老板说完,哐当一声把门给重重的关上了。

    刘警官一愣,手上提着的酒准备砸上去,然而紧急时刻收了手,把手上拿着的零钱塞进了门框里面。

    商店老板的态度代表了现在市民的态度,他们在遭受苦难的时候,人民警察却无动于衷,这让市民很难接受,甚至会将警察当做是间接伤害市民的凶手。

    刘警官用牙齿咬开了瓶盖,倒了一大口酒进了嘴巴,咕噜喝了下去。接着又扯开了香烟口,夹出一只香烟点燃,

    一口酒一个烟圈,就这样烟酒交替着。一瓶酒喝完竟然有点微醉,把酒瓶用力的往地上一摔,朝着天空吼道:“你到底是个什么鬼,我在这里,有野兽就冲我来吧,看我不把你给打死!”

    刘警官说完,似乎觉得还不解气又掏出了配枪冲天空发射。

    砰的一声,惊醒了黑夜一般也惊醒了自己。

    酒醒了一半,看着空荡荡的街道心里也有了些怵意,并收了枪准备放进枪袋,然而,隐约感觉到有异样,又举起枪警惕的看看周围。

    忽然听到哒哒哒奔跑而来的声音,刘警官握紧了枪支,手心有些冒汗,结巴的说道:“谁?快给我出来,别装神弄鬼。”

    话刚说完,只见从角落一旁跑出一条野狼狗,疯狂的扑到过来。

    刘警官来不及开枪,身子虽然一闪却还是免不了被野狼狗咬到了胳膊。

    虽然野狼狗用人变身的,不过它的野性却和真的野狼狗没有区别,咬住了肉,尝到了人肉的味道又怎么会轻易的松口。

    眼看手臂就要被野狼狗撕掉一个大口子,几乎没有犹豫的扣响了手枪。子弹正中野狼狗的脖子,如同杀鸡的场景一样,血从野狼狗的脖子上流了出来,点到了刘警官的手臂上,胸口上。

    野狼狗挣扎都没有挣扎,并倒在了地上。

    刘警官的手臂虽然挂着一块快被咬掉的肉,不过看着地面上被自己打死的野狼狗仿佛忘记了伤口的疼痛。

    虽然自己还不能替市民从根源解决野兽的问题,不过能打死一只野兽也算是给大家有了个交代。

    于是刘警官学着武松打虎的样子,把野狼狗背了回去,一路上开心的不得了,想像着等到天亮把老虎背到大家面前,接受着大家投来敬佩的目光。

    刘警官将野狼狗背进门,丢在了客厅里,顺手又从冰箱里拿了一罐酒喝了起来。

    一瓶酒喝完,人又微醉又有些累,倒在沙发上并很快睡着了。

    天色缓缓亮了起来,一夜的野兽横行总算消停了下来。

    刘警官被一道阳光刺到了眼睛,在沙发上翻了个身,虽然躲过了阳光,不过猛的想起自己好像杀死了一只野狼狗。于是,一个翻身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朝客厅中间望去。

    这一望算是吓了一大跳,客厅里躺着的不是一只野狼狗而是一具中年男人的尸体。

    刘警官不敢相信,用力的摇晃了脑袋以为自己眼花了,再一看确实是一具被喉咙上开了洞的男尸体!

    这对于不明真相的刘警官来说确实费解,明明是一条狼狗,等自己睡一觉醒来却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刘警官望着自己身上的血迹,只觉得一阵恶心,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后作用,竟然跑进卫生间呕吐起来。

    刘警官呕吐完,用冷水冲洗了脸,冷静了好一会,这才又回到客厅,在尸体面前仔细观察了一番,确定了致命伤口就是自己造成的,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自己一心想要抓杀人凶手,结果自己却成了杀人凶手,这实在让人太难以接受了。

    尸体就摆在眼前,昨晚荒唐的遭遇,只怕是说出去也没有人相信。

    刘警官慌了神,他不能当杀人凶手,他是警察。这样想着并三下两下把身上带血的衣裳脱了下来。

    “我不能让人发现!”刘警官一边重复的自言自语,一边附身如移动尸体。

    尸体被搬到了卫生间,刘警官手上握了刀,手止不住的在发抖。

    终于一刀落了下去,刘警官像是砍红了眼,一刀快过一刀的落下去,尸体被分了肢,因为是完全死透的尸体,因此,这些断肢残手看起来倒像是塑料模特。

    刘警官反而没那么慌张了,冷静下来换了衣裳并出了门。

    过了好一会,带了送货上门的人回来。

    刘警官去买木箱,又买了一袋子水泥和沙子。

    送货的两人把货卸到了客厅,他们只觉得房间里面有股味道,可是怎么也猜不到,就在离客厅不远的卫生间摆放了一具分肢的尸体。

    刘警官把尸体搬进了卫生间,把肢体一件件的摆进木箱里面。接着又合了水泥,把合好的水泥倒进木箱里面,把木箱的空隙全部填平。接着盖上了木箱,又在木箱的外侧刷上了水泥。

    这样一来,尸体不落痕迹的被完全掩盖起来。

    刘警官看了看这个水泥大箱子,他心里有了主意,他要把这具尸体完美的潜藏起来,他要让别人看到却并不知道这里面藏的是尸体。

    刘警官又出了门,这次出门买的是木箱子比例的大理石。

    大理石被送了回来,刘警官又一边刷着水泥,一边将大理石镶了上去。木箱的四周和顶上都被镶了大理石,这让咋一看就像是一个时尚的茶几一样。

    刘警官看着自己的作品,竟然有些得意,他没想到把一具尸体用自己的智慧隐藏起来居然会有那么大的快感。

    刘警官将家里的卫生从里到外的搞了一遍,又用九牛二虎之力一点一点的把这个茶几移到了客厅。

    刘警官十分的满意,他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天才型的伪装者。

    这个时候刘警官的手机来了电话,他的属下告诉他有人报案,在警局破口大骂。

    刘警官驾车往警局赶去,在路上竟然忍不住放了一首欢快的歌曲,脑袋也情不自禁的跟着音乐摇摆起来。

    可是到了警局门口可就没那么欢快了,一位老妇人坐在警局大厅的地上又哭又喊。见刘警官进来,爬起了身,一把抓住他的手哭泣道:“警官,您是刘警官吧!您一定要行行好,把我儿子给找回来!”

    原来老妇人的儿子至从昨夜出门之后并再也没有回家。如果是以前太平的日子老妇人倒不担心,可是现在城中大乱,随时丢了性命是件很简单的事情。

    刘警官听到了老妇人的叙述,心里登登的跳不停,既刺激又可怜老妇人白发人送黑发人。“大娘,我们会尽量找到您儿子的,您不要太伤心了!”

    老妇人干涩的眼睛流着眼泪,从怀里掏出他儿子的照片出来,递了过来。

    刘警官一看照片,果然,这就是被自己藏尸的尸体。

    葛雷又转悠了一会,到底也是没有找到文咏衫,而许天霸不断来电,告诉他医馆又来了被咬伤的病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