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被认出
    秦旺倒了下去,脑袋磕在了茶几上,茶几碎在了地面上,和着秦旺肥胖的身子,发出巨大的响声。

    血流到了于法的脚边,让他整个人都呆住了,一动不敢动。“怎么办,这可怎么办?”于法惊慌的看着这个猪队友!

    葛雷人称圣医,看一眼秦旺摔下的部位就对他的情况有了了解,走到窗边拉开了竹卷,对于法说道:“你用怕,人又不是你杀的,你现在打电话叫救护车,不然就真的成为你杀的了!”

    于法手有些发抖拨打了电话。

    葛雷又说道:“你现在用你的对讲机,把刚才守在楼梯口的保安叫下来帮忙。”

    于法又照做了,不过心里却难免不担心,甚至有些抱怨的说道:“如果他醒过来了,那我不就完了吗?”

    葛雷的眼睛可是火眼金睛一般,能隔着皮肤看到身体里面的神经。“你大可放心,他是醒不过来了,这辈子估计只能躺在床上当植物人了。”

    于法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浑身是血的秦旺,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你放心,我们家世世代代为医,我可是葛家的传人,我看一眼就知道了,他这辈子只能躺床上,用机械维持生命。”葛雷又听着酒店外面响起的救护车鸣笛声说道:“你不要操之过急,先带他去医院…接下来的事你应该很清楚怎么做。”

    葛雷刚说完,那些拿着电棍一样的弟子冲了下来,往房间一看,一个个吓的魂飞魄散。

    “你们还不快帮忙把秦帮主抬上去!”于法见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在怀疑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又随口说道:“秦帮主不小心摔在茶几上变成了这样,再不把动手送上救护车?我看你们是成心想要害死秦帮主。”

    被于法这样一吼,其他弟子都连忙去抬动秦旺,也就没有敢人再去怀疑秦帮主跟前的红人。

    葛雷跟在身后,看着于法进了救护车,并转身离开。

    他能帮的只能帮到这里了,他相信以于法的机智,他有办法掌控全局,至于之后会不会再成为第二个秦旺就顺其自然。

    “老大,你怎么才回来!”许天霸显得有些着急,葛雷的脚刚踏进医馆,就好一顿抱怨说道:“我的老大啊,天色可都黑了有一会了,你再不回来我都要担心你是不是被野兽给吃了,你说你要是被野兽吃了我们这医馆可怎么办!”

    葛雷这一天尽在忙天陨教教徒的事情,虽然说不是什么功德无量的大事,不过起码也算给了自己一个有始有终的交代,顿时心情也是大好,开玩笑道:“听你这么说来说去,你就是担心我这圣医一走,没人赚钱了吧!”

    许天霸愿意为钱而生,愿意为钱而死,他自己也并不觉得这是件什么丢人的事情,索性大方的说道:“知我者老大也!”

    葛雷顿时想起当初可是这个财迷带自己进的天陨教,他可也是天陨教的一份子,于是说道:“天陨教现在散了伙,你可是有什么感想?”

    许天霸转动着手上的笔,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爱咋样就咋样吧,反正我这天陨教教徒也没正式入过教,我也没办法让他们不散,他们散了也影响不了我赚钱。”

    葛雷见许天霸看见钱,两眼冒金光的样子倒有了些羡慕。虽然爱好比较势力,不过起码单纯专一不顾别人眼光的专注自己所喜欢的事情。

    许天霸忽然想起什么了一样,一拍脑袋说道:“今天白小姐来找过你了,我问她什么事情她也不说,只留下一句话。”许天霸说着顿了顿。

    葛雷一愣,没想到白画竟然看穿了自己的身份,并追问道:“什么话,你倒是说啊!”

    “白小姐说让你回随心茶庄看看!”许天霸说完又自言自语的说道:“老大,这白小姐不会是想让你去看看她吧!”

    葛雷抬手就在许天霸头上拍了一掌,说道:“你别胡说八道!”

    许天霸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笑着说道:“老大,是我说岔了,你可是有文校花!”许天霸想起许久也不见文咏衫并打趣的说道:“老大,不会是你现在变成了个小老头,被文大校花给抛弃了吧!”

    说起文咏衫无疑是葛雷心中的一大心病,并懒得搭理,独自往坐诊室去。

    白画留下这样一句话,让自己再去茶庄看看,定然是茶庄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大,你明天不会还要请假吧!”许天霸像是葛雷肚子里的蛔虫一样,靠在门框边,悠悠的说道:“老大,我的葛圣医,你要是再请假这医馆可就坏了声誉,人家还以为我请个圣医晃一下而已。”

    葛雷哪里还顾得上许天霸的担忧,他着急的是白画当真出了什么事情,坐立也是不安,边起身边说道:“不行,我得去看看,她能找到这里来必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许天霸见葛雷着急的样子,一把拉着住他的手臂,劝阻道:“我的老大,现在可快半夜三更了,你这个时候去是准备把白小姐叫起来,然后两个人半夜坐着聊天?”

    许天霸的话说的虽然流气,不过倒也不是没道理,白画到底是个女孩子,自己半夜找过去确实不妥,于是在许天霸的拉拽下又坐回了椅子上。

    “你这个财迷,今天有没有被咬伤的人来看病?”虽然野兽不再出没,不过那些像野兽一样发狂咬人的人,却并没有消失,葛雷随口问道。

    许天霸一个劲的叹息道:“听说那些发了疯的人都被他们的家人关起来了,今天除了几个重感冒的人来过,就没其他的病人了。”许天霸又没好气的说道:“几个重病的病人听说你不在转身就走了,拦都拦不住,你就说说吧,你这一随便一出去,病人就得不到你的治疗,多没医德!”

    葛雷正襟危坐,说道:“好了,我现在医德爆发,准备值夜班,你是不是准备陪我一起,也让你的良心发现?”

    许天霸一听葛雷说完,转身就往外面走,且道:“算了吧,我的良心藏的比较深。”

    葛雷坐在坐诊里,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外面单只孤影的路灯,没有人来人往,甚至没有夜行的车辆。如此,让人有种即将世界末日的感觉。

    白画确实找了葛雷。

    话说为什么葛雷变成了这副样子的时候,唯独白画还能认的出他?

    当初葛雷日以继夜利用黑玫瑰修炼的时候,天象有异,特别在夜晚,当白画站于阁楼上望月的时候,发现有一束逆光直冲天顶。白画大吃一惊,并开始怀疑黑玫瑰已经出现。

    当葛雷以葛复平的名义在医馆行医的时候,照片被刊登了出来。白画看到照片的时候只觉得和葛雷很像,忽然想起祖先曾经说过,若利用非常手段加快修炼的速度,那么人也会同样加快衰老的速度。这样一联想,并猜测到了那个得到黑玫瑰并且修炼的人就是葛雷,也就是现在的葛复平。

    白画的猜测果然没错。

    一大早上,这个对外宣称叫做葛复平的小老头站在了茶庄面前。

    “葛雷…”白画叫了声名字,见小老头回了头又感叹道:“真的是你,葛雷!”

    葛雷再见白画感慨万千,不料自己变了模样之后,能够认出自己的人竟然是这个从千年之前穿越过来的女子。

    “白姐姐,你怎么就能认出我来!”葛雷忍不住问道。

    于是白画并将自己的猜测一一说了一遍。

    葛雷连连称奇,人有生死,物有破损,一个传说一个故事竟然能穿越千年,来解答自己的遭遇。

    葛雷问道:“白姐姐,你找我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画叹口气,抬头指着屋檐下挂着的灯笼。

    葛雷顺着白画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灯笼上印着蓝色怪物的样子。

    “你看,这里都变成了这样,这还是我们当初坚持的茶庄吗!”白画开了茶厅的门,引了葛雷往里面走。

    葛雷见了茶厅里面处处都是文咏衫变异的样子,双手紧张,恨不得一拳头把这个茶厅砸的稀巴烂。

    “这是文姐的意思?”葛雷一想也只有文咏妃才有这个权利改革,并气愤的说道:“没想到越来越过分,这茶庄只怕变成了一座参观园!”

    白画看了看葛雷满头的白发说道:“你又何况损害自己的年华,去获得法力,一切顺其自然并好,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岂不是得不偿失!”

    葛雷低声道:“我只是想要尽快让自己拥有,能够牵制住文咏衫的法力,希望她不要再祸害别人!”

    白画有些愧疚,道:“如果不是我的出现,说不定一切都不会变成这样!”

    “白姐姐,你也不要自责了,你也说了顺其自然!”葛雷安慰道:“既然顺其自然,该来的总归会来,你又何必自责。”

    白画又叹口气起身并去拿上好的茶叶。拿在自己的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