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失策的苦肉计
    葛雷听到外面警察开门的声音,从窗口穿越而出。

    医馆的门被刘警官撬开了,见两人倒在地上,走过去一看才认出来是何士东。

    刘警官看情况不妙,呼叫了救护车,又左右查看,走到许天霸身边。

    许天霸并无明显外伤,被人盯着装晕浑身也不自在,于是缓缓睁开了眼睛,说道:“警官…”于天霸已经知道葛雷拥有法力,也看到了他用法力将何士东往死里整,正要脱口而出说出实情,可是转念一想,葛雷是杀人通缉犯,如果这个时候说出葛雷的真实身份,那岂不是告诉别人自己窝藏了通缉犯!“我刚才刚把门关起来,就被袭击了…”许天霸并没有预备把实情说出来。

    “把他扶起来!”何士东对旁边的警员说道,见旁边的警员把许天霸扶起来了,又问道:“是谁干的?”

    许天霸不敢含糊,可是也不敢说假话,并道:“我看到一个蓝色的影子飞一般过来,是不是…是不是蓝色怪物!”许天霸话锋一转,竟把这一切推脱给了蓝色怪物。

    刘警官被蓝怪物扰的头痛,听说又是蓝色怪物做妖,眉头不由紧锁,问道:“你还看到了什么?她来你们医馆做什么?”

    许天霸担心言多有漏,索性假装到底,用手扶着脑袋,一副头痛欲裂的样子说道:“警官,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就知道那是一个怪物!”????救护车呼啸而来,刘警官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何士东问道:“何局来做什么?为什么会身受重伤?”

    许天霸脑子飞快的转着,想着他和何士东的关系看来是隐瞒不下去了,于是说道:“他是我干爹,也是这家医馆的投资人!”许天霸说着挪到了何士东身边。

    这个时候救护车已经开来,许天霸和何士东上了救护车,这才松了一口气,却忐忑不安。

    “干爹!”许天霸见何士东微微睁开眼睛,想要问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看了看旁边的医护人员,又硬生生的把话吞了回去。说道:“干爹,你好点没有!”

    何士东一把抓住许天霸的手,眼睛死死的盯着他质问道:“他是不是葛雷?说,是不是!”

    许天霸眼神左右闪躲,又瞄了瞄旁边陪同的警察,说道:“干爹,他怎么会是葛雷,您看他头发都白了怎么会是葛雷!”

    许天霸的话说的明显有些心虚,何士东心里已经有数!

    如果按照白画的说法,葛雷已经得到了黑玫瑰,那么他很有可能已经拥有了法力,而刚才和自己交手的葛复平,除了年纪上看着不像,其他的,包括声音和语气都非常的像葛雷!

    “你居然敢骗我!”何士东被自己的义子欺骗,大动怒,可是一动怒气血上升,伤口被撕扯一般的痛。“你…”

    何士东还想说上两句狠话,然而被旁边的许天霸制止了。

    “干爹,葛雷可是通缉犯!”许天霸意味深长的说着:“我要是和通缉犯有来往,那不是骗了干爹,骗了政府,要是政府说我联合干爹一起窝藏通缉犯,只怕我也是解释不清!”

    何士东鼓着眼睛,如果可以,当真恨不得把这逆子给废了,无奈,躺在单架上动弹不得。

    何士东接收了许天霸的威胁,他是政府人员,如果被质疑窝藏杀人犯,那岂不是断送了自己的前程,准确来说是断送了自己的钱程。

    何士东闭上眼睛,任由医护人员替自己做简单的伤口处理。

    葛雷见何士东忽然出现,再加上得知许天霸和他的关系后,情绪一再失控,并且大闹了医馆,只差要了何士东的命。原本以为自己会被揭露出来,再次成为全城焦点,哪知他在文府并没有得到通缉他的新闻。

    葛雷带了顶帽子,出了文府,往医馆走去。经过医馆外面,看到里面大门紧闭,门口贴着一张告示,上面写着:医馆暂休!

    “葛圣医,快进来!”

    葛雷正疑心这个糊弄自己的财迷想做什么之后,并听到门拉出一条缝的声音,许天霸探出了脑袋。

    葛雷将许天霸当做信得过的兄弟,哪知,他却是自己仇人的义子,这份被背叛般的感觉让他内心的情义殆尽。

    “你还有什么花招?”葛雷见许天霸并没有拆穿自己的身份,并双手护在胸口,一脸戒备的问道。

    “老大,对不住了!”许天霸陪着笑脸,又说道:“进来,进来我们在说。”

    不管许天霸有什么样的花招,葛雷都用不着害怕,于是跟了进去,听得门又被关了起来,再一看,医馆里只他一人。

    许天霸想着葛雷使用法力击打何士东的样子还是有些惧怕,双手不停地揉搓着,说道:“老大,我知道你心里恨我,不过…我虽然是何士东的干儿子,但是很少和他在一起,再说了,我想跟着老大,只能隐瞒我和他的关系了。”许天霸说完或者自己觉得也没有什么说服力,又解释道:“我确实很看重老大的医术才能,很想和老大开了医馆救助为病魔折磨的病人,可是…我只有找我干爹,也就是何士东才能完成这个心愿!”

    葛雷对人性渐渐失去了信心,他听着许天霸的解释,甚至没有半点心动或者恨意,他开始漠视了,漠视一切事和人。

    “哦…是吗!”葛雷淡淡的说着。

    许天霸却有些着急了,又试图的解释道:“老大,你看,也只有我知道你的身份,如果我存心想害你,那不是早就举报你了吗,而且你放心,我也不会让何士东说出你的身份!”

    这番话从一个硬汉形象的嘴里说出来,听着有些奇怪,葛雷甚至觉得此时的许天霸有些陌生,他那两眼放光似乎只看到自己利益的样子,和何士东又有什么区别!

    “你觉得我会害怕他或者害怕你举报吗!”葛雷冷哼一声,转身预要往外面走去。

    哪知许天霸当真豁了出去,一边拉着葛雷的衣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道:“老大,你不会是想要撂挑子吧,你可不能这样做啊!这是我们的医馆,你一定要留下来,不然我恐怕要血本无归很难翻身,你一定要帮帮我,你私人的事情我一概不管好不好,留下来吧!”

    许天霸在祈求,他为了利益,为了自己的私欲舍弃了自己的面子,舍弃了自尊。

    然而,正是越这样的祈求,越让葛雷看不起和不屑。

    “你好自为之!”葛雷说着并要朝外面走去。

    许天霸一把抱住葛雷的腿,声泪俱下道:“老大,你一定要可伶可伶我,我是孤儿,好不容易有次翻身的几乎,你要是一走,只怕我彻底就完了!”

    一个四肢健全的人怎么可能说完就完了,不过是两人的看法大不同而已。

    葛雷以为他应该靠自己的力量再好好生活,然而,许天霸的想法却是失去了最好创造价值的几乎,那就是完了!

    葛雷是铁了心不会再被一个利用自己,背叛自己的人当做摇钱树。

    “你放手!”葛雷像是在下最后的通牒。

    然而许天霸哪肯就这样放手,自然死拽着不放,并且道:“老大,你要是我管我了,我只有死路一条了!”

    葛雷可不想再搭理这癞皮狗,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于是运了法力朝医馆内击去。

    医馆内前台的半圆形办公台,被法力击中,在空中翻了个个,重重的落到地面,啪的一声摔的粉碎。

    许天霸被吓到了,想着这样的一掌打在自己身上,只怕不用等着火化成灰,也能挫骨扬灰了!

    许天霸放了手,并且爬着站起来了,又后退一补,算是表明了自己愿意退让一步。

    “今后你我再无兄弟情分,你好之为之,不过如果让我再发现你和何士东有勾搭,小心我不会放过你!”葛雷说着,手对着卷门,往上一扬,门并自动提了上去。

    许天霸看着葛雷绝情而去的背影,想要撸起袖子和他干上一架,然而,自己不过是一普通人,又怎么能和一个拥有法力的人对抗。

    当然,许天霸自认为这是葛雷断了自己的财路,面对断了自己财路的人,又怎么会轻易放过。

    许天霸望着满地的碎木屑,脑子里飞快的想着对策。以自己的能力,很明显根本不是葛雷的对手,要想让他尝到失去自己在意的东西的感觉唯有借力!

    许天霸想到借力,当然想到的就是何士东,何士东黑白两道通吃,要财力有财力,要权利有权利。即使,暂时他自身对付不了拥有法力的葛雷,他也一定会有办法制服拥有法力的葛雷。

    许天霸这样一想,进了水果店,挑了上好的水果,转而又往医院走去。

    何士东对许天霸正处于失望的状态,他接受不了,一向任由自己打骂的干儿子竟然敢对自己说出威胁的话来。这显然是对自己的大不敬,是把他的个人利益摆在了自己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