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忽闪的记忆
    何士东对许天霸正处于失望的状态,他接受不了,一向任由自己打骂的干儿子竟然敢对自己说出威胁的话来。这显然是对自己的大不敬,是把他的个人利益摆在了自己面前。

    断自己财路的人,那就是自己的敌人!为了对付敌人,不惜低三下四。

    许天霸进了病房,见何士东躺在病床上呼吸困难的样子,看起来像是泄气了的皮球,整个人没有一点精神气,比上次似乎严重多了。

    何士东到底是到了年纪,看着神气,其实骨子架早就退化了,这两次三番的挨打,全身就像散了架,想要聚精会神都难了。

    何士东见了许天霸进来,眼睛一瞪,想要开口大骂,然而嘴上戴着氧气罩,嘴巴皮子动了动,却说不出一句话。于是握紧了拳头,以为用力的捶打了床沿,结果却像海绵一般落了下去。

    许天霸把提来的水果往床边一放,半蹲下了身子,说道:“干爹,您受苦了,我一定会替您报仇的!”

    何士东闭上眼睛,一副根本不想多听的样子,他几乎放弃了这个一心培养做接班人的干儿子。

    “干爹,您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许天霸假装一副无辜的样子说道:“干爹,我真的是为了您好,我们不能把葛雷的真实身份说出去,不过,不说出去不代表我就准备放过他!”许天霸又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在这之前我确实有私心,我想着可以利用葛雷的医术为干爹多赚点钱,干爹多赚了钱,自然我就能多分些红利,所以我才没有对您说实话。”许天霸恨恨道:“不过,我没有想到他居然练了一身邪术,而且还对干爹动了手,这我怎么能容忍,您放心,我一定会替您报仇!”????许天霸的话说的跌宕起伏,很富有英雄就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架势。

    何士东就算是只老狐狸,不过在这最脆弱的时候,不由动摇了理智判断,缓缓睁开了眼睛。

    何士东扯开氧气罩,说道:“你还想糊弄我?”虽然这样一问,不过对许天霸的质疑却打消了不少,甚至一想,觉得他的说法也不无道理。自己确实是政府人员,无端和杀人通缉犯扯上了关系又岂是三两句就能说的清楚的。

    许天霸至小就对何士东擦眼观色,对待他的心理也是一清二楚,又趁热打铁般说道:“干爹,我有一个想法,希望可以打击葛雷的气焰。”

    何士东忍不住问道:“什么想法,说!”

    “我想用干爹养的那帮杀手,让他们对付葛雷!”许天霸说着眉飞色舞,似乎已经看到了一堵人肉墙将葛雷重重困住。

    何士东已经尝试过几次法力的威力,人肉的力量根本就没有办法和法力对抗,并轻轻摆了摆头说道:“不行!”

    许天霸以为何士东不愿意让杀人给自己指挥,又道:“干爹,他们那群亡命之徒,给他们一个任务,就是看的起他们了,您交给我,我一定会带领他们给您报仇。”

    “你根本就是不懂!”何士东叹气道:“你到底还是太年轻,根本就不知道法力的厉害!”

    许天霸没理会何士东的叹息,又再次请求道:“干爹,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我一定会替您报仇。”

    何士东感觉到了自己的力不从心,次

    番被法力伤了元气,只怕也很难再恢复到之前的状态。既然许天霸愿意为自己出头,不管行还是不行,总之不是一件坏事。

    “那些杀手,从今以后就任由你调配。”何士东喘着粗气说道。

    许天霸喜出望外,他似乎已经感受到自己带领杀手对葛雷进行功击,而且胜利在握的样子。

    “你是家属?”护士这个时候走了进来,把氧气罩又罩到了何士东嘴和鼻子上,对许天霸没好气道:“病人身体虚弱,你这家属怎么还让病人摘下氧气罩。”护士又命令道:“出去吧,有孝心就下次再来看!”

    许天霸对何士东又道:“干爹,您好好休息…”

    护士眉头一皱,许天霸这才灰溜溜的出了病房。

    刘警官面对医馆被毁一事,只是草草的定性为蓝色怪物的闯入。他至从遇到了自己的女神之后,忽然就豁然开朗了,查案和得到上司的奖赏并不是唯一能做的事情。

    比如现在,他要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家里,放在何玉佩的身上。他要重建何玉佩的记忆,让她觉得自己就是她的男朋友。

    刘警官提了菜回到家里,一边换鞋一边连单:“玉佩,我回来了!”然而没有回应,不免有些紧张,往书房里一看,见何玉佩坐在镜子面前发呆。

    刘警官走到何玉佩身旁,镜子里面印出刘警官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何玉佩看镜子里出现的刘警官一愣,猛的回过来头来,甚至有些惊吓一般。她可是用心去假设眼前这个穿着警服的男人是自己的男朋友,可是,再怎么假装都找不出一点可寻之迹,甚至还有些恐惧。

    “你…你就回来了!”何玉佩结巴的问道。

    刘警官一心想要误导何玉佩自己就是她唯一可靠的人,可是看她这态度,很显然和自己还是有生疏感。

    “玉佩你看我买什么好吃的了!”刘警官只能表现出一副很包容的样子说道:“你看,我买了许多你爱吃的基围虾!”

    何玉佩一愣,疑惑的问道:“我以前喜欢?”

    “这可是你以前最喜欢吃的了,而且每次还是我给你剥的壳!”刘警官说起瞎话来那可是面不改色,一串一串!

    何玉佩什么也不记得了,甚至对这在袋子里跳动的基围虾没有半点印象,不过,又想既然自己男朋友都这么说了,那肯定也是错不了了。

    “帮我把围裙拿来,我来给你做!”刘警官喜欢何玉佩,更喜欢何玉佩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

    当然,何玉佩她不知道两个人之前相处的方式,只能听按照刘警官的引导,也希望这样可以记起所有,有关之前的事情。

    “这茶几感觉好奇怪!”何玉佩绕着茶几走了两圈,又道:“我怎么感觉里面飘出一股难闻的味道!”

    刘警官一听,顺势闻了闻,说道:“可能是里面木头的味道吧,我们当初看中它可就是觉得它很特别!”

    何玉佩一无所知,当然刘警官也就说什么都是对的。

    然而那种让人心生恐惧的感觉,却是从内心里面抹不去的。

    “我…我想出去走走!”何玉佩站在厨房外面,探了探头,小声的要求着。

    何玉佩只要走出刘警官的围墙,就很有可能不受控制,这个刘警官心里很明吧白。

    正拿着刀取虾肠的手,不由抖了一下,划拉了手上一道口子。“你想去哪里走走?外面的世界你早就忘记了,万一迷路了可怎么办!”

    何玉佩听出了刘警官语气里的不高兴,不过,只当这是对自己的关心和紧张。

    “你能陪我吗?”何玉佩再次要求!她的脑子一片空白,这让她对周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自然也就充满了恐惧,甚至觉得就是因为陌生才让自己疑神疑鬼。

    “最近外面有蓝色怪物出没,很危险!”刘警官顿了顿说道:“我身为警务人员有责任让市民不再担惊受怕,所以最近都有点忙,恐怕没时间陪你出去走走!”

    “蓝色怪物?”何玉佩听到蓝色怪物这个词的时候,脑子里忽然像是闪电般触动了下,似乎有个影子一晃而过,可是又说不上来是什么。

    刘警官为了达到温柔恐吓的目的,于是掏出了手机,将蓝色怪物喝人血,在街上横行霸道的视频放出来给她看。

    何玉佩看到蓝色怪物咬住男孩脖子的样子,不由一阵恶心,捂住嘴巴瞪大了眼睛。

    蓝色怪物,一身蓝色皮肤,手上拿着一个奇怪的兵器。

    “这个好眼熟!”何玉佩忍不住说道。

    刘警官一听,又担心何玉佩想起什么,赶忙把手机关了,一副体贴的样子说道:“你是不是吓到了,别怕,有我在她不敢来!”

    何玉佩并不是害怕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离自己很近,和自己息息相关一样。

    “为什么会有蓝色怪物?”何玉佩追问道。

    “可能就是变异!”刘警官不想再多提起任何有关可能引起何玉佩记忆的事情。于是敷衍道:“你不要多想,迟早我会抓住她的!”

    何玉佩脑子闪过一个招牌,问道:“是不是有一个叫随什么茶庄的?”

    刘警官又是一惊,自然害怕何玉佩想起所有有关以前的事情,有些失去耐心,语气突然一变,说道:“你不要再问了,那不是一个好地方,总之你暂且不要想着出去,在家好好给我呆着。”刘警官说着把刚出炉的基围虾,用力的往桌子上一放,大概被砰的一声提醒了自己又缓和了语气说道:“我们先吃饭,还是我来给你剥吧!”

    何玉佩心里一凉,他没法想象,自己是什么样的眼光才会选择了这样一个没有耐心,而且带着暴脾气的男朋友,在她心里对这一切都是拒绝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