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救出女神
    茶厅里,茶香四溢,若不是抬头看着满厅挂着的蓝色怪物的装饰,定会以为这是一个优雅休闲的地方。

    白画替葛雷斟了杯茶,说道:“如果让文先生知道他的茶庄如今变成了这副模样,他该多伤心!”白画眼睛盯着陶瓷杯里清澈的清茶,自责的说道:“我对不起文老爷,是我没有守护好这个茶庄,让它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葛雷上下又打量了茶厅,就连服务员的着装都从一身旗袍,变成了一身仿造蓝色怪物皮肤的衣服。

    “这也怪不上你!”葛雷抿了一口茶,一改以往一口闷的习惯。

    “我找你来,是想告诉你,我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开这里了!”白画说着不免难过,又道:“我根本就不属于这个年代,也不该再出现,算了,我还是再回到我来的地方吧!”

    “白姐姐…”葛雷原本想要劝白画留下来,可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如今茶庄变成了这样,丝毫没有了人情味,况且乱世之下,又有什么好留恋!“白姐姐,你想回到石屋?”

    白画也喝了一口茶,茶色清香醇,却让人喝出了苦涩的味道。

    “我现在活出来的都是多出来的,又何苦参与这个世间的变化,只希望安安静静,静心修行!”????葛雷鼻子一酸,想起白画送给自己的黑石,伸手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块,递了过去说道:“白姐姐,你就把它留下来做纪念吧!”

    黑石原本是戴郎留下来的定情物,不过,已经舍下也就罢了。“黑玫瑰和你有缘,在你手中重现了它的魅力,既然这样,你就留下黑石吧,黑玫瑰缺一不可。”白画又嘱咐道:“不过,传说中得了黑玫瑰修炼的人,大多到最后都没有得到善终,因为黑玫瑰虽然给了他们法力,同时也引出了他们潜在的**!”

    葛雷为了让白画放心,笑着说道:“白姐姐你多虑了,我看你现在不光活着而且非常的善良!”

    哪知白画表情凝重的说道:“你别忘记了,我活在千年之前,千年之前我忘记自己在被封锁在沙漠之前发生了什么。”

    白画的画让葛雷也隐约担心,他也怕自己有一天无法克制自己的**,而利用自己的法力做出一些自私自利的事情。如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的提现自己,保持初心,让自己心存善念。

    “我会注意的白姐姐!”葛雷说着举起手中的茶杯说道:“让我们也做一件不合时宜的事情,以茶代酒碰一个杯,希望你今后能过自己随心随意的生活。”

    白画举起茶杯,不禁有些苦笑,想起当初见到别人拿着茶杯碰杯的时候,恨不得给别人好好上一课茶的礼仪。也罢了,一切随心随意,只要并未伤害他人,又何必不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

    白画和葛雷碰了杯,说道:“希望你们一切都好!”

    白画希望葛雷还能过上正常的生活,也希望文咏衫还能恢复正常的肤色。然而,这似乎不太可能,这就好比破碎了的镜子,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再回到原来的样子。

    茶厅外面有嘈杂的声音,有客人陆续往里面走,一边走,一边左看右看,津津有味的评论,或者愤然的讲述蓝色怪物的事情。

    白画见服务人员已经热情的去接待,又说道:“我上交了辞职书,文总已经找好了替代我的职业经理人,以后我都不会再回到这里,能否再见就看缘分了!”

    当初和文咏衫将白画从石屋里苏醒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可现在,已经物是人非。

    “好!”此时无言胜有言,葛雷只默默的又品了一口茶。

    白画起身从旁边的包间里面拉出了一只红色行李箱,看着就像是电影里热爱自由的美丽女性。

    葛雷也起了身,欲言又止。

    “文咏衫的事情就靠你了,黑玫瑰的守护也交给你了,希望你能一直保持一颗善良的心。”

    葛雷点点头,接过白画手中的行李箱,将她送到了提前约好的出租车上。

    白画没有回头,对她来讲从千年之前穿越到现代的生活,无论如何都算是赚到了,当然,见识过了,带着着一颗古老的心,这才发现自己迟迟不可融入,即使离开,也只能算是退后一步,希望和远古的时代更接近一点。

    车子往前面驶去,过了桥,继续往前……

    白画大概太多感慨,在离开茶庄之后,竟然没有发现身后有一辆黑色的车跟着自己。

    “小姐,你认识后面的车吗?”司机觉出了不对劲,问道。

    白画这才回头看了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加上晕车厉害也不愿意再多说话,只摇摇头。

    后面跟踪的车辆已经觉出了被发现,于是在郊外的公路上,后面的车辆加快了速度,后面车辆的司机手上夹了香烟,对白画的司机亮了亮。

    白画车里的司机以为是自己多想了,身后跟着的不过是一个没有打火机的烟民,于是将车靠边停了下来。

    刚准备把打火机递出去的时候,忽然,一阵白色粉末朝自己撒过来,司机顿时呛的猛咳嗽,很快晕倒了过去。

    白画觉出了不对劲,用力憋住呼吸,刚想使用法力,忽然眼前也是一黑晕倒了过去。

    葛雷对于白画此时的遭遇一无所知,他甚至还沉浸在这段时间的变故里,一杯茶接着一杯茶的喝着。

    毋庸置疑,白画被绑架了。

    白画被一杯冷水给浇醒了,一个冷颤,不禁打了个喷嚏。迷迷糊糊想要动动手脚,才发现自己的手脚居然被捆住了。

    白画想要使用法力,可是,法力居然没办法使出来,再一看,自己的双手被套上了金属手套。

    白画的一举一动透过摄像头,传到了监控室的屏幕上,一个矮胖的身影起了身,发出出愉快的笑声,出了门,朝白画走去。

    “你到底还是逃不过我的手心!”何士东拍着手,邪笑的走进房间,近距离的看着白画被绑起来的样子,又说道:“你这千年人妖确实厉害,可是那又怎么样,我一样有办法把你给收服了!”

    白画猛的抬头瞪着何士东,她没料到这个矮胖的好色之徒居然看穿了自己的身份。

    “你以为你这样就能锁的住我?”白画知道自己的法力已经被不明金属锁住了,不过为了唬住何士东故意镇定的说道:“你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你就应该知道我不是一般人能对付的了的,你以为弄两只破手套就能够捆住我?笑话!”

    何士东一听也有些疑惑,说道:“我可是花了重金去请的师傅,终于得到了一个治你的法子,那就是用千年蚕丝做手套内衬,让你输出的法力在柔软的蚕丝上化作无形!”

    白画一听这才明白其中原因,既然知道了原因并开始想对策,

    哼的一声说道:“想不到你们现代还有高人,居然能算出我的来历还能做出对策,厉害!”

    “那是当然!”何士东很是得意,摇头晃脑的哈哈大笑。

    只是他的笑声刚收尾,见白画手上的金属手套像箭一样射了出去。

    原来,白画在得知手套的内衬是用千年蚕丝来封住自己法力的时候,很快并想到,蚕丝怕高温,于是暗自运了法力让手心灼热,果然千年蚕丝也化开了,内衬一断,再运法力一冲,金属手套并飞了出去。

    何士东到底也是练过拳脚,一见情况不妙,像兔子一样跑了出去,门砰的一声被紧紧的锁住了。

    何士东吓的一声冷汗,不过暗自庆幸之前有了准备,于是将关押白画的房间墙壁用做保险柜的材料做的,想着能抗火烧铁锤,并能抵抗白画的法力。

    也确实如何士东所想的一样,白画运了法力击去,结果却只化作一声响,并不见墙壁有什么损坏。

    何士东原本还有些担心,见自己的招数果然见了效,又得意起来,进了监控室看着屏幕上白画恼怒的样子,对着外接的麦说道:“你这只千年的活人妖,不要以为你有点法力我就奈何不了你,我告诉你吧,千年之前那只是一些老古董,我们现在的高科技可是你们这些老古董能理解的。”

    白画确实对这些高科技不理解,不过却也不肯认了怂,往四周的墙看了看说道:“高科技再厉害,也不能忘了你祖宗,有本事你现在就给我出来!”

    何士东这只老狐狸又怎么会轻易冲动,对着麦淡定的看着屏幕说道:“我可不敢忘了老祖宗,所以这不把您老人家给请了来,还请老祖宗告诉我黑石到底在哪里!”

    何士东一定要抓白画,一来复自己耻辱之仇,二来想从这个千年活历史本这里找出黑石的线索。

    “黑石?”白画一听何士东也在找黑石,顿时也大笑起来,说道:“你就不要枉费心思了,黑石…不,黑玫瑰已经找到了主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